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神秘女子在酒店住了40年直到在去世 身份仍是谜

说到住酒店,大多数人都是在出差、旅游时短暂地住几天,毕竟再高级的酒店客房,住久了也会觉得缺点生活气息。

但是,位于纽约曼哈顿西48街的丽城酒店,竟然有人在那里住了40多年.

丽城酒店位于曼哈顿剧院区的中心地带,游客们有的来附近的景点打卡,有的来剧院看表演,人来人往,大多数人都来去匆匆。

不过有那么几个人,把丽城酒店当成了他们的家。

几十年来,他们从世界各地来到纽约,无论酒店换了几个主人或者城市有啥变化,他们一直住在租金稳定的酒店房间里。

这其中有一位名叫长谷川久子(Hisako Hasegawa)的女士。

久子于1934年出生于日本,据说是上世纪70年代来到纽约,入住208号房间。

她这一住就住了40多年,但即使酒店里每天都能见到她的人,也对她知之甚少,觉得她就像一个谜。

久子是个很受工作人员欢迎的客人。

他们还记得周五早上会看到她推着一辆购物车穿过酒店大堂,带着灿烂的笑容向每个人打招呼。

(纽约丽城酒店)

而且,久子会制作小卡片向工作人员表达感谢。

“如果你给她填了一张租金收据,转天就会神奇地在办公桌上发现一张手绘卡片,”酒店员工阿里说。

“居然还有人肯花45分钟制作这么一张卡片。”

另一位酒店员工杰瑞也记得她的笔迹。

“她的字很漂亮,写字就像在写诗一样,我从来没见过别人这么写字。”

“有一次我跟她打招呼,她只挥了挥手,就推着小购物车冲进电梯了。”

“后来她给我送了一封信,里面写着:‘你好,杰瑞,很抱歉之前没有好好跟你打招呼。’”

杰瑞说,这封信让他有些触动。

“这里有些租客没人可以说话。”“没人会对他们说‘祝你拥有美好的一天’。”“没人说‘节日快乐’。”“没人说‘我爱你’。”“也没人说‘我恨你’。”

酒店员工对久子的印象,除了““和善”就是“孤独”。

“我总看见她独自一人,孤独却也快乐。”“看到这样的人,你会忍不住想知道她的生活是啥样的。”

要说对久子最了解的人,大概应该是住在她对面207号客房的蕾妮·奎里赫罗(Renee Querijero)。

在久子的邻居中,蕾妮是唯一一个跟她说过话的人,久子还知道她的名字。“她没说过太多话,通常都是问候一下‘你好吗?天气真好,我要去拿邮件。’”

蕾妮经常在晚上下班后弹钢琴,音乐声能穿墙而过,飘到久子的房间里。久子曾在酒店走廊里拦住蕾妮,感谢她的演奏:“你昨晚弹的钢琴太好了。”

久子平时很低调,很多人都想不起她在丽城酒店住了多久。直到2016年的一天,服务员发现久子没有像平时一样下楼,叫了管理人员去她的房间查看。这时他们才发现,久子已经死在了她的房间里,享年82岁。

那天蕾妮下班回到酒店后,发现走廊里挤满警察,这才知道老邻居久子已经过世了。

一名警察来问她久子有没有家人朋友,蕾妮这才意识到,虽然住在她对面那么多年,但从来没见过久子跟其他人在一起,酒店的工作人员也是如此。

这件事让她一直困扰到现在:“我真应该问问她啊。”

“人们会觉得这是在侵犯别人的隐私,但其实并没有,我觉得真的应该问一下。”

大概因为蕾妮也是一位酒店的常住客人,所以才对久子的经历更能感同身受吧。

的确,丽城酒店里的长期住客不只久子一位,南希·博伊斯(Nancy Boyce)也是一位。

她是上世纪80年代初住进丽城酒店的,入住的套房跟久子的房间一样大,包括一个大房间,既是客厅也是卧室,配有私人卫生间和一个壁橱大小的小厨房。

房间里电器很少,但有一个电磁炉和一个酒店常见的小冰箱,可以做一些简单的饭菜。

一开始,南希只打算在酒店住一年。可她发现酒店的租金很稳定,不会大幅度涨价,所以她就一直住下去了。后来她结了婚,生了孩子,还在酒店里把孩子带大。

“不知道的人,比如游客或朋友会说,‘哇,你住在市中心的酒店里啊。’”“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挺不错的事。”

但是,空间有限的酒店房间早就让南希觉得厌烦了。“在这儿住了那么久,几十年了,我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待够了。”“总的来说,我觉得自己还算幸运,我有家人和不少朋友。”“我看到过很多老人家,就像久子那样,他们都很孤独。”

曾经,纽约市有很多经济实惠的房子,能供久子这样的单身人士居住。

比如一些酒店,会准备带有单人床的小隔间,或者带公用厨房和卫生间的单间,用于长期出租。

到了20世纪中叶,纽约有近20万个房间被指定为SRO单人宿舍(即single room occupancy,类似于住宅改建的出租屋,房间里带洗手池和炉子,走廊配有公用卫生间)。

但到了70年代,那里开始变成犯罪活动的温床,这种房子也就逐渐被取缔了。

在生活成本越来越高的城市里,少了一个普通人负担得起的住宿选择。

像久子这样孤孤单单住在酒店半辈子的人,以后也会越来越少。

酒店员工阿里感叹:“纽约是梦想家的地方,我们都来自某个地方。”

“离开家乡,把家人抛到身后,人们都会希望你能找到真爱,结识新朋友,组建家庭,大概不会是孤单地待在某个酒店的房间里。”

在丽城酒店住了40多年后,长谷川久子被安葬在纽约哈特岛集体墓地的379号墓穴。

这个美国最大的公共墓地,成了她永远的家......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118/1979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