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TikTok出手限制中俄官媒干扰大选,专家质疑其真诚度和有效性

流行短视频社媒平台TikTok星期四(5月23日)出台新的举措,限制中俄官媒利用其TikTok账号进行虚假信息传播和影响力操纵行为。科技专家和国安人士认为,这些举措只是“隔靴搔痒”。只要TikTok仍由中国公司字节跳动所控制,无法从根本上挫败中共试图干扰美国大选和颠覆美国社会秩序的努力。

美国国旗和TikTok徽标。

华盛顿—

流行短视频社媒平台TikTok星期四(5月23日)出台新的举措,限制中俄官媒利用其TikTok账号进行虚假信息传播和影响力操纵行为。科技专家和国安人士认为,这些举措只是“隔靴搔痒”。只要TikTok仍由中国公司字节跳动所控制,无法从根本上挫败中共试图干扰美国大选和颠覆美国社会秩序的努力。

不久前被美国政府立法要求在一年内必须与其中国母公司剥离的TikTok星期四发布报告说,今年前四个月,该公司已移除了属于15个隐秘影响行动(covert influence operations)的三千多个账户,其中大部分涉及试图影响印度尼西亚、委内瑞拉等国家政治的言论,包括围绕选举的言论。

报告提到今年2月,TikTok移除了16个来自中国、宣传中国政策和文化的账户。TikTok表示:“我们评估了这个在中国运营、针对美国受众的网络。该网络背后的个人创建了不真实的账户,人为地放大对中国的正面叙述,包括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PRC)的政策决定和战略目标,以及对中国文化的普遍推广。该网络利用冒充美国知名创作者和名人的帐户来试图建立受众群体。”

另外,TikTok声明,如果国有媒体账号“试图就当前的全球事件与事务接触本国以外的社区,”其内容将不会出现在TikTok的“为您推荐”的内容中,而且不得在其主要所属国家或地区之外投放广告。

TikTok早在2022年已开始对中国的《人民日报》、俄罗斯的“今日俄罗斯”等官媒账号贴上标签。

“最新举措强化了我们对建设一个既安全又免受外部操控和影响的平台所作的承诺。” TikTok在声明中写道。

“隔靴搔痒”,TikTok新措施的真诚度和有效性遭质疑

但是分析人士对TikTok此举的真诚度和有效性表示怀疑。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资深研究员约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对美国之音表示,“只要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实际上由中国政府控制,本周推出的新措施就不会成功。我认为Tiktok的母公司需要摆脱中共的控制。”

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位于北京,与中共有着深厚的联系。中国2017年出台的《国家情报法》要求所有组织和公民“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截⾄2024年1⽉,TikTok估计拥有1.489亿美国⽤户。TikTok首席执⾏官周受资于2023年3⽉向国会作证称,字节跳动在中国保留了⾄少七年的美国TikTok⽤户的数据。

今年4月,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签署了一项法案,要求字节跳动在明年1月19日前出售TikTok,否则会被禁止使用,并开始了270天的倒计时。

但是TikTok在今年11月之前仍有机会和时间窗口来影响今年的美国大选。字节跳动与TikTok在5月7日以违法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为由共同起诉美国政府,以阻止实施强迫出售TikTok的新法律。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前政策顾问、“固定齿轮战略”(Fixed Gear Strategie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内森·利默(Nathan Leamer)也认为,“TikTok的新措施无济于事,只会促进中共的利益。”

美籍华裔女作家、《毛泽东时代的美国:幸存者的警告》(Mao's America: A Survivor's Warning)一书作者西·范·弗里特(Xi Van Fleet)对美国之音表示,TikTok仍可能被中共当作干扰今年大选的有力工具,本周的新措施是“隔靴搔痒”。

“(TikTok)可能是摆一些姿态说来说明他们在合作,说是美国人的忧虑他们都考虑进去了。装模作样,谁信共产党,谁就活该,到时候没有好下场。”她说。

纽约时报》在5月23日的一篇报道中指出,TikTok此举似乎是有意在美国和欧洲的大选年对外显示自己并没有充当中共官方大外宣的工具。

不过,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lbright Stone Group)负责中国与技术政策的副合伙人保罗·特廖洛(Paul Triolo)对美国之音表示, TikTok的监管努力表明该公司认真对待潜在的选举干扰威胁,“但是很难评估这将有多有效。”

不仅是TikTok,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科兰兹克担心,美国的大多数社交媒体网络抵御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攻势的能力有限。“大多数美国社交媒体平台降低了对虚假信息的控制,使它们更容易受到各种国家虚假信息的影响。”他说。

倡导组织“自由新闻”最近的报告显示,去年,Meta、YouTube和前身为Twitter的平台X缩减或重组了负责检查危险和不准确材料的团队。

TikTok干扰2024美国大选的风险巨大

包括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在内的更多人认为,TikTok对美国大选的风险巨大。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3月12日在国会作证时说,“不能排除”中国将利用短视频平台TikTok影响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

美国众议院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前主席麦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也警告称,TikTok有“巨大的机会“干扰2024年美国大选。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2024年度威胁评估报告》指出,中国可能会试图在某种程度上影响2024年的美国大选,“因为中国希望排挤对北京的批评,并扩大美国的社会分歧”。

报告说:“中国行为者开展秘密影响行动和传播虚假信息的能力有所增强。即使北京对这些活动设置限制,不受其直接监督的个人也可能会尝试进行他们认为符合北京目标的选举影响活动。”

报告写道,“中国宣传部门运营的TikTok账户在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周期中针对两个政党的候选人进行干预”,而且“中国在其影响力活动中表现出更高程度的复杂性,包括尝试生成式人工智能(generative AI)。”

字节跳动公司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在美国加州。(2020年3月4日)

Tiktok全面操弄美国社会?

除了干扰大选,TikTok被不少国安人士视为中共的“数位芬太尼(Digital Fentanyl)”以及全球信息战、认知战和心理战的最有效武器之一。集合搜集情报、宣传舆论和占据制脑权等多种功能。

很多人认为,美国多个大学校园爆发的支持巴勒斯坦的学生抗议活动就与TikTok传播的信息有关。美国东北大学的研究团队搜集了TikTok上关于以哈战争的28万条帖子显示,亲巴勒斯坦的帖子逾17万,亲以色列的帖子只有不到9千条。

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去年11月致函美国财政部长呼吁将TikTok下架,他在信中说,TikTok具备“彻底扭曲”美国年轻人世界观的能力,美国青年对以哈战争的看法正在验证这一点。

美籍华裔女作家弗里特说,“他们(中共)一直用TikTok影响美国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美国)学生闹学潮,都能看到中共的影子。”

目前,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依赖TikTok作为新闻来源。深谙中共历史的弗里特担心,TikTok的一些青少年用户正在被洗脑成类似文革红卫兵的存在。她说:“红卫兵为什么能够给他们挑动起来,一个是洗脑,一个就是无知。现在(一些用TikTok)的美国青年就跟当初红卫兵没什么区别,前提就是已经被洗脑洗得干干净净,以前是大学,现在从幼儿园开始洗脑。”

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的科技政策中心主任卡拉·弗雷德里克(Kara Frederick)在2023年的研究报告中指出,TikTok根据北京的政治议程压制或提升该平台上的内容。2019年的泄密文件显示,TikTok指示其审核人员审查涉及天安门广场、西藏独立或法轮功团体的相关视频。

为了不脱离中国母公司,TikTok此前动员其用户对国会议员发起电话轰炸,甚至有人以自杀或暴力手段相逼。一位听起来非常年轻的女性用户在给议员的语音留言中威胁说,“如果你禁止 TikTok,我会找到你并开枪打死你……把你切成碎片。”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前政策顾问利默说,“美国的对手国家在其他社媒平台上,还尚未有效地达到TikTok对美国的危害程度。”

利默建议,为了从根本上保护选举公正和美国的国家安全,TikTok应该立即寻找新买家。“除非字节跳动剥离TikTok,否则就没有真正的安全性来保护该平台的公正。”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5/2058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