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岳山:中共外长热门人选刘建超的仕途秘密

作者:
有秦刚快速上位又突然落马的前例,党内各派也在等着看戏,看看谁又是下一个秦刚,这也是习近平担心的。有意思的是,早在2015年1月,外交部长助理兼礼宾司司长张昆生落马,由外交部新闻司原司长秦刚调任礼宾司司长,空缺的新闻司司长由刘建超兼任,结果秦刚8年后也落马了。如果刘建超在王毅短暂过渡后接任外长,他会不会真的步张昆生、秦刚这些老同事的后尘呢?

秦刚事件的阴影下,中共中联部部长刘建超成了热门的新外长人选。图为2011年6月9日,时任中共驻菲律宾大使的刘建超在马尼拉举行的一个记者会上。

在秦刚事件的阴影下,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简称中联部)部长刘建超成了热门的新外长人选,据传他可望在今年3月的两会上任。外媒对刘建超的最新定位是“披着羊皮的狼”。回顾下刘建超早年当外交部发言人的言论,以及其仕途中的一些细节,可以发现一些“秘密”。

从秦刚到刘建超都有挥之不去的间谍影子?

刘建超生于1964年2月23日,吉林德惠人,德惠是长春市代管县级市。他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简称北外)英语系1982届学生。1986年,刘建超在英国牛津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学习。他大学毕业后这短短一年的留学英国,学的是国际关系,很可能是官派的。

刘建超1987年回国后任中共外交部翻译室科员。1988年到1992年先后任外交部新闻司随员、三等秘书、副处长。

北京有一些高校,特别是外国语学院,都与中共国安系统有密切关系。中共国安特务有布局早、埋藏深的特点,在所谓的改革开放后,培养特务也是学历化,国安系统到相关高校挑选人员已是惯例。最初会对他们进行短期的培训,一日受训,终身不能脱离国安。

我在国内有一位国安朋友,他就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时是先被国安部门选中,进入北京国安局短暂培训,随后外派西藏,后又转到合资企业作为中方代表,再被空降到一家区属公司担任老总。

已经落马的前中央“610”办副主任彭波履历神秘。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曾在推特(现在的X)上披露,彭波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1977级学生,与自己曾是宿舍室友。彭波在1982年春大学毕业时,被中共国安部(当时国安部未正式成立,或指其前身)选中,并在国安部接受了两年的“专业培训”。

美国退休外交官谭慎格(John J.Tkacik, Jr.)去年在台媒《自由时报》撰文指,他曾在美国驻北京联络处、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和中国境内各地领事馆工作过,与中共(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及其省级分支机构指派来的年轻毕业生共事。他发现这些人总是早到晚退,渴望尽可能地了解美方办公室的动态。

公开资料显示,在北京的外交人员事务局隶属外交部,但谭慎格指出,这些被派来的毕业生为国安部工作。而前中共外长秦刚当时从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后也被分配到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任职,并被派往合众国际社(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北京分社工作。谭慎格说,秦刚后来一直以“外交掩护”从事情报工作。

本来是中南海大红人、去年突然被免职的秦刚,可能真有国安身份。而1982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的刘建超,同样挥不去中共间谍的影子。

刘建超和中国人权的冲突

2002年6月4日,38岁的刘建超在中共外交部新闻发布台上亮相,成为就任时最年轻的外交部发言人。6月4日这个日子比较敏感,但应该是巧合。

没有资料显示刘建超有参与过1989年“六四”事件,或受到影响。但刘建超进入外交部时的老外交部长吴学谦,就与“六四”有关。

吴学谦的儿子吴晓镛,时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部副主任,“六四”当天,他在电台公开谴责中共军队镇压天安门运动的行径,后来本人遭受4年牢狱,其父亲吴学谦的仕途据说也受到影响。但吴晓镛2014年接受香港商业电台访问时显示,他对当年的行为并不后悔。

吴晓镛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现北京外国语大学),和刘建超是校友。

刘建超在“六四”事件后升为副处长,1992年当上负责年轻人意识形态的外交部团委书记,这能够说明,他一定是在“六四”中跟定中共立场,才能获如此重用。

1995年,刘建超任驻英国大使馆一等秘书,1998年任外交部新闻司参赞。2000年,任中共兴城市委副书记。2001年,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司长、外交部发言人。

从2002年6月至2009年初,刘建超担任外交部新闻发言人6年多,主持约300场发布会。这期间,他的“狼派”风格明显。

在国际社会批评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民族和宗教政策、人权状况时,刘建超一味使用僵化的党文化措辞为中共暴政辩护,掩饰中共人权恶劣状况。刘建超声称计划生育政策符合中国国情,现在看来都成了笑话。他还多次搬用中共恶毒之词攻击受迫害的法轮功

2009年后,刘建超历任驻菲律宾大使、驻印尼大使、外交部部长助理、二次任新闻司司长,2015年4月卸任。

深陷官场内斗刘建超上任会否步秦刚后尘?

刘建超经历的外交“老领导”(外交部长)有多人,先后是吴学谦、钱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杨洁篪王毅,其中跟随杨洁篪6年。钱、唐、李和杨历来被认为是江派人马。北京官场流传的说法是,刘建超当时算是杨洁篪的马仔。

刘建超2015年9月突然被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相中,担任过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国际追逃追赃办公室的负责人、中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这也让他有了王岐山人马的色彩。

2017年4月,刘建超任浙江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2017年7月担任浙江省监察委员会主任,直到2018年4月。这短暂的浙江履历,使刘建超又染上一层习派“之江新军”的色彩。

2018年4月,刘建超返回中央外事办任职,同年9月担任外事办副主任;2022年1月,升任中央外事办常务副主任,同年6月2日转任中联部部长。2022年10月,在中共二十大上成为二十届中央委员。到此时,刘建超在外事外交系统已形成自己的势力。

2018年,曾有知情者在香港《前哨》杂志撰文披露,中共外交人事关系复杂,帮派林立。大派系有北外(北京外国语大学)派、北二外(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派、北语(北京语言大学)派、上外(上海外国语大学)派、外交学院派、国关(国际关系学院)派、北大(北京大学)派、复旦复旦大学)派等。

王毅就是北二外派的帮主;秦刚则被认为是国关派的大佬;刘建超是北外派的帮主。那些非科班出身的,如果不是原来有靠山,就需要靠抱外交系统里有实力的红二代、红三代的大腿升官。

外交系统各派系之间勾心斗角。杨洁篪和王毅搭档期间,就传出两人不和的消息。杨洁篪和王毅两人先后把控中共外交事务,杨洁篪2007年至2012年任外长,2013年至2023年3月任中央外事办主任。王毅当外长十年后,前年当上政治局委员兼外事办主任,去年秦刚被免后,又回炉兼任外长。

可以印证外交系统人事内斗的官方信息是,2020年1月,中纪委巡视组曾点名外交部存在“选人用人视野不宽”问题。去年11月,《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发表中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外办纪检监察组组长张际文的文章,批评中共外事系统“任人唯亲、排斥异己、封官许愿、说情干预、跑官要官、突击提拔或者调整干部等”问题。

这说明习近平对于外交部的拉帮结派是很清楚的。因为据传秦刚就是被外交部的对手向中纪委爆黑料拉下台的,习自己提拔了秦刚,又不得不拿下,内心其实非常不爽。

有一点可疑的是,秦刚去年6月被免,在秦刚上任前就是外长大热门的刘建超并没有马上被选中,而是由王毅暂代。这说明习近平对于刘建超不太放心。现在找刘建超当外长,可能是迫不得已,主要在外交部内部玩势力平衡,避免王毅这一派太强势。

事实上,有秦刚快速上位又突然落马的前例,党内各派也在等着看戏,看看谁又是下一个秦刚,这也是习近平担心的。有意思的是,早在2015年1月,外交部长助理兼礼宾司司长张昆生落马,由外交部新闻司原司长秦刚调任礼宾司司长,空缺的新闻司司长由刘建超兼任,结果秦刚8年后也落马了。如果刘建超在王毅短暂过渡后接任外长,他会不会真的步张昆生、秦刚这些老同事的后尘呢?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27/2009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