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县城贵妇”走红 靠关系捞钱 地方财政紧张未来不明

“县城贵妇”一词最近在中国网络走红,抖音、小红书里,不时可见挎名牌包、住大别墅的“贵妇”,显示的地理位置却是小县城。“县城贵妇”的诞生,与县域经济模式,特别是地方政府主导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有关。有关系、有门路的人可以承接政府项目,包括拆迁、施工、建材、绿化等,“贵妇”很多就出自县城的政商家族。未来,依托房地产和基础建设、承接政府项目的机会变少,财政紧张的地方,体制内人员的收入也会缩水。即便是民营经济发达的县,传统的外向型低端加工制造业也面临转型,“县城贵妇”未来还能否岁月静好,是个未知数。

城市中产女性热爱的瑜伽品牌lululemon将门店开向低线城市。图为一名男子走过北京的Lululemon商店。(欧新社)

“县城贵妇”一词最近在中国网络走红,抖音、小红书里,不时可见挎名牌包、住大别墅的“贵妇”,显示的地理位置却是小县城。今年过年期间,很多回家过年的城市白领也发现,自己的消费水准远不如县城同龄人。过年假期后,网上相继出现与此相关的返乡观察。

新加坡媒体“联合早报”报导,在爆款文章“北漂10年,输给了‘县城中产’”里,“北漂”沈琳讲述她过年返回山西小县城的见闻。她发现,老家的闺密隔三差五就购买金首饰,腕上戴的镯子标价接近9万元人民币(约1.2万美元)。更让她羡慕的是,闺密生完孩子后,仍然聚餐、逛街、打麻将,家务活有保母干。保母的月薪比闺密自己还高,不用说,这笔钱是家里资助的。

另一篇爆款文章“月薪2万,不敢看‘小镇贵妇’的朋友圈”里,作者写道,她的“小镇贵妇”同学,日常开着德系车准点上下班,悠闲地约其他“贵妇”们一起做头发、做SPA,时不时还出国旅游。同学最大的底气,是自己名下有两套房产,全款无贷。

在各种描述中,“县城贵妇”是这样一批人:她们生活富足、工作事少,早早地结婚生子,得到父母或夫家的经济支持。“贵妇”们练瑜伽、喝咖啡、做美容,吃穿用度样样不输大城市。不少城市白领说,自己背负着房贷,每天面对加班、裁员的压力,这次返乡聚会一对比,心理落差很大。

“县城贵妇”概念的走红,与商业消费品牌的下沉战略同频。有钱有闲的“县城贵妇”,希望消费方式城市化、国际化,并且在网络上展示;对于一、二线市场趋于饱和的知名品牌来说,县城则是一片蓝海。

城市中产女性热爱的瑜伽品牌lululemon,自2022年起将品牌门店开向低线城市,今年1月12日又成立了抖音官方旗舰店,将目光盯向了家境殷实的县城全职妈妈、小镇贵妇。护肤品牌欧舒丹(L'Occitane)也瞄准三线城市及以下市场,计划开店的地点包括浙江诸暨等县级市。

餐饮方面,在星巴克近期发布的“2025中国战略愿景”中,提出“看重的不仅仅是全国300多个地级市场,也包括了近3000个县域市场”。海底捞也在3月4日宣布引入加盟特许经营模式,对于加盟商的筛选条件包括身家、地方资源、管理经验等,有网友调侃,这是瞄准了县城富豪。

“县城贵妇”的诞生,与县域经济模式,特别是地方政府主导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有关。县是典型的关系社会,有关系、有门路的人可以承接政府项目,包括拆迁、施工、建材、绿化等,“贵妇”很多就出自县城的政商家族。东南沿海的民营经济强县,也有一些“贵妇”、“大小姐”是厂二代出身。

另外,经济发展较快的县里,公务员、教师、医生、银行职员等群体的消费能力近年迅速提升,也出现了“县城小贵妇”、“县城中产”,虽然比不上富豪,但可支配的收入和时间,都强过不少城市中产。

然而,房地产低迷下,土地财政、债务扩张已不可持续,地方经济进入化债阶段。路透1月报导,中国政府加码限制债务高风险地区的基建项目,应对地方债风险。3月初的全国两会期间,贵州省长李炳军提出,“过紧日子”将成为常态。

可以预见,未来,依托房地产和基础建设、承接政府项目的机会变少,财政紧张的地方,体制内人员的收入也会缩水。即便是民营经济发达的县,传统的外向型低端加工制造业也面临转型。内地县域经济的发展前景并不明朗,“县城贵妇”未来还能否岁月静好,是个未知数。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320/203222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