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地方政府化债三阴招

作者:

中国多地国企设人民武装部。中共重拾武装部,主要用于对付讨薪要债的民众和债权人。图为蒙牛集团人民武装部揭牌成立。(微博图片)

今年7月24日中共政治局会议提出“有效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制定实施一揽子化债方案”,引发外界关注。但中共“化债”,不是清算偿还债务,而是通过债券置换、金融机构贷款展期、国企资源盘活、AMC不良资产风险化解等方式将债务延期、重组、表内外对接或部分偿还。

粗俗地理解,化债不是全部还清欠债权人的债务,而是通过偿还、延期、转移、出售、债务降息等各种手段给地方债务化妆粉饰变脸,把债务肢解和掩盖了,变得好像没有债务了。

地方政府中债务规模到底有多大?中共2015年新预算法颁布后,2015年以后任何除政府债券外的地方融资平台债不属于地方政府债务范畴,但由于在中国是党管一切,决策者只能是中共及其政府,因此,政府间接融资类、法外担保类、救助责任类(比如城投债等)的债务都属于地方广义隐性债务。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22年第四条磋商访问报告数据,中共2022年底中央和政府显性债务是61.3万亿元,广义地方隐性债务是70.4万亿元,两项合计是131.8万亿元。根据财联社的报道,截至2022年11月,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达到35万亿,推测2022年底中国城投有息负债余额约达到65万亿元。地方政府广义债务达100万亿元。

党管一切,中国地方债无论如何化解,跑不出割韭菜、杀猪盘的套路,近期中共祭出三大阴招,引关注。

一是欺骗,重启特殊再融资债券

所谓特殊再融资债券,是相对于普通再融资债券而言,普通再融资债券是政府用于偿还到期旧债的本金,借新钱还旧账。政府发行特殊再融资债券,用于偿还存量债务的,也就是说,没到期债务的也可以还。那是不是中共政府开恩了,先行还账了呢,表面上是,实质上是把隐性债务显性化,因为特殊再融资债券属于政府公债。

此前,中共曾进行过两轮使用政府债券置换隐性债务的操作:第一轮,2015-2018年,发行12.2万亿元债券全面置换2015年以前非债券形式的存量政府债务;第二轮是2018年-2019年,财政部允许地方建制县发行置换债券将隐性债务显性化。

隐性债务显性化,的确降低了原存量债务的利息,但债务总量并没有减少,反而为隐性债务又腾挪了空间,据IMF数据,2015年-2022年,中共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速每年都超过10%,其中2015年-2017年分别为:73%、30%、80%。2022年全国31个地区债务率处上升状态。其中黑龙江债务率和增幅均为第一,其次是天津、新疆、贵州三地。

2020年12月,中共允许辽宁、贵州等建制县发行特殊再融资债券化解隐性存量债务,同时在北京上海、广东作为全域无隐性债试点发行特殊再融资债,化解存量债务,2020-2022年共发行了约1.1万亿。经过一番骚操作,广东和北京都于2022年宣布实现全域隐性债务清零了。

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财政部是不是在向卫健委学习奇葩的动态清零。三年疫情,中共造出诸多概念,动态清零、社会面动态清零、社会面基本清零,病例“没”了,病人病毒还在。现在是隐性债务全域清零了,债权人还在,公务员工资还是发不出来。

2020年末,全国有17个省市超过债务率(政府债务余额与综合财力比)100%警戒线。2022年底,广东债务总量位居全国榜首,高达2.51万亿,贵州省的负债率为61.89%超过警戒线60%。著名财经博主“老蛮”分析,防疫三年中国政府全口径财政赤字增加62%,国债余额增长59%,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增长64%,财政负担增加了六成。

今年年初,中共财政部长刘昆放言地方债务是谁家的孩子谁抱,引发地方公开摊牌,4月,贵州政府明确表示地方政府化债异常艰难,“仅依靠自身能力已无法得到有效解决”。今年,天津政府已经揭不开锅,不是化债,而是向寺庙化缘了,成国际笑柄。无奈之下,中共政治局7月24日会议,明确出台一揽子化债方案,要求“中央财政积极支持地方做好隐性债务风险化解工作”,特殊再融资债券得以重启发行。

9月26日,证券时报消息,内蒙古拟于10月9日发行2023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再融资一般债券(九期至十一期),三期发行规模累计达663.2亿元。资金用途为“偿还2018年之前认定的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拖欠企业账款”。2022年内蒙政府债务限额9979.20亿元,债务余额9339.7亿元。663.2亿元已是超限额发行了,而内蒙拖欠工程款等应付款为1.49亿元,这点再融资债券连还拖欠款零头都不够,而企业拿到钱后,应是去还银行贷款和发工资,投入产能的可能极少,对经济复苏几乎没有帮助。

市场传闻本轮特殊再融资债额度将在1.5万亿元左右,将重点向贵州、天津等12个高风险省市倾斜,但外界估计本轮发行额度将突破1.5万亿元,因为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和债务限额差是2.6万亿元左右,估计各地为化债,会说服党妈用足空间。

但化债的效果如何?显然不乐观,一是体量太小;二是,化债不是出清债务,前还是要政府还的,只不过是以后或下届班子还;三,一边置换存量,一边扩张增量,几乎是个大概率。因为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财政破产,要么继续举债,韭菜来还。而中共家法国法里都是没有政府财政破产这一选项的。

二是暗抢:人民币许家“印”,赵家抢,百姓还

最近,恒大许家印被抓,恒大集团2.43万亿的债务如何处置,成外界关注的焦点。截至今年一季度,碧桂园负债1.76万亿,万科欠债1.53万亿。但房企三巨头债务加一起也只是中共地方政府债务的零头。中共体制内有句话,叫内债不是债。一是虱子多不痒,二是中共总有办法转嫁债务。

除了上述的债券置换外,中共还有很多招。比如,利用金融手段化债。中共近年来将全国高速公路建设负债全部转移到国开行头上。首先政府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交通控股集团,整合政府高速路资产和负债,政府再指令国开行给其长期低息贷款,国开行已累计发放贷款4.3万亿元,支持建设已通车的高速公路10万公里,约占全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的60%以上。国开行属于国家政策性银行,棚改货币化和高速公路是近年来它两大首席业务。其背靠的中共政府信用,就是政府注资,政府财政兜底。国开行为货币化棚改注资4万亿左右,和货币放水没什么两样。

9月28日,恒大集团欠盛京银行一笔1,837亿元(1544亿元本金+293亿元利息)不良资产,以1760亿元出售给辽宁财政厅所属的辽宁资产,辽宁资产又以有息专项票据的方式支付该笔钱。这样转来转去,最后谁买单?如果这笔不良资产不能盘活收益的话,要么盛京银行的储户将承担风险,要么财政兜底,最后还是税收或货币超发解决问题。所以,关于恒大债务怎么还,网民戏说:人民币,许家“印”,赵家抢、百姓还。

因此,学者何清涟说:“根据财报的数据,恒大最近2年亏损8,000亿,每小时亏了5,000万;中国工商银行两年才赚7,000亿,而恒大一家亏的比工商银行还要多1,000亿。……恒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生下的一个怪胎,不是国企,胜似国企。”

1月10日,人民银行发布的2022年金融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66.43万亿元,同比增长11.8%,GDP增速只有3%。2023年上半年,广义货币(M2)余额287.3万亿元,同比增长11.3%,半年超发20万亿元货币。可世界普遍认为中共今年GDP增速难超5%。

三是打杀:城投集团组建武装部,准军事化

澎湃新闻报道,9月28日,上海城投集团人民武装部成立大会举行。上海警备区主要领导刘杰、胡世军出席并为上海城投集团人民武装部揭牌。上海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蒋曙杰表示“上海城投集团将坚持党管武装不动摇,大力推进规范化国企人武部建设,在人员配备上优先保障,在经费物资保障上全力支持。”

自由亚洲引述南方网报道,8月1日,广东惠州市水务集团有限公司、惠州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惠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人民武装部正式挂牌成立。31日,武汉农业集团成立人武部。今年初以来,武汉9家国企成立了人民武装部。数个月前的5月26日,内蒙蒙牛集团也成立人民武装部。据知情人士称,截止目前,今年已经在23家国企成立人民武装部。

人民武装部是毛泽东时代的产物,九十年代基本淡化出人们视线。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兵组织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企业单位和组织可以成立人民武装部,负责本单位的安全保卫和应急管理工作。

中共重拾武装部,主要用于对付恶意讨薪恶意要债的民众和债权人,因为经济下行,政府债务日增,青年大量失业,公务员体制内编制也降薪,社会动荡加剧,不稳定因素增加。河南南阳“音乐节”爆出大规模偷盗丑闻,徐州一个婚礼场地被连夜搬空,“一个螺丝钉都没剩”。中共警察也发不出薪金,警力也不够用,养着企业民兵,可以充当维稳力量,中共不等事情做大,就要将其眼中的闹事者和紧急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

此外,成立国企武装部还有多重目标:缓解退伍军人就业压力;逢合上方枫桥经验的政治要求;为中共国防战备做铺垫;地方政府轻武装化、准军事化的一种新尝试等等。

结语

九评》指出中共有九大邪恶基因,中共借债靠煽和骗,所谓的化债靠抢、痞、灭、控,不解决债务,只解决债权人。中共欠中国人的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死不足偿。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008/1963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