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蔡嘉凌:纽约“日落公园”第八大道有股中共气味的暗流

作者:
美国“联邦调查局”搜查了纽约市长亚当斯的重要幕僚郑祺蓉的住所,处理此案的是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该办公室主要处理涉及中共在美国活动的案件,如“中国透过纽约侨领在美国设立秘密警察站”就是其中一个案子,巧到不能再巧的是,被逮捕起诉者之一的“美国长乐公会”会长、“美国福建同乡会”会长卢建旺,在2019年带着(纽约市)布鲁克林区政府代表团到中国福建参访,而参访代表团中两位重要代表人之一就是郑祺蓉。

走在纽约“日落公园”的第八大道,可以感觉到有一股带着中共气味的暗流。(维基百科)

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多次在台湾政论节目中谈到年轻时曾与习近平当过8个月酒友的故事,一次他跟习近平聊天讲到,人口多是中国经济很大的负担,结果习近平不认同地说,是中国人太少了,中国需要40亿人,才够管理这个世界。这听起来很荒唐,但是,中国2018年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情报法》之第七条“任何组织和公民都应当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保守所知悉的国家情报工作秘密”,以及2018年把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国侨办)并入中央统战部,不就是与当年习近平要利用中国人管理世界的想法十分吻合吗?

虽然,很多人可能还是会认为习近平要管理这个世界的雄心壮志是痴人说梦,但从现在许多国家都有中共代理人和在地协力者的情况看来,还真不能否认他的确在落实当年的想法,而且,从我个人在纽约的所见所发现,自由世界(尤其台湾)真的必须戒慎恐惧。

上个月底,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FBI)搜查了纽约市长亚当斯(Eric Adams)的重要幕僚郑祺蓉(Winnie Greco)的住所,处理此案的是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该办公室主要处理涉及中共在美国活动的案件,如“中国透过纽约侨领在美国设立秘密警察站”就是其中一个案子,巧到不能再巧的是,被逮捕起诉者之一的“美国长乐公会”会长、“美国福建同乡会”会长卢建旺,在2019年带着(纽约市)布鲁克林区政府代表团到中国福建参访,而参访代表团中两位重要代表人之一就是郑祺蓉。

1995年,郑祺蓉从福建福州移民到美国,与当时的丈夫做卖门窗生意。1998年起,她开始邀请组团纽约州的参众议员访问中国,并成为众议员奥迪兹(Felix Ortiz)的亚裔顾问和助理。老实说,新移民光是适应当地文化和生活就很不容易,郑祺蓉竟能在3年左右的时间就与政治圈有了连结,就算是天赋异禀,也必须有心吧。

果然,2002年郑祺蓉就成为布鲁克林区区长的“美中事务部主任”。2014年区长换人,郑祺蓉就开始追随新区长亚当斯(现在的纽约市长),直到2021年。这19年,郑祺蓉可都是没拿薪水的志工(实在非常有热情,对吧?),却推动了布鲁克林区和中国几个城市结为姊妹市,区长亚当斯则拜访了中国6次,认同称赞“一带一路”的交流理念。当亚当斯步步高升,在2022年成为纽约市长,她立刻成为市长的特别助理,2023年更上一层楼,成为市长高级政策顾问。今年农历过年,纽约市长出席几场庆祝活动都围上中国共产党有力象征的红围巾,成为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自豪的宣传。想想,如果美国各州各市都来一个郑祺蓉,但丢掉“贪腐与滥权”,习近平真的会得意地笑。

当然,如果郑祺蓉没有华人圈人脉和政治献金筹募能力等政客需要的资源,纯粹只是一位对政治有热情的个人,恐怕也难以从一个新移民走到能够接近纽约市府权力核心。在美国,来自福建省的中国人是最多的,而纽约市最大的福州人聚居地就在布鲁克林的“日落公园”(Sunset Park)。这一带原本是爱尔兰裔、义大利裔、波兰裔、挪威裔的社区,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变迁,约1980年代,这些欧洲裔开始搬离这里,中国人就搬了进来,而当越来越多中国人搬进来,这些欧洲裔就离开得越快(也是很多中国人喜欢以高价买下他们的房子去做包租公/婆),于是在1995年左右,这一带就彻彻底底变成了中国城。

如果美国各州各市都来一个郑祺蓉,习近平真的会得意地笑。(右二/图片取自网路)

是的,很快,不到20年,我的爱尔兰裔夫家两代人见证了家园如何成为最熟悉的陌生地方。虽然,这不是如西藏、新疆香港被刻意的洗人口,但因为大多数低社经背景的中国移民有语言的障碍(其实就算想学英文也因为了三餐温饱而有心无力),也没有融入美国社会的动机,或者即使想也没有能力,自然要集聚而居,而当中式的食衣住行育乐医疗样样俱全,不必走出中国城就能生活,他们与美国社会就会有距离,于是,他们就更仰赖中国城的一切,也就需要像卢建旺、郑祺蓉这种可以帮助他们或为社区争取权益的侨领,也自然给了中共长臂管辖和统战的机会,并且,因为人口不断在增加,结果,再过20多年后的2023年11月,布鲁克林正式有了第一位中国裔纽约市议员。

这位新科市议员也像郑祺蓉,是移民、也从担任一位政客的幕僚开始做起,也和中共“统一战线”有关的侨社有紧密关系,日前就爆出她的团队违规使用市议会电子邮件帐户发送邮件给支持者和选民,邀请赞助“美国亚裔社团联合总会”举办的元宵节游行活动。“美国亚裔社团联合总会”会长就是去年3月蔡英文总统过境纽约时带头抗议、在台湾媒体镜头前说“民进党的当政要觉悟、回头是岸”、“和平统一、走在一起才是一个出路”、“全大陆市民都是拥护习近平”的陈善庄。有“布鲁克林之王”之称的他,在动员抗议台湾正副总统过境美国与为中国宣传(支持习近平、香港回归纪念等等)的各种活动场合,都有他带头高呼的身影。

是的,在这个脏乱吵杂的小城里,有一股带着中共气味的暗流,然而,一般美国人不只看不出来,甚至还可能高兴中国人终于懂得做个民主社会的公民来参政和透过社会运动争取权益或表达意见,但看懂的人可是好焦虑担忧。

一回,我的先生路过社区小足球场,听见两位约国中年纪的中国裔男孩在争吵,两人的英文说得极好,但一位坚持要说中文,另一位想说英文的告诉他,在家与父母家人说中文没问题,但平时应该说英文,坚持要说中文的男孩不高兴地说,我们是中国人,要说中文,想说英文的男孩则说,不,我是美国人,我要说英文。其实,我常在“日落公园”听到“我们中国人…”和“他们老外…”的说法,即使他们许多人都有美国籍,却永远像是异乡人,对美国几乎没有归属感与认同。不过,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政府最喜欢看到的情况,才会有更多可以管理这个世界的人口,不是吗?每次走在“日落公园”的第八大道,我常忍不住会想,究竟是美国庇护了一群来自共产中国的人,还是共产中国拿走了一块美国的土地?美国的自由民主影响了他们多少?他们真的自由了吗?

※作者为文字工作者,现居纽约。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319/203193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