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青岛女拒捕喊跑警察 曾被害入狱9年 北京画家秦尉再遭绑架

—9月至10月 逾千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

黑燕从窗台上喊:“快来看呢,警察抓好人了。兴隆路派出所的警察不抓坏人,抓好人。中国法律没有一条说法轮功是X教,江泽民死了,你们还为它卖命。” 据明慧网统计,今年9月至10月,至少有1,040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其中,614人被绑架,426人被骚扰。他们来自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中包括原中国新闻社研究部采编、记者、老师、医生、博士、研究生、法官、转业军人等。

 

秦尉(明慧网

2023年9月7日,北京海淀区画家秦尉被当地警察从家中绑架,劫持到海淀看守所非法关押。

秦尉出生于1961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系,原是北京海淀区八一中学的美术教师。他为人正直,乐于助人,是大家公认的良师益友。他读了《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后,明白了人生意义,开始修炼。

他曾被非法拘留、2次非法劳教、2次非法判刑。

2000年、2012年,他2次被非法劳教。期间,他饱受狱警酷刑折磨,被连续剥夺睡眠20天。

2004年,秦尉被非法判刑5年,在北京前进监狱,遭受长期奴役、体罚、暴力洗脑等迫害。

2016年12月2日,他再遭冤判2年半。如今再被绑架关押。

据明慧网统计,今年9月至10月,至少有1,040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其中,614人被绑架,426人被骚扰。

他们来自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中包括原中国新闻社研究部采编、记者、老师、医生、博士、研究生、法官、转业军人等。

海外法轮功学员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大纪元

2个月内,中共勒索法轮功学员超过123万1,347元人民币,7人被非法扣发养老金。

176名60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其中90岁以上3人,80—90岁40人,70—80岁70人。

2023年9—10月,中国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迫害人次统计示意图。(示意图)

北京高维平遭绑架八旬父亲受打击

9月14日,北京市东城区法轮功学员高维平被当地警察从她父亲家绑架,劫持到顺义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她80多岁的父亲目睹绑架的全过程,深受打击,茶饭不思,唉声叹气。

高维平,现年58岁,原中国新闻社研究部采编(隶属于国务院侨办)。1994年修炼法轮功后,她的腰疼病、妇科病等不翼而飞。同时她看淡了个人利益,几次将单位分给自己的房子让给他人。1998年中国发大水,她捐给灾区失学儿童5,000元。

她曾6次遭绑架、2次非法劳教、2次非法判刑。

2003年9月,她拒绝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被单位下放到地下室的印刷车间上夜班,并被剥夺一切福利。

2004年,上级单位的侨办书记和“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把她直接送进洗脑班

2010年初,她被送进北京女子监狱,被逼迫在雪地里脚尖落地蹲着,脱光衣服在院子里干活,遭电棍电击等等迫害。

2017年12月29日,高维平被东城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2018年5月,再次被关进北京女子监狱。

狱中九死一生韩春龙再遭绑架

10月2日,辽宁省黑山县法轮功学员韩春龙被警察绑架,关在沈河区看守所。他曾陷冤狱4年,九死一生。

修炼前,他是个“病篓子”,多病缠身,无异于一个残疾人。婚后不久妻子与他离婚。1998年3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越来越好,并戒了烟,不玩麻将了,还重新组建了家庭,生活幸福,做起了小买卖。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韩春龙遭到严重的迫害。2011年7月1日凌晨,他再被绑架,遭毒打后被关进看守所;14天后被送进马三家劳教所,因身体原因被拒收,被放回家。

2012年12月11日,他被绑架到看守所,因手续不全,未送成。次日,警察用了一个假的手续,把他送进看守所。

他绝食抗议迫害,被鼻饲灌食,插管每天24小时不拔出来。他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坐轮椅。后来身体每况愈下,高烧、一天无尿,患严重肾病。

2013年4月12日,他被非法庭审。两位律师揭露公安机关造假取证,被法官逐出法庭。过后法官说是“610”指使他这么干的。

韩春龙被非法判刑,关进沈阳市康家山监狱,遭受种种折磨。

北京市八旬邢玉清被警察绑架至今

10月1日,北京市平谷区80岁的法轮功学员邢玉清外出传播法轮功真相,被警察绑架。

邢玉清,1944年1月27日生,退休工人,家住北京市平谷区平谷镇。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一身轻,53岁时干活像个小伙子,有使不完的劲。

她告诉左邻右舍自己身体好的原因,并劝大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邢玉清被抓后,她双目失明的丈夫,生活不能自理,无人照顾。

山东青岛黑燕女士再次被骚扰

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黑燕女士于2022年7月12日被警察破门而入绑架,非法关押了39天后,被“取保候审”。警察叫她家人带上一万元接她回家。

2023年8月、9月,警察多次骚扰她,让她去派出所“结案”。她没有去。

9月6日,青岛市警察王经国和一个穿制服的年轻人拿着“传唤证”又来逼黑燕去,被她拒绝。

9月19日11点半,王经国和那个年轻人拿着所谓的拘留证再逼黑燕跟他们走。黑燕拨打110,接听的人说,“他们是警察,不是土匪,是在‘办案’。”就挂了电话。黑燕再拨12345,接线员说往上反映。

黑燕从窗台上喊:“快来看呢,警察抓好人了。兴隆路派出所的警察不抓坏人,抓好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

警察拿手机给她录音。一个便衣过来,拿过王经国手中的纸对她说,“这就是法律,你不去就成了网上通缉。”

黑燕说:“中国法律没有一条说法轮功是X教,江泽民死了,你们还为它卖命。”

警察走了。当时有人来看热闹,她家旁边是台湛路小学,她的喊声在那里都能听得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叶萍)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122/1981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