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教育育儿 > 正文

“大人这么蠢,凭什么管我?”

“我爸会假装上班,开车出门。” 天勇说。 “实际上,他在外面有女人。 我知道他没怎么在工作,家里的钱都是妈妈出的。 他偶尔拿钱出来,也是奶奶给他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有点讶异。 “妈妈讲的啊,妈妈还带我去跟监过,就看到他身旁有另一个阿姨。” 天勇说这些话的语气,好像在讲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妈妈跟我讲之前,我就有猜到了。” “他们很常吵架啊。 妈妈也没多好,她自己也有男人。 他们叫我们去睡觉,关起门来吵架,以为我跟妹妹都不知道。 爸爸就在房里问她是不是有男人,连奶奶私下也有问我,说妈妈有时晚上会出门,是不是真的去打工。”

“我觉得很无聊。 都这样了,干么不离婚? 我那爸爸还想教训我,禁止我晚上出去玩,啊他自己咧? 明明没赚钱,还想摆出自己很行的样子,想对我说教。” 天勇面露不屑地说。

“反正他们都不在家的话,我就跑出去,算准他们到家前回家就好。 如果被抓到了,就说去同学家,我已经跟我那同学讲好了。” “总之,我要去念台中的高中,住姑姑家。 我姑姑不会管我,我想在外玩多晚就多晚,交女友都不会被打扰。 他们只要给我生活费就好。”

我默默听着天勇说着他的计划。 我心里想着,天勇的人生已经不需要,也不想要有父母参与了。

●当青少年知道大人的秘密,行为开始失控

青少年瞧不起大人,最大杀伤力的原因之一就是:青少年知道大人无法说出口的秘密。

青少年一开始的世界观是建立在周遭大人之上,特别是父母。 大人呈现出什么,他们就相信这个世界是什么。

大人如果有着无法说出口的秘密,例如外遇、说谎、假装有去工作、假装有钱、甚至诈欺⋯⋯大人有大人的苦衷,大人以为自己藏得很好,但青少年其实都知道。 他们只是不说,只是假装不知道。

因为他们明白:大人就是脆弱,才要在青少年面前装模作样。 一旦青少年识破了大人的伎俩,大人的权威、大人的全能感,在青少年心中就此崩塌,也将转而觉得大人是拙劣的、是可悲的。

这些青少年厌恶虚假、厌恶说谎、厌恶欺瞒的感情、厌恶说话不算话、厌恶不负责任⋯⋯但吊诡的是,他们却往往比其他人更常做这些事。

“大人这么蠢,凭什么管我?”

“面对虚假的世界,何必认真?”

“每个人都很自私自利,我只是跟他们一样。”

“说谎如果不会被发现、不会被拆穿,才是厉害。”

因为他们相信这个世界就是假。 因为他们看不到“负责”到底有什么必要、有什么好处。 一家人就这样过着虚假的生活,维持虚假的自尊。

“你没有诚实对我,我也不会诚实对你”,青少年对父母已经失去信任。

●青少年形成“自己比大人更好”的错觉

父母忙着自己的烦恼,青少年就在外面偷偷结识网友、抽烟喝酒飙车性行为⋯⋯直到被抓到。 大人要管教青少年,却遭遇他极大的反抗,且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走偏。

青少年对大人的反叛、行为开始失控,其实是从发现秘密,意识到“大人没有比较强”这点开始。

“大人这么蠢,凭什么管我?” 这也让他形成自己比大人更好的错觉。 觉得自己更聪明、更理性,应当享有更大的自由与独立。

●事已至此,该怎么让青少年重新学会尊敬与负责?

首先,青少年要承担的是他自己行为的责任,但在处理他的行为之前,你要恢复一些在青少年心中对你的尊重感与权威感,你的管教才能在他们心中确实发生影响力(而不是阳奉阴违)。

这不是透过金钱或打骂就可以赢回的(越这样做,青少年越是看出你的虚假),而是透过你的言行:

一、赢回尊重,他需要看见大人努力的身影

青少年会佩服能力强的大人,一旦得到他的认同,你对他讲的话,才能产生影响力。

就算你没有强大的能力,只要他能看到你为了他努力不懈,一段时间之后,一样能慢慢得到他的认同。 这里指的是在孩子了解“这些对他好的情况,其实得来不易”的前提下,而你却愿意为了他们持续在努力。

例如:他知道家里离学校很远,你却愿意每天一大早载他们上学; 例如他知道父母的经济状况不太好,但你愿意为了让他们过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工作; 例如他知道父母是个木讷的人,但为了与他们亲近,你每天拨时间关心他在学校过得开不开心。

如果是习以为常的状况,他们要能感受到其中的落差和你的努力,花的时间要更长。 而且是为了他而做的努力,不是出于我们的自以为是。 如果认为:“已经在赚钱养家,还得不到孩子的认同,就是他们在摆谱、拿翘!” 或是“我花那么多的时间、金钱,送孩子去学英文、学才艺,为什么孩子还不感恩?” 那就是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二、让青少年学会负责,需要大人的身教

虽然青少年对大人已经不信任,但大人的行为,他们还是持续看在眼里。

为了孩子而努力,是一种身教; 大人对于想要隐瞒的行为,开始认真面对,更是一种身教。 青少年发现大人开始改变,那些改变将同样会扭转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他们会开始认知到真诚、努力的价值; 会开始感受到对家人负责、对自己负责,在赢回别人信任上的重要性(诚如赢回孩子对大人的信任那般); 会开始相信家里已经走在改善的道路上,所以会愿意认可过去大人的隐瞒或许有苦衷。

如果上述的努力,还没办法赢回青少年的尊敬与负责,那么,就要开始思考以下开诚布公的做法:

一、放下面子,问问青少年,知道父母哪些事情

如果跟外遇有关,请审慎评估能否做好夫妻关系与亲子关系之间的界线后,再私下一对一跟青少年谈。 不要从青少年口中去问出另一半在外面的状况。 这个晤谈的重点是处理你跟青少年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借此把夫妻关系拉进来。

要记住:夫妻关系是大人自己的事情,孩子没有义务要承担大人之间的责任。

当你用真诚、对等的态度邀请青少年说出他所知道的事情,且不做责罚、辩解,你们就有机会开始恢复信任关系。 青少年所认知的或许不完全正确,但急着辩解绝对是大忌,请尊重青少年的谈话步调和感受后再来解释。

二、当我们尊重青少年是独立、懂事的个体,他才能理解大人有哪些难处

孩子就是觉得他的独立思考已经赢过“幼稚的大人”,他才会开始瞧不起大人。 所以开诚布公的对谈,不会是上对下的语气,而是尊重青少年是能思考的个体。

大人更要问自己,在现有的困境尚未解除下(例如外遇问题、失业问题),还愿意跟青少年承诺多少他在意孩子且想关心孩子的地方。

这不是要父母为了弥补罪恶感,而做很多退让、讨好青少年的行为。 而是青少年在父母欺瞒的过程中受伤了,感觉不被父母重视、不被父母所爱了(即使这是青少年的穷担心)。 此刻所做的承诺与后续的关心行动,是在修复当时的受伤感受。

“因为过往的隐瞒,让你感到生气、难过,往后我想更重视你的感受,而不擅自决定一些事情。” 或往后我想多听听你的想法、更在意你的心情。

赢回青少年尊敬与负责的过程,其实就是大人找回对自己尊敬与负责的旅程。 为此,大人将要被迫面对自己原本想逃避的困境(才会在先前变成说不出口的秘密)。 这过程绝对不轻松,但你能让未来变得是可以期待的。

家里有可以期待的未来,孩子才有为现在生活负责的动力。

文/林维信.摘自/宝瓶文化《现在的青少年很难教吧? 》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ETtoda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19/2056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