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砸碎“铁饭碗”,加速了

1

铁饭碗,也不“铁”了。

澎湃新闻报道,湖南多地披露编外人员清退工作,一县卫健教育系统各清退500人,还有县表示全县1038名被清退编外人员实现了再就业。

不只是湖南,从黑龙江哈尔滨到江苏南通,从湖北十堰到云南楚雄,从安徽桐城到内蒙古呼伦贝尔……

一时之间,许多人发现,多个城市开始集体清退编外人员了。

其中,声势最大的当属哈尔滨。

今年初,哈尔滨出台规定,要求市直机关编外用人原则上5年内精简完毕,每年精简不少于本单位编外用人员额的20%。

编外人员,顾名思义,没有机关单位编制的人员,广泛存在与城管、辅警、卫护、教育等系统,俗称“临时工”或“合同工”。

编外人员之所以存在,一方面基于正式编制人员不足之下的市场化补充,但也与财政软约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编内编外,一字之差,待遇天壤之别。即使如此,编外人员因其工作相对稳定和体面,加之靠近权力系统,一度被视为准“铁饭碗”,引来无数人追逐。

然而,准铁饭碗,毕竟不是铁饭碗。

一旦财政吃紧,或者政策压力席卷而来,编外人员自然成了首当其冲的清退对象。

2

编外人员被清退,有着“铁饭碗”之称的编制人员,是否就高枕无忧了?

显然不是。机关单位事业编制改革一直在进行时,近几年更呈现加速之势。

今年初发布的机构改革方案提出,中央和国家机关编制精简5%,收回的编制主要用于加强重点领域和重要工作;地方人员编制精减工作,由各地结合实际研究确定。

事实上,地方层面的编制精简,已经有所行动了。

前不久,山西、湖南、青海、安徽开启人口小县机构编制改革,多个行政部门被撤并精简,部分事业单位编制被缩减,有县域缩编人数超过千人。

这一次,砸碎铁饭碗的也不只是人口小县,连省会和特大城市也不例外。

这一次,走在前面的仍旧是东北城市。早在5年前,哈尔滨率先开启了一场自上而下的事业单位改革。

经过多轮改革,当地市本级事业编制精简8246名,占比25.3%。市辖区事业编制精简7816名,占比22%。县(市)事业编制精简和控制使用15574名,占比32%。

一个省会超过四分之一的事业编制被精简,每年又有20%的编外人员进行清退,动作之大,让人看到了东北老工业基地难得的改革魄力。

不只是哈尔滨,整个黑龙江省动作都不小。

作为深化事业单位改革试点的9个省份之一,黑龙江共精简事业单位2735个,收回事业编制8.3万余名;其中,中省直精简精简领导职数1159名、占比4.9%;市县精简领导职数3118名、占比6.9%。

与黑龙江一道入选改革试点的省份还有江苏、山东、内蒙古、江西等地,这些省份各自精简的编制人员也有上万名乃至几万个不等。

可见,从清退编外人员到缩减编制,从东北地区到中西部地区,从人口小县到省会城市,种种信号表明,这一次打破铁饭碗,绝不是说说而已。

3

为何突然开始打破“铁饭碗”了?

长期以来,机关单位被认为是最稳定的工作岗位,一旦入编,轻易不会被辞退,所以这些年千军万马争着考公、考编。

数据显示,2023年国考报名人数多达260万人、省考总报名人数超过520万,平均竞争比达到了57:1,而广义上的考编大军更是数以千万计。

与之对比,各地还存在着规模庞大的编外人员,近年来更是呈现规模扩大之势,即使编内编外两种待遇,但最接近铁饭碗的工作属性,仍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无论编制内还是编制外,最终都要靠财政供养,都属于广义上的财政供养人员。

长期以来,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狂飙的土地财政,再加上沿海地区持续不断的转移支付,让许多地方的“钱袋子”显得相对充盈,供养编内编外人员还不成问题。

然而,这几年,一些地方遭遇了增长之困,而房地产又直面20多年来的最大转折点,再加上地方债问题开始凸显,远远超出财力承受范围,精兵简政就是必然选择。

无论是缩减编制,还是清退编外人员,都不乏“精兵简政”以提高行政效率的考虑,但减少财政开支,自一开始就是主要目标之一。

作为人口小县机构改革试点之一的山西娄烦县,党政机构从原来的35个减少至22个,精简人员编制341名,下沉乡镇人员编制56名,每年可节约人员经费3410万元、运行经费990万元。

每年节省出来的4000多万元看起来不多,但对于一个每年税收收入只有8亿元的人口小县来说,比例并不小。

在清理编外人员改革走在前列的湖北十堰,官方披露数据显示,通过清理规范,当地编外人员比上年同期减少326人,减少率达9%,节省财政成本约1500万元。

一旦缩减编制、清退编外人员广泛推广,省下来的财政经费想必极为庞大,无论对于提升行政效能,还是减少财政负担,无疑都有着积极意义。

4

在财政之外,许多地方从大扩张模式,转向“收缩”模式,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

早在三四年前,国家层面就首提“收缩型城市”,要求瘦身强体,同时稳妥调减收缩型城市市辖区,审慎研究调整收缩型县(市)。

所谓收缩型城市,一般指人口持续萎缩之地。在人口减少的同时,多数伴随着经济增长放缓、财政收入乏力等现象。

当人口减少,与人口相匹配的财政供养人员自然要随之收缩;而经济、财政等问题的联袂而至,更决定了“瘦身”的必要性。

根据龙瀛团队的最新研究,2010年-2020年,全国共有1507个收缩的区县,占比超过一半,总面积为440万平方公里,覆盖了中国近46%的国土。

龙瀛团队:2010-2020年人口收缩的县区市,新疆数据暂缺

在人口高速增长期,几乎每个地市奉行的都是扩张思维,城市框架不断拉大,城市边界不断向外蔓,行政事务随之而膨胀,编制扩容或许受限,但编外人员却在悄然扩张。

然而,任何扩张都是有尽头的。即使财政依旧保持高增长态势,在持续萎缩的人口面前,也没有必要再维持如此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格局。

事实上,随着人口减少,要精简的不只是编制,一些人口过少且持续流失的区县、乡镇,或将面临被撤销或合并的命运。

这正是人口小县率先开启机构改革的原因所在,也是众多城市不得不打破铁饭碗的背景所在。

责任编辑: 李冬琪  来源:国民经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015/1966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