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人间地狱”无数支点 竟然是这批中国人在撑

—分析:中共营建印太战略试验场 缅北沦人间地狱

近年来,电信诈骗、绑架勒索甚至活摘器官传闻等罪恶在缅北爆发,被斥为“人间地狱”。该地区被中共渗透操控的深层因素,也逐渐浮出水面。图为2023年1月14日,云南省西部瑞丽市的中缅边境墙上的铁丝网。(Noel Celis/ AFP)

近年来,缅甸北部集中爆发了电信诈骗、人口贩运、绑架勒索、贩毒走私甚至活摘器官传闻等各种罪恶。舆论分析,缅北沦为“人间地狱”。从表面看似历史原因、特殊地理、各种势力操控使然,但被中共渗透操控是深层因素。

缅共、海洛因和中国“知青”缅甸不安定的源头

翻开历史可以发现,缅甸今天的乱局与中共有脱不开的关系。自1939年到1989年,缅共总共存世50年。缅共也是中共输出革命的代理人。

昂山(昂山素季的父亲)1939年8月15日被选为缅共第一届总书记。

和世界上所有共产党一样,缅共从一成立就开始内斗,分裂为亲中共的“白旗共产党”和亲苏联的“红旗共产党”。昂山曾亲赴延安学习武装斗争手段;亲苏的德钦巴欣主张争取苏联援助。

后来“白旗共”走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逐渐坐大,给缅甸政府造成极大压力。

中国问题专家安东尼奥认为,缅甸各族人民和共产党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回溯到很早以前,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曾为日本工作,然后又与(缅甸)共产党合作,因为共产党当时反对日本侵略,某个时候,缅甸人民实际上分裂成支持共产党的一派和支持中国(国民政府)的一派。实际上发生了分裂。他们支持共产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共产党当时正在与英国作战,……你知道,他们(缅共)拥有武器等优势。

在1962年吴奈温军政府的高压打击下,缅共瓦解,克钦族部队退入中国境内,被中共安置在贵州,缅族则安排在四川省。他们中许多人在中国住了十余年,与中国女人结婚生子,后来成为70年代缅共人民军的主力,不少人成为缅共高级领导人。前掸邦“果敢王”彭家声便在其中。

彭家声祖籍四川,出生在果敢,1967年加入缅共,缅共溃败后率165人退入云南境内临沧地区,后赴北京,受到高层接见。

1968年1月1日,经过中共训练的彭家声兄弟正式打出“缅甸人民军”番号,向缅甸政府军发动了进攻。云南滇西边境的中共一线部队,受命支援缅共人民军。

之后人民军控制了云南和缅甸间近2000公里的边界线周边大块土地。鼎盛时期,缅共控制了近10万平方公里土地,150至200万人口,武装力量近3万人。

金三角经济特区内的赌场。(新纪元资料图)

一般认为,金三角毒品王国是坤沙等毒枭打造的,但实情是:毒品泛滥始自缅共。

1976年毛泽东去世,中共撤回缅甸人民军中的“顾问组”,之后财源也逐步断供。面对危局,缅共中央1980年8月成立直属毒品贸易机构,代号“8.19”。中央副主席德钦佩丁为总负责人。

1985年前,中缅边境金三角地区,几乎并没出现过精制毒品海洛因。“8.19”让“海洛因”加工厂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据不完全统计,80年代中期,缅共建立的海洛因加工厂多达85家。

到80年代中后期,缅共高级干部和整个缅共武装,几乎全部卷入毒品生意。

人民军坐大还得益于中国“知青”的人力补充。1970年底至1971年正值中国文革高峰期,毛泽东为分散热血青年对政权的威胁,发出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高指示。

红卫兵当时认为,缅甸革命是“世界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出境加入缅甸人民军是他们的“国际主义义务”。

于是,无数抱着革命激情或为找人生出路的“知青”跨出国界。他们的举动还被中共当局有关文件规定为“正式参加革命”。

第一批人刚进入果敢,就参加了“滚弄战役”,与缅军对峙42天,不少才学会打枪的知青战死。少数失散的女知青则流落缅北,走投无路下唯有靠出卖肉体维持生计。这一仗后,部分跑出去“革命”的知青,又跑回云南生产建设兵团,阻止了更大量的知青出境“革命”。而沉淀在缅共队伍中的知青,熬过“吃苦关”,一些人还走上了“领导岗位”。

文革中参加缅共武装斗争的中国知青。(资料图片)

到1989年3月缅共瓦解前,云南“知青”罗常保升任中央警卫旅政委,蒋志明升任东北军区副参谋长,李自如升任中部军区司令,车炬升任中部军区旅长。还有脱离缅共成为“缅甸民族联合党”总书记的赵尼来,“缅甸民族联合军”总司令鲍友祥。缅共中红极一时的“八一五”军区司令林明贤,也于4月19日宣告脱离缅共,成立了“缅甸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军政委员会”,林任“主席”和同盟军“司令”。林部绝大多数官兵是中国“知青”。

石山说,这些人至今绝大部分仍活跃在缅北各支武装之中,成为“人间地狱”乱象的无数支点。

缅共最后一任总书记也波晋孟有华人血统,1989年缅共解体后逃亡中国,还在云南重组缅共。后来住在西安的干休所养老,2015年初在北京去世。

缅共存活50年间,中共对其大量“国际主义援助”,是不争的史实。

石山认为,这一切历史和现实的关系都说明,缅北犯罪组织就是中共在东南亚和缅甸的代理人。缅甸政府不和中共合作,这些中共背后支持的势力就搞独立,和缅甸政府打仗,搞恐怖袭击等各种恶行。

中国问题专家季达指出,当年昂山素季找中共谈,可中共支持军政府,还暗中支持北部割据的各武装力量,而其中有大量中共间谍。这就是它控制缅甸的步骤,包括缅甸外海的航道。因此,缅甸谁上台都没关系,但不彻底解决中共输出革命的问题,谁在台上都不行。

(记者徐亦扬对本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专题部梁玉炎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815/194109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