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娄烨:“电影会帮我们记住,我们和我们的时代。”

CinecittàNews法国戛纳专访娄烨,谈及新作《一部未完成的电影》:“这是一个不得已而做的事情,我们生活中已经有这些东西很长时间了,我觉得电影没有找到非常好的语言去呈现它,我们这次试着去面对这些事情。这些事情是有些反电影的,不符合规则的,但是它是生活当中存在的。我希望把当时的那个状况保留在影片里面,包括那些很傻的事情,很愚蠢的事情,很高兴的事情还有非常悲伤的事情。”

娄烨导演新作《一部未完成的电影》在戛纳电影节完成了世界首映。映后掌声环节,现场中国影迷用中文大喊“娄烨你是中国最伟大的导演!”“娄烨牛逼!”。

《南华晨报》评娄烨戛纳新作《一部未完成的电影》:“有力地谴责了国家对个人生活做出的过度干预,也给民众表现出来的坚韧性送上了一曲赞歌。

CinecittàNews法国戛纳专访娄烨,谈及新作《一部未完成的电影》:“这是一个不得已而做的事情,我们生活中已经有这些东西很长时间了,我觉得电影没有找到非常好的语言去呈现它,我们这次试着去面对这些事情。这些事情是有些反电影的,不符合规则的,但是它是生活当中存在的。我希望把当时的那个状况保留在影片里面,包括那些很傻的事情,很愚蠢的事情,很高兴的事情还有非常悲伤的事情。”

“它们是正确的历史,我们集体经历的历史。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提起了,以至于我不是在手机里、而是在大银幕上看到的时候,产生了一种巨大的不真实感,问自己:这是我能看的吗?又觉得自己跪久了,想不起来站着的滋味。”

除了娄烨导演,还有许多导演用影像记录这段历史。

就像《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海报上的那句话:“电影会帮我们记住,我们和我们的时代。”

 

方舟 | 魏丹 | 2020 | 101min

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展,荷兰


千高原:明亮的火山 | 丛峰 | 2022 | 15min

 

喊楼——社会的复调

 

从2020年新冠开始至今,“喊楼”这个现象无数次进入我的视野。在我看来它并不是一些人在喊叫,而是楼房、房间本身在喊,它具象化了我们所处的新纪元中大地本身的悸动。  

 二次校准 | 胡峤 | 2022 | 5min

 

拍摄于2022年4月,上海街头。

系统似乎正在与人类探讨关于一些事物的看法。影片来自三天自由出行的允许,拍摄于2022年4月底的上海街头。  

我们一起游荡在高墙的缝隙中,然后被冲进下水道 | 杨楚麒 | 2022 | 30min

 2022 HiShorts!厦门短片周,中国

 

封控之中,石头亦有生命

 

由于疫情,外出下乡的考察活动变成了校内考察,以为就要无聊地水过这次考察的我们,留意到了学校里那些生长在建筑上的奇形怪状的“钟乳石”。于是,在我们的探索下,一套隐蔽的、藏于学校建筑整洁的外观之下的生态系统,慢慢地被揭开,而我们也当然没有止步于仅仅是发现它们…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Matter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1/2057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