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日益接近对美摊牌时分?习再邀普京单独喝茶....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中俄领导人在约一个半小时的正式会谈后,习近平再邀普京“喝茶”,两人又单独谈话一个多小时。在结束访华行程的记者会上,普京透露与习近平“讨论了一些非常机密的问题”。总结这次习普会,DW请专家分析耐人寻味之处。

借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契机,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本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北京会晤。这是自2013年以来,习近平与普京两人的第42次会面,也是普京自今年3月被国际刑事法院以涉嫌战争罪为理由发布逮捕令后,第一次出访前苏联以外国家。

两人互称“好朋友”、共同赞许“一带一路”的10年成就。习近平表示,中俄过去10年建立了“强健的工作关系与深厚友谊”,2024年是中俄建交75周年,“中方愿与俄方一道,准确把握历史大势”;普京则称,俄方愿同中方进一步推进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发展。

从俄乌战争到以哈冲突,世界动荡之际,习近平与普京两位“老朋友”在北京相见,互许加强中俄友谊。DW采访多名专家,总结习普会以来,三个值得关注的中俄关系观察。

一、俄罗斯“更依赖”中国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认为,这次普习会给了俄罗斯一个国际平台。在俄国入侵乌克兰之后,普京直接参加国际会议的机会非常少,“借由这个‘一带一路’峰会,普京到中国不但是跟习近平会晤,也有跟其他一些国家领导人会面,这种机会让他显得没有那么孤立,这同时也似乎表示了,俄罗斯——尤其是普京——对于中国的依赖。”

日益接近对美摊牌时分?习再邀普京单独喝茶....

俄罗斯总统普京10月18日应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邀,在北京出席“一带一路”论坛。

德国波恩大学高级安全、战略与融合中心助理研究员贝齐娜-切伦科娃(Una Aleksandra Bērziņa-Čerenkova)博士认为,这次普京访华一方面是展现“公关价值”,另一方面也是经济需要。她告诉DW:“对普京来说,是想要树立和习近平起平坐的形象。实际上,普京的处境是已经被逼入墙角。”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今年前三季的中俄贸易额超过1760亿美元,同比增加约30%。普京这次在北京也表示,希望两国贸易额于今年底达到2000亿美元。

在“一带一路”论坛开幕式的演说中,普京还提到要邀请“一带一路”国家共同参与开发北方海道。这一航道从俄罗斯横越北极直到白令海峡,缩短了俄国到中国的距离。

庄嘉颖指出,中国近年希望加入北极的谈判和合作,“一带一路”中亚项目本身也是中国试图减低运输风险的举措,“跟俄罗斯这次的合作他是给中国另外一个选项,这反映两个国家从过去的比较竞争关系,到现在好像需要共同合作,俄罗斯似乎更难抗拒中国的要求。”

不过,北京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周波认为,中俄在经济上有很强的互补性,“中国需要进口俄罗斯的主要是能源,中国的很多产品,包括汽车等等,也可以销往俄罗斯”。尽管某些方面来看,俄罗斯确实因为西方制裁等原因,对于中国的依赖有增加,但不意味着北京在中俄关系就占了上风。

周波向DW强调:“不能够说是俄罗斯现在就变成中国的小兄弟,这个是西方的媒体上说的比较多的,那么中国人从来没有这么说过,而且从今后来讲,中国都需要跟俄罗斯保持好的关系。”

二、习普密谈两场战事

习普会登场之际,以哈战火正炽,俄乌战争也还在继续。在“一带一路”论坛的开幕式演说上,习近平与普京两人都没有公开提到国际高度关注的以哈冲突与俄乌战争,但综合中、俄官媒报道,私下会谈期间,习近平与普京不只讨论了以巴局势,普京也向习近平“详细介绍”乌克兰最新局势。普京还告诉习近平,在当前困难的情况下,中俄应密切协调外交政策。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在这次访华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上,普京在谈到巴勒斯坦问题时表示:“我方有原则性立场。这与今天的危机完全无关。当然,这场危机让这个问题浮出了水面。我方一贯主张建立巴勒斯坦国,建立首都位于东耶路撒冷的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

习普会后,习近平在19日首度表态,延续中方立场,呼吁以哈交战双方尽快“停火止战”,并承诺北京将与阿拉伯国家协调,推动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中国政府中东问题特使翟隽19日在会见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时更明确表示,中俄在巴勒斯坦问题立场一致,中方愿与俄方推动恢复巴以和谈。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认为,中国在以哈冲突“比较明显地偏袒哈马斯”,这与北京之前似乎希望跟以色列示好,然后借此加强中美合作的做法“有一些变化”,而中方公开声明没有直接的谴责哈马斯,也受到以色列批评;周波则表示,中国“对巴勒斯坦人的遭遇和地位是抱有同情心的”,多年立场都是如此。

至于俄乌战争,中共官方始终未谴责俄罗斯,并称自身立场“中立”。德国波恩大学高级安全、战略与融合中心助理研究员贝齐娜-切伦科娃(Una Aleksandra Bērziņa-Čerenkova)博士告诉DW,北京提出解决乌克兰危机的“12点声明”,努力塑造中立形象,但这次“一带一路”论坛却邀请了普京作为贵宾,“这所发出的信号与中立立场是矛盾的”。她认为,“实际上,习近平是借助普京的访问来显示,现有的国际秩序是失败的。”

三、没有公开提及“无上限”伙伴关系

中俄领导人互动看来热络,不过从 中共外交部声明以及俄罗斯国家通讯社报道来看,这次普习会晤,两人并没有公开提及所谓的“无上限”伙伴关系。

新加坡国际关系学者庄嘉颖向DW指出,除了没有公开提到“无上限”伙伴关系,中方曾经表示或许可以在俄乌战事之间扮演调解角色,这次也没有提及。“中方对于这次会晤,还是稍微谨慎一点”。

2022年2月,普京应习近平之邀出席北京冬奥开幕式时,中俄宣布建立“无上限”伙伴关系。不久,俄乌战争爆发,俄罗斯受到西方制裁,中俄关系被认为越走越近。中国并未谴责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也因此受到来自西方国家的压力。

延伸阅读:中俄中东问题代表会晤,两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立场一致”

10月19日,中国政府中东问题特使翟隽在多哈会见了俄罗斯总统中东和非洲国家事务特别代表、外交部副部长博格丹诺夫(Mikhail Bogdanov),就当前巴以局势交换意见。

据 中共外交部新闻稿介绍,翟隽表示,“中方对巴以冲突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巴人道主义形势急剧恶化感到痛心,反对和谴责一切伤害平民的行为,反对任何违反国际法的做法。巴以冲突之所以出现今天这个局面,根本原因在于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合法权利没有得到保障”。

翟隽说,“中俄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立场一致,中方愿同俄方保持沟通协调,推动局势尽快降温,为恢复巴以和谈、真正落实‘两国方案’、推动巴勒斯坦问题早日得到全面公正持久解决发挥积极作用”。

俄罗斯外交部的新闻稿称,会议期间,两国代表“就巴以冲突地区局势秘密交换了意见,重点讨论了加沙地带及其周边地区局势空前恶化的问题。同时,双方普遍主张尽快停止敌对行动,防止冲突升级,解决紧迫的人道主义问题,包括向受影响民众提供紧急援助、释放人质”。

俄方新闻稿称,“双方重申,莫斯科和北京将继续在联合国安理会框架内,以及在包括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在内的其他国际平台上,密切协调政治解决中东和北非地区危机的努力”。

路透社报道指,莫斯科试图将中东危机的部分责任归咎于华盛顿,因为美国是乌克兰最强大的盟友,而俄罗斯去年开始全面入侵乌克兰。

俄方日前起草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呼吁在加沙地带实现人道主义停火,同时释放人质、提供人道主义准入和安全疏散有需要的平民,但该决议未能在周一获得通过。决议案谴责了针对平民的暴力和一切恐怖主义行为,但并未将袭击以色列的哈马斯单列出来。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德国之声 RFI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021/1968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