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现在没有“里程碑”,只有“滑铁卢”

作者:

美国《华尔街日报》对中国经济数据的分析显示出,截至今年前三个季度,外国企业连续六个季度从中国撤走其利润,金额总数超过1,600亿美元。出口下滑加上利润持续流出,导致中国第三季的外商直接投资(FDI)为负值,亦即资本流出大于流入,净流出为118亿美元,这是中国过去25年来的首次。

华尔街的报告说,导致利润外流的原因之一是美国升息,中国利率与美国和欧洲利率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所以把利润存放在西方更有吸引力。这其实是其中较小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中国房地产泡沫破灭,经济引擎熄火,通货膨胀严重,劳动力成本增加,失业率飙升,经济陷入衰退,国际供应链向外转移,和美欧减少对中国的风险敞口和依赖性。

尤其是,自从俄乌战争以来,加上刚刚爆发的阿以战争,中共在战争中站在西方的对立面,与欧美的敌意日益增强,构成对西方世界的巨大威胁。中国的人民币在离岸和在岸市场,都持续贬值。自今年年初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贬了5.7%,并在9月触及十年来的最低。外企撤走利润,使中共的外汇储备减少,令人民币面临更大的贬值压力。

与此同时,中国社会的倒退也一日千里。在供销社、统购统销、大食堂的喧嚣声中,习近平刚刚开始高调推广毛泽东时代的“枫桥经验”,以群众斗群众,加强地保、连坐、保甲制度,加深民众之间的仇恨和敌意,让毛泽东和文革期间的“群众专政”,再一次出现在中国大地。

华尔街日报网11月初的一篇报道认为,中国跨越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全球面临重大风险。报道说,去年秋天,中国跨越了一道“重要的里程碑”,其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额自40多年前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首次超过了与美国、欧洲和日本的贸易额总和。并且,随着贸易、技术、安全和其它棘手问题引发的紧张局势加剧,“中国和西方正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进,中国跨越这一里程碑就是迄今最明显的迹象之一。”“在日益割裂的世界经济中,华盛顿方面持续以投资限制和出口禁令向中国施压,中国则为本国经济的一些大的组成部分调整方向,从西方转向发展中世界。”

中国跨越的是“里程碑”还是“滑铁卢”?图为今年11月一行人走过上海第六届中国国际进口展销会的会场。(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华日没有能够揭示或不愿意揭示的,是中共国并不是有意的或自愿的“调整方向、从西方转向发展中世界”的。中共是不得已的调整方向,不情愿的从西方转向发展中世界的。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据说曾经告诉中共高级领导人,说凡是跟美国亲近和关系好的国家,都变得富裕和发达了;凡是跟美国关系不好、和美国对着干的国家,都变得落后和贫穷了。中共当然知道与美欧交好的益处,中共已经20多年来,从美欧的市场、技术、管理、和投资中获取了巨大的好处,他们当然希望这些好处得以继续。但令中共遗憾的是,随着中共反人类、反文明、反普世价值的本性日益暴露,中国经济畸形发展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国经济开始下滑,中共政权的末日狂奔加速,中共也变得日益危险和咄咄逼人。美欧的产业链转移、去风险、减少依赖是现象的表面,自由社会与共产政权的本质对立才是内里。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 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调查显示,逾三分之一的美国公司表示,在过去一年中减少或暂停了计划中的在华投资。这一比例创下历史新高,远高于去年的22%。从苹果公司(Apple)、Stellantis汽车、到惠普(HP)在内的西方大公司,正寻求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金融公司已开始限制或隔离其在中国的活动。市场调研公司盖洛普(Gallup)也正在要撤离中国。中国的对外投资现在主要流向印尼或中东等资源丰富的地方,而不是美国,这是因为中共担心进入美国的资本和投资,随时可能有被没收的危险,正如俄乌开战之后俄罗斯的海外资产从黄金到外汇储备,都被欧美冻结一样。

中国工厂正在用本国或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化学品、零件和工具机,来取代西方的相应产品。三年前,中国与东南亚的贸易额超过了与美国的贸易额;今天,中国与俄罗斯的贸易额超过了与德国的贸易额;很快,与巴西的贸易额也将超过德国。但是,这都不是中共所乐意见到的,他们当然希望能够从德国赚取欧元硬通货,而不是从巴西和俄罗斯赚取它并不十分需要的软通货。因为中共最终需要取得的,对国计民生至关重要的东西,从高技术、芯片、能源、粮食、医药设备,很多是不能从巴西或俄罗斯得到的,是中国需要用美元或欧元等硬通货才能从西方换取的。

华日的分析认为,假设不会发生军事冲突,“中国与西方完全脱钩的可能性不大。”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经济学家Adam Slater说,“我们正处于初期到下一阶段的节点。脱钩现在确实已形成一定势头,我认为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美国政府高层、军方、情报、和学术界,认为美中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在日益增长。华日的分析也表明,有证据表明,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正在加速松开。9月份,在中国政府劝说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组成的金砖国家集团邀请包括埃及和伊朗在内的更多成员加入后,习近平缺席了20国集团主要经济体会议。

“中国和西方正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进”的原因,就是这种本质上的对抗。而所谓的“中国跨越这一里程碑”,亦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额自40多年前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首次超过了与美国、欧洲和日本的贸易额之和,是因为中共和西方经济上的脱钩、互相依赖型的减低、和自由社会最终即将发起对共产主义中国最后一击之前,在经济上的准备。中共国在日渐失去欧美和日本的市场,而不得不转向俄罗斯和发展中国家进行贸易。这不是中共主动的选择,是中国经济走向穷途末路的结果。所以说,与其说中国跨越的是一个“里程碑”,还不如说是中国经济和中共体制遇到了它自己的“滑铁卢”!

(注: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110/197628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