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这次会见透露出何种信号?

中国特使与以色列外交部官员于三月中旬在耶路撒冷举行了会晤,这是自从加沙战事爆发五个多月来的头一次。尽管级别不高,但还是引发了人们谨慎的猜测:中以关系是否要重回正轨?

去年十月以哈战争开始时,中国政府未能谴责数以千计的哈马斯武装分子从加沙地带突然潜入以色列南部,折磨、强奸和屠杀了1,200多人,这使中国和以色列失去了共识。武装分子还劫持了240多名以色列人质。再过一个星期就六个月了,仍有134名人质被哈马斯扣留在加沙。

为了回应哈马斯去年10月7日发动的残酷袭击,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发起了广泛的军事攻势,据哈马斯卫生和民政官员称,这场攻势已经造成3万多巴勒斯坦人死亡,使当地85%的人口流离失所。

去年10月7日的恐怖袭击发生后,世界各国领导人都对以色列的遭遇表示同情,并谴责哈马斯的恐怖行为。然而“北京方面却在众目睽睽之下保持沉默”,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迈克尔·辛格就以色列与中国的关系进行分析时这样写道。

中共外交部最终发表了一份声明,“深表关切”,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克制,并立即结束敌对行动”。这份声明在很多以色列人看来态度暧昧、言不由衷,甚至具有敌意。

十月中旬,中共外交部长王毅指责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动“超出了自卫的范畴”,并敦促以色列停止对加沙实施“集体惩罚”。

可是对哈马斯行为的谴责仍然没有出现,与此同时,中国媒体将以色列描绘成正在进行的哈以战争中的攻击者。中国政府官员历来在中东和其他地区的冲突中奉行中立政策。然而中国政府在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问题上并不中立的立场使其与以色列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

以色列官员对两国关系状况始终守口如瓶。不过以色列军方就显得不那么客气了。

“中国支持哈马斯的立场让我们别无选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以色列军方消息人士向美国之音透露。“我们目前禁止中国媒体访问敏感地点和获得信息。”

紧张局势并不仅局限于双方媒体之间关系。

“情况很复杂,”以色列阿巴·埃班研究所亚洲政策项目负责人格达利亚·阿夫特曼(Gedaliah Afterman)博士告诉美国之音。

回顾过去的十五年,中以关系变得日益紧密。阿夫特曼说:“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是以色列‘向东看’政策的设计者-他推动了旨在促进双边合作和联系的政策和法律。”

该计划旨在加强以色列在科技、绿色能源、农业和水资源保护方面的对外合作,推动以色列跻身世界经济15强之列。

2018年曾是中国对以色列投资创纪录的一年,两国合作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在2019年,进展开始放缓,尤其是双方在关于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七轮谈判中一直没能达成全面协议。

阿夫特曼说:“2019年到2020年,中美关系的紧张局势升级,中国对以色列高科技的投资随之放缓。美国向以色列施压,要求其减少与中国的合作,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和科技方面。”

以色列听从了美国的敦促,减少了与中国的往来。

2024年4月1日以色列军队进行为期两周行动后撤出一所医院,巴勒斯坦人检查医院受损情况

“尽管如此,”阿夫特曼指出。“2022年是以色列与中国贸易创纪录的一年。”

根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的数据,2022年与2020年相比,两国间的贸易额增长了近50%。

但在2023年10月7日前的谈判中,由于美国的压力,更多交易的谈判放缓了。与此同时,中国作为中东政治参与者的作用不断增强,特别是在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和伊朗

当10月7日的恐怖事件发生时,中国的反应令人震惊。

阿夫特曼说他并不感到意外。

他解释说:“如果你观察中国在俄罗斯乌克兰问题上的行为,再看看以色列与中国关系的萎缩,你就会明白两国关系正在恶化,计算方式也发生了变化。”

根据阿夫特曼和其他了解这一动态的专家的说法,中国认识到利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冲突来打击美国比调整与以色列的关系更有利可图。

中国在当前的以哈冲突中抹黑美国的手段部分表现在声称习近平政府正在努力争取促成停火,而美国则一直在联合国安理会上阻挠“和平努力”。

阿夫特曼指出,“中国将自己描绘成区域经济和贸易合作的典范,同时将美国描述为否决停火议案并向以色列提供武器的‘战争贩子’。从理性、非情绪化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举动。”

那么这一举动对以色列与中国关系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分析人士在看法上存在分歧,也存在一致性。

“中国失去了以色列人民的好感,”大西洋理事会全球中国中心非常驻研究员图维亚·杰林(Tuvia Gering)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正在把以色列当作跟美国较量的棋子。”

不过,展望未来,杰林预测说:“当以色列在战后需要振兴经济时,它将需要中国的贸易和投资,以色列的技术优势将重新激发中国对以色列的投资。”

以色列亚洲商会理事会成员伊兰·马奥尔(Ilan Maor)指出,去年10月,中以两国的贸易和投资都被暂停了。

“我不认为这只是对中国而言,因为当时德国和美国在以色列的投资也被搁置了。可是今天我们又回到了谈判桌上。在商业方面,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马奥尔说,尽管发生了战争,但数据显示2023年第四季度以色列和中国之间总的商业交往没有太大变化。

马奥尔说:“北京传达的信息是做生意没有障碍。”

阿夫特曼预测以色列和中国将不得不在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相遇,因为这两个国家越来越多地被看作是在中东地区展开商业活动的集散地。

阿夫特曼解释说:“短期内,双方关系不佳,以色列方面的失望是真实的。”

“但随着海湾地区新格局的形成,中国因其先进的技术水平、购买石油、建设基础设施和促进绿色能源转型的能力而成为比美国更理想的合作伙伴,而以色列将不得不应对在海湾地区商业接触增加所带来的问题。所有这些都会使中国处于捷足先登的位置,”阿夫特曼总结道。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402/203821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