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心酸!86岁上海老伯房产过户孙子后,被赶出家门

80多岁的金老伯向“新民帮侬忙”求助,他将自己名下唯一的房产过户给孙子,但没想到竟被儿子和儿媳赶出了家门。

房没了,家没了,亲情没了……

如今,已是“一无所有”的老两口只能蜗居在招待所里,天天暗自垂泪。

阿拉现在已经无家可归,这个年都不知道该怎么过。

帮忙君在调查中发现,类似的“扎心”剧情竟连连上演。

唯一房产

过户孙子

今年已经86岁的金老伯说起当年的事情,满心后悔。

我真的悔不该当初听信他们的话,一时心软签字办理了过户手续,现在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老伴。

老人在高校辛苦工作了一辈子,上世纪九十年代学校给他分配了一套浦东新区的房子,之后老两口就一直居住在此。

几年前,金老伯因为脑梗入院动了手术,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在此期间,儿子儿媳不停在耳旁吹风,劝说老人将名下的房产提早过户给孙子,以免万一有不测再办理会比较麻烦。尽管老伴在一旁提醒要小心风险,但金老伯还是禁不住儿子儿媳的一再“说服”,背着老伴签了字。

反正这房子也是要留给儿子和孙子的,他们肯定不会对不起我的。

就这样,通过一份房屋转让合同,金老伯将这套房子过户给孙子,合同金额为105万。

实际上他们一分钱也没有出,约定产权归孙子,使用权归我们,我们可以一直在房子里面住。

金老伯讲,当时儿子一家为了显示“诚意”,还将新办出的房产证交给老两口保管。房产过户后,因为金老伯手术后身体欠佳爬楼不便,于是将房屋出租,用租金补贴另外租了一处一楼的房子住。

换锁堵门

赶走老人

事情从去年开始出现了变化。

儿子突然跟我说,要把这套房子卖掉,说要用这笔钱去买别墅。

金老伯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懵了,老两口就剩下这套房子了,如果卖了让老人去哪里住?然而,尽管老两口苦苦向儿子恳求,但儿子根本无动于衷,铁了心要卖房,甚至还指着他们的鼻子恶语相向。而且,因为老夫妻不肯交出房产证,孙子直接以遗失为由,重新去补办了一张新的房产证。

接下来,儿子一家加大动作,步步紧逼。

去年下半年,他们先是找到租客,说这是他们的房子要跟他们签约,断了我们的租金来源。

金老伯的老伴也是痛心不已,租客与她相识多年,因为看不惯儿子一家的霸道行径,于是在年底租约到期时,将房子交还给了金老伯夫妇,老两口赶紧搬了回去。

更过分的事情发生在老夫妻搬回去之后。

我们刚住了两天过了个元旦,结果刚出门回来就发现,他们把门锁换了,把我们两个老人关在门外不让进去。

金老伯的老伴声音哽咽,那天晚上很冷,他们所有的东西都在屋里,两个老人坐在楼梯间的地板上无处可去。而儿子和儿媳居然拿着房产证站在屋门口,口口声声讲:

你们的孙子说房子是他的,你们无权居住。

听闻此言,金老伯气急交加瘫倒在地,被送往医院抢救。老伴报警,生平第一次到派出所呆了一夜,心酸泪流。次日一早,身心俱疲的她再次来到家门口,想进屋休息一下,依然遭到无情拒绝,门都没有开。

无家可归

满是心酸

被儿子一家“扫地出门”后,金老伯夫妻俩已经无家可归、无处可去。他们告诉帮忙君,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在亲戚家颠沛流离,但也不好长时间麻烦别人,最近找了家招待所暂住。

帮忙君在招待所见到了金老伯和他的老伴,两位老人头发花白,容颜憔悴,语不成声。招待所房间狭小,灯光昏暗。

这里也不能生火做饭,老头子身体需要调养,吃不得冷食。

金老伯老伴无奈叹息,即使这样的环境,老两口也不知道能够还能住几天,因为马上要过春节了,服务员也要回家过年,到时候清洁打扫这类事都要老人自己来弄了。

相比环境的艰苦,身心上受到的打击最大。金老伯流泪不已,自己一辈子教书育人,也算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信奉“家丑不可外扬”,如今却是家庭教育彻底失败,亲情全无。老两口也在反思,主要还是自己对儿孙太过宠溺。

儿子结婚的婚房、喜宴等都是我们一手操办,宁愿去借钱也要让儿子风风光光;孙子出生后也是我们出钱请保姆,一手帮忙带大,从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想到他们一点点恩情都不念。

谈及下一步的打算,金老伯是长吁短叹:

阿拉介大年纪了,真勿想和儿子对簿公堂,更勿想和孙子闹翻面孔,但现在实在没办法,可能真要为了生存权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了。

谨慎过户

控制风险

上海善法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秦裕斌律师看来,金老伯的遭遇并非偶例。秦裕斌表示,近年来子辈或孙辈关于房产纠纷的案件呈多发趋势,不少老人因为听信遗产税之类的说法,就将房产过户给子女或孙辈,虽然形式上是买卖合同,但实际上这种买卖关系因为基于家庭的这种亲情,很多情况下都是“名为买卖,实为赠与”。

然而,当子辈或者孙辈拿到房子以后,却不照顾老人,不尽赡养义务,这种情况时有发生,而这个时候老人要想再维护自己的权利就非常难,因为房子已经过户,产权人发生了变更,主动权已经不在老人手里,而法院对这类问题究竟是买卖合同还是赠与合同,在审查的时候也会比较谨慎。

虽然,秦裕斌曾在相同的案例中,为老人申张了权益,但他直言:

这类情况给老人造成的痛苦和身心伤害是十分巨大的。

秦裕斌提醒,老年人在处理房产等重大财产问题时一定要谨慎,应该保持对财产的掌控,对于重大决策要慎重对待,不能过早割舍自己的财产权益。

老年人可以选择其他方式来传承财产。例如,可以在立遗嘱的同时规定对房产的继承,或者成立家族基金管理财产。这样不仅能够确保老人对财产的掌控,还可以避免将财产过早过手给他人,减少财产风险。此外,老人应该寻求专业机构的法律意见与援助,更加理性地处理自己的财产,减少风险。

同时,秦裕斌希望:

相关部门能出台更具保护性的法律法规,以保障老人的财产安全。

责任编辑: 李冬琪  来源:新民晚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20/2006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