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前北约秘书长警告 提防以中共为首的“专制轴心”

—支持乌克兰 提防以中共为首的“专制轴心”

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在担任丹麦首相近八年后,于2009年至2014年担任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本周访问华盛顿期间接受美国之音(VOA)专访,阐述了继续大力支持乌克兰的理由,同时敦促自由世界对抗“以中国为首,有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加入的”专制政权的推进。

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在担任丹麦首相近八年后,于2009年至2014年担任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本周访问华盛顿期间接受美国之音(VOA)专访,阐述了继续大力支持乌克兰的理由,同时敦促自由世界对抗“以中国为首,有俄罗斯伊朗朝鲜加入的”专制政权的推进。

前北约秘书长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2024年1月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

以下是这段采访的中文翻译。出于简洁清晰目的,采访文字经过编辑。

VOA:你这次来华盛顿是为了推动在支持乌克兰方面达成更多共识吗?

拉斯穆森:我这次访问华盛顿的目的之一是会晤对继续支持乌克兰持怀疑态度的国会议员。我会告诉他们,确保乌克兰获胜和俄罗斯失败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我会告诉他们,欧洲人正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如果普京在乌克兰获胜,将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这将鼓励习近平占领台湾。它将加强在中国领导下、有俄罗斯、朝鲜和伊朗加入的专制轴心,并将削弱美国和欧洲之间的联盟。

如果我们不能信任美国的领导力,那就会助长欧洲的那些声音,那些声音主张,欧洲应该扮演更独立的角色,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充当调解者。我认为这将危险地削弱跨大西洋联盟。我们应该与美国站在一起。这就是利害攸关的地方。

VOA:有人认为,美国不应该向乌克兰投入如此多的资源,需要确保有足够的资源来应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由中国侵略引起)的潜在冲突。

拉斯穆森:显然资源是有限的,但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世界民主国家占全球GDP的60%以上。如果我们站在一起,如果我们团结一致,那么我们就代表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反过来)会大大赢得北京的尊重。

我们面临着二战以来最强大、最危险的一群对手。我们看到以中国为首、有俄罗斯、伊朗、朝鲜加入的专制轴心的出现。伊朗和朝鲜正在通过导弹、无人机和其他方式支持俄罗斯。我们已经看到伊朗、伊朗的代理人如何制造中东的不稳定。我们看到哈马斯、真主党、胡塞武装正在威胁红海的自由航行。所有这些都代表了一个专制轴心。

我们自由世界显然有利益要团结起来,站在一起并对抗这些不断推进的专制政权。

VOA:乌克兰在今年7月于华盛顿举行的北约峰会上获得加入北约邀请的前景有多现实?

拉斯穆森:我知道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我们必须仔细讨论这件事。我们必须准备好细节,这就是我来到华盛顿的原因,因为美国将在这一切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邀请乌克兰加入的想法是不现实的。所以,我们必须与美国议员讨论这件事。

VOA:你提到你将与国会自由连线的成员会面。你希望与他们交流什么?

拉斯穆森:我希望让他们相信,继续支持乌克兰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符合他们利益的是,确保打败俄罗斯,还有挑战中国,他们认为那是一个重大的全球挑战,这是对的。

我知道这是国内政治,但我希望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能够就一揽子计划达成一致,其中包括支持乌克兰、支持以色列、支持台湾,以及就处理美国边境问题和移民问题达成协议。我认为,包含这四个要素的一揽子计划将向全世界发出非常、非常强烈的政治信号。

VOA:有人说,不仅仅是一些共和党人担心向乌克兰提供大量额外援助,拜登行政当局也不热衷于与俄罗斯展开热战。您对华盛顿此时的想法有何看法?

拉斯穆森:我的观察是,北约内部普遍存在很多怀疑态度。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努力工作。

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只要战争还在继续,我们就不能邀请乌克兰加入北约。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论点,因为(这样做)你为普京提供了事实上的否决权。这也是普京继续发动战争以阻止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动力。

芬兰瑞典得出的结论是,传统意义上的中立并不存在,灰色地带是危险地带;这就是他们申请加入北约的原因,对于乌克兰来说,我们也应该得出同样的结论。这是欧洲大陆实现更持久和平与稳定的先决条件。

最终,这也将释放美国和欧洲的资源,以应对真正的长期全球挑战,也就是中国。

VOA:乌克兰亚速特种部队指挥官丹尼斯·普罗科彭科(Denys Prokopenko)最近在推特(现称X)上写道,他和他的士兵们意识到,他们必须做好准备,不仅要奉献自己的青春,还要奉献一生在前线战斗保卫祖国。会有一个停止战争的节点吗?

拉斯穆森:只要我们愿意向乌克兰人提供他们需要的所有援助和他们需要的所有武器,乌克兰就有很大机会赢得这场战争。

我们应该立即取消对武器运送的所有自我设限。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为乌克兰人民付出了很多。但我们给他们的仅够生存。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就是给他们足够的支持来赢得战争。我们迄今为止所奉行的循序渐进的方法无法赢得战争。如果你想赢得一场战争,你必须压倒你的对手并出其不意。这正是我们应该做的。

责任编辑: 李冬琪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20/2006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