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统计造假”被纳入中共党纪处分 评论:此地无银三百两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才公布2023年经济成长率为5.2%,引起国际间高度质疑。另一方面,统计局在22日发布,“统计造假”被纳入《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简称条例),有分析认为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中国国家统计局以问答方式,罗列中共中央多项法规,包括《统计违纪违法责任人处分处理建议办法》《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督察工作规定》等中共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称“为防治统计造假、提高统计数据质量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此地无银三百两,中国在总体经济数据造假是很普遍的现象。”东华大学新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松兴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以中国公布2023 GDP年成长率5.2%为例,美国智库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认为有夸大嫌疑,实际数字约1.5%;财经研究公司TS Lombard得出的成长数字是3.6%。他说,中国有惯性,好的年度要造假,让数字没那么好;坏的时候也要造假,让数字没那么差。

“因为中国的KPI是由上而下,不像国外是由下而上计算,本来就有这样的矛盾。当党设定年经济增长目标为5%左右,(底下的部门)不可能做到5%以下,他们会去凑数,”陈松兴补充说。

中华经济研究院(中经院)第一研究所助研究员王国臣对本台表示,中经院根据2023年固定投资、社消零售、房屋销售、货物与服务贸易等支出与GDP差额计算,中国的GDP灌水逼近1成。“我们以投资、消费、进出口估算,与它的GDP有出入,5.2%扣掉0.52%左右,约4.6%上下。”

“统计造假”违纪行为现形

在问答中指出,《条例》将“统计造假”违纪行为划分为两类,一是进行统计造假,二是对统计造假失察。

前者包括自行修改或要求统计机构和统计人员伪造、窜改统计资料,甚至

对拒绝、抵制统计违法行为的统计人员打击报复;非法干预统计调查对象提供统计资料等。

至于“统计造假失察”表现有,本地方、本部门、本单位大面积发生或者连续发生统计造假、弄虚作假,还有数据严重失实,应当发现而未发现或不予纠正等。

“中国国务院之前有过一份文件,如果GDP成长率没有到5%,就会有社会事件。所以对内把墙高筑,不让民众翻墙,政府说了算!这个5.2%变得没有意义,只是为了5.2%而5.2%!”陈松兴表示,中国在经济数据造假,粉饰问题已经解决,不需要做结构性改革。日前,中共中央金融会议将金融机构归党的指挥,中国国务院近日也将货币政策的主导权归党中央,中国的作法是拒绝面对现实。

陈松兴:“主要是因为它的政权保卫战,如果中国经济很差,中共执政的正当性就会受到质疑,连带地习近平继续掌权的适当性也会受到质疑。所以一切是在保卫党、保卫习近平。”

中国地方官员“数据造假”层出不穷

去年10月,中国山东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孙述涛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孙述涛被通报的众多违法行为中,包括“搞经济数据造假”。

据界面新闻整理,2023年9月19日,青海省西宁市委原副书记、市长孔令栋被双开,存在的问题也包括“不正确履行职责,脱离实际制定并强行要求完成经济指标任务,致使统计数据造假,造成不良影响。”

再早之前,云南省昆明市政协原党组成员罗建宾、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山西省发改委主任李晋平等落马官员也曾被通报存在“数据造假”行为。

王国臣分析,中国不希望地方灌水,因为中央将无法掌握地方数字,但这并不代表中央不会去做数据。“作弊”最明目张胆是直接改数字,其他例如不良资产或不良贷款,到了金融检查稽核时,从其他地方搬存款或贷款,将不良资产率或资本充足率补齐。此外,在李克强时代最有名的“发电量”观察指标,今年的发电量与货运发送量背离,发电量往上扬,但货运量却往下跌。这代表发电量为达考核目标,有被要求冲上来。

王国臣:“他们会透过其他的真的方式,把数据给垫高,真的不行的情况下才是作弊。而作弊是由中央来做,而不是由地方来做。地方不可以欺骗中央,而中央可以欺骗老百姓。”

地方政府数据灌水债务失控

为了控制不断增长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路透社日前披露,中国国务院已经向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发布指令,针对12个债务状况严重的省份,要求推迟或停止某些国家资助的基础建设项目。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高达13万亿美元,对中国金融稳定构成风险。2022年,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占GDP比例达到76%,较2019年的62%有所增加,远高于中央政府的21%。

记者:黄春梅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24/2008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