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经济麻烦大了!克鲁曼:恐祸延全球勿幸灾乐祸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在纽约时报专栏指出,种种迹象显示,中国经济显然蹒跚而行,就连官方统计数据也显示中国正重蹈日本式通货紧缩与青年高失业率的覆辙。尽管目前尚未爆发全面性的危机,但有理由相信,中国经济停滞时代已展开。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克鲁曼。图/路透

去年世界两大经济体运势大不同。美国表现优于预期,达成完美通膨减缓却未付出明显代价,中国解除“清零”防疫措施后的经济复苏却有气无力,令人大失所望,除了国内生产毛额(GDP)据说成长5.2%之外,几乎各项经济指针都落后美国。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在纽约时报专栏指出,种种迹象显示,中国经济显然蹒跚而行,就连官方统计数据也显示中国正重蹈日本式通货紧缩与青年高失业率的覆辙。尽管目前尚未爆发全面性的危机,但有理由相信,中国经济停滞时代已展开。

数年前,中国经济看来强得就要称霸世界,为何短短数年内竟深陷麻烦?

克鲁曼指出,一大问题出在领导层。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经济管理不善,有独裁者那种恣意干预的倾向,窒碍了民间投资。

高储蓄、微弱社会安全网形成经济痼疾

更深层、久远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变得难以为继。消费者支出占GDP百分比太低,原因可能包括:1.金融压抑(financial repression)—一面压低存款利率,一面让偏爱的贷款者享有低利贷款—使家庭所得受抑制并将其导入政府控制的投资;2.社会安全网薄弱,逼得家家户户努力储蓄以支应急用之需。

中国消费者支出低落,至少与生产力产能相比显得太低,如何能产生足够的需求,好让产能利用率维持不坠?当局的解决之道是大举投资,把投资占GDP比重拉高到超过40%。这么做的问题是,砸那么多钱投资,投资报酬率不严重递减也难。

更何况,中国适龄工作人口大约在2010年触顶,之后便一路走下坡,整体生产力也显得停滞不前,不再像2000年代初劳动力迅速扩增、生产力高成长那样,能够持续支撑极高的投资率。

这些问题已存在至少十年了,为何现在变成大麻烦?因为在此之前,政府助长巨大的不动产泡沫,借此遮掩住消费者支出不足的问题。但如今,泡沫终于爆裂。

两大解决之道遭遇阻力

从局外人观点来看,根治中国经济弊病的方法直截了当:终结金融压抑,让经济占比更高的所得流入一般家庭,并且强化社会安全网,好让消费者不觉得有必要积攒那么多存款。如此一来,即可降低难以为继的投资支出。

但解除金融压抑势必遭遇强势的既得利益者反抗,特别是国有企业。而强化社会安全网,则面临意识型态上的阻挠,所谓共产政权的高层发言竟像密歇根州长似的,也谴责福利主义养了一堆懒人。

中国经济衰颓人人遭殃

中国经济出问题,有多令人忧心?从某些方面来看,中国的经济现况令人联想起198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的日本。不过,日本对经济走颓势因应得当,既避免大规模失业、保持了社会和政治凝聚力,而且以适龄工作人口计算的人均实质GDP不减反增,过去30年来成长50%,不比美国差多少。

克鲁曼忧心,中国恐怕无法像日本那样因应得当。在面对经济困境时,能维持同样的凝聚力吗?为提振经济,会不会使劲冲高出口、冲撞西方国家发展绿能科技的努力?最令人恐惧的是,北京会不会试图转移焦点,藉对外穷兵黩武,分散中国人民对内政凋弊的注意力?

因此,不应对中国经济踉跄幸灾乐祸,因为那可能演变成人人的问题。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经济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20/200666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