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劳民伤财 这么干值得吗?

这种举国体制当然能办大事,也干了太多太多的坏事,劳民伤财不计成本的各种赛事大会,都是举国体制的功劳,只要达到政治目的,管你糟塌多少民脂民膏也在所不惜!中国经济高速增长30年,人民辛苦创造的财富并没有让几代人普遍分享到红利,连基本的生活保障依然是靠自己,这个政权除了挥霍浪费,根本没想过回馈国人。

光鲜亮丽的杭州为了新一届亚运会,不惜举债数千亿大建楼堂馆所,在经济低迷就业艰难的时候,办一届极为奢华的亚运会值得吗?

人民日报》为了庆祝杭州亚运会即将举行,在其官微上竟然刊出南宋诗人林升的《题临安邸》一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众多官媒纷纷转载,看上去风光无限热闹非凡。殊不知这是一首亡国曲,诗人写这首诗是在揭露南宋统治者忘了国难、苟且偷安、寻欢作乐、醉生梦死的糜烂生活。

这种举国体制当然能办大事,也干了太多太多的坏事,劳民伤财不计成本的各种赛事大会,都是举国体制的功劳,只要达到政治目的,管你糟塌多少民脂民膏也在所不惜!中国经济高速增长30年,人民辛苦创造的财富并没有让几代人普遍分享到红利,连基本的生活保障依然是靠自己,这个政权除了挥霍浪费,根本没想过回馈国人。

记得杭州上一次风光是在2016年9月的G20峰会,峰会召开之际,也正是杨改兰挥刀斩子之时,当时有一位杭州公务员在网上发了一篇《杭州,我为你感到羞耻》的帖子,抱怨杭州为了G20峰会劳民伤财,并且拷问“为什么就不能办一场常态的大会?非要如此的兴师动众,倾其所有?国家领导人不是大力宣导勤俭节约吗?杭州这种做法不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吗?杭州到底怕什么?求什么?又掩盖什么?好比一个纯情秀丽的女子,好端端被整成了搔首弄姿的风尘女郎;一个人声鼎沸的繁华都市,好端端被整成了一座空城。素颜怎么了?杭州的素颜,人间天堂,举世无双,是全国人的骄傲,难道还不够美吗?还不够自信吗?实在是小题大作,弄巧成拙。”

这位公务员万万没有想到,这篇情深意切的帖子不仅让他丢了饭碗,还惹来牢狱之灾!一切理性的声音良心的呼唤,在强大的专政机器面前,都会不问青红皂白被碾得粉碎,唯有沉默喝彩逃离才是明智选择,一个本来致力于经济民生的务虚会议,到了天朝,竟然完全变味走形,实在令人感慨唏嘘!

在中国举办任何一场嘉年华盛会,任何政客都无可挑剔,看不到抗议示威的人群,看到的都是美仑美奂的建筑,看到的都是梦幻般的人间仙境,听不到任何批评的噪音,听到的都是赞美歌颂乃至正能量的声音,品尝的都是地道精美的中西美味,享受的是年轻男女载歌载舞的夹道欢迎,欣赏的是各种造型的五彩焰火以及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壮丽画面。

选择中国开各种盛会的呼声一直最高,因为当今世界,唯有中国可以不计成本不惜代价玩这种派对游戏,加之中国的财力位列世界前列,经济增长在全球更是遥遥领先,最关键的是可以举全民之力来玩任何一场奢华的嘉年华游戏,花钱不需要预算不需要讨论,除了让全世界的媒体和政客惊叹不已,还能享受万邦来朝的感觉,2008年的奥运会、2010年的世博会以及APEC大会,都是为了向全世界展示举国体制强大无比的优势。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蔡慎坤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913/1953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