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上海浦东一纸通知释信号:多数地方政府扛不住了

公共服务的大涨,就是地方财政压力传递的明确信号。  要知道,诸如经济强劲、财政稳健的浦东新区,面对财政压力的上升,现在都不得不大幅上调自来水价格。 其他,全国超过90%财政稳健性远远不如上海浦东的城市或区县,当下的财政压力更是可想而知。

地方财政承压,压力开始传递。

元旦刚过,上海浦东新区居民开始正式坐享自来水涨价,而且涨价幅度比较高,第一阶梯和第二阶梯综合水价大涨均超过20%,第三阶梯的综合水价更是暴涨超过50%。

上海浦东自来水大涨,这是官网一个半月前正式发布,其时明确自2024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上海浦东自来水大涨,仅仅是当下公共服务收费大涨的一个折射。

据不完全统计,仅过去半年,自来水价格较大幅度上涨的城市,就高达近30个。

除了自来水之外,同属公共服务收费的电力、燃气、地铁公交等,当下地方政府,要么过去一两年已经涨价,要么接下来存在较大的涨价预期。

公共服务的大涨,就是地方财政压力传递的明确信号。

要知道,诸如经济强劲、财政稳健的浦东新区,面对财政压力的上升,现在都不得不大幅上调自来水价格。

其他,全国超过90%财政稳健性远远不如上海浦东的城市或区县,当下的财政压力更是可想而知。

(一个半月前上海浦东官网发布截图)

地方财政压力传递,传递到哪里?

显见的,除了类似上海浦东提高自来水价格、以及部分城市通过提高电力、燃气、地铁公交等价格之外,还有,就是最近两年普遍性的公务人员降薪。

这更是当下地方财政承压的显著标志,否则,怎么会向公务人员的薪酬动刀子呢。

从2020初至2022年末,疫情三年,地方财政的压力可谓倍增。

而刚刚过去的2023年,受全球动荡、中美博弈的冲击,即便疫情已经结束,但是,地方财政压力事实并没有明显的缓解。

有一组数据,可以显见当下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

2019年末,我们的地方债余额是21.3万亿。

2023年11月末,我们的地方债余额是40.6万亿。

如果再算上还未统计的12月份地方债发行,截止2023年末,我们的地方债余额肯定会突破41万亿。

示意图

也就说,短短四年,我们的地方债余额增幅就已经翻了接近一倍。

2023年末地方债余额将突破41万亿,这还仅是规模庞大的地方债务的一部分。

如果再算上地方政府的城投债、以及由地方政府直接或间接担保的其他隐性债务,截止2023年末,我们地方政府的总债务规模,超大概率会突破110万亿。

要知道,这110万亿的地方政府总债务规模,尽管债务本金可以滚转,但是到期利息还是要结算的。

平均利率即便以3.5%算(今年发行地方债平均利率大幅降低至2.9%),我们的地方政府一年也需要偿付近4万亿的债务利息。

一年需要偿付近4万亿的地方总债务利息,但是,我们地方财政收入事实却没有大幅好转。

地方财政收入,一般可以分为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税收收入直接与各种类型的企事业单位的效益直接或间接相关,非税收入历年的大头是土地出让收入。

从已经披露的地方税收收入看,2023年初看勉强还行,但是,一旦剔除2022年大规模增值税留抵退税因素导致的低基数因素,2023年作为疫后复苏的第一年,地方政府的税收收入事实还是乏力的。

从以土地出让为大头的地方非税收入看,2023年多数城市的土地出让是下降的,个别能够维持的,也主要是靠地方国有开发公司购入。

无论是基于地方财政承压的现状,还是基于地方财政收支的预期可能性,现阶段、以及未来中期内,我们的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均是巨大的。

地方财政压力巨大,宏观经济的预期又不甚乐观,所以,当下地方政府只能在可控领域一边降低支出(比如公务人员降薪)一边增加收入(比如上调公共服务价格)。

现在,多数地方政府已经扛不住了。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燕财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12/200295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