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以前中国人跳黄浦江怕连累家人 如今跳河…

作者:
不仅仅是太原,5月17日,@Mr.486在X平台发文称,中国这一个月有900多人跳河自杀身亡。网上曝出有人跳河的城市就包括重庆、江西抚州、广西南宁、广州、上海、江苏镇江等多地。各地政府是如何对待此类事件的呢?太原晋源区应急管理局和小店区政府工作人员都表示这种行为是个人原因,而太原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说,“会和领导反映”。

2024年5月,山西太原频繁发生跳河事件,当局在桥上安装防护栏。(视频截图合成)

近期中国多地跳楼、跳河事件频发,5月24日有网友发视频称,“太原20座大桥,5月已经走过24天,只有8天没有发生跳桥事件”。也就是说,这24天里,至少发生了16起跳河事件。对于为什么如此多的人要跳河,很多网友也分析了背后的原因,认为经济环境和经商环境恶劣,百姓就业困难,收入低,劳动者过得艰难是最主要原因。

网友说:“太原工资低不说,工作还不好找,房价高的离谱。”还有说,“太原的经商环境,逼得我都想跳……是周围一堆狼就盯的(着)你”。

不仅仅是太原,5月17日,@Mr.486在X平台发文称,中国这一个月有900多人跳河自杀身亡。网上曝出有人跳河的城市就包括重庆、江西抚州、广西南宁、广州、上海、江苏镇江等多地。

各地政府是如何对待此类事件的呢?太原晋源区应急管理局和小店区政府工作人员都表示这种行为是个人原因,而太原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说,“会和领导反映”。

另外,多地政府加强了对大桥的管制,重庆长江大桥每隔50步就设置一个巡检员,24小时值守;四川宜宾大桥也设置了守桥员看守;太原派出了200名蓝天救援队队员专门在每座桥上值守巡逻,已发生多例跳河事件的迎泽大桥则已经封桥并在桥上加装防护网。

多地发布的跳河视频也在网络中被审查或删除。

在一个视频中,某地桥头赫然贴着一个警示牌,上面写着“珍爱生命禁止跳河;违者罚款1000元”。

从中共的这些应对措施来看,“个人原因”、“严防死守”、“违者罚款”,总结起来就是:跳河是你自己的责任,但是你不要在人来人往的大桥上跳,让我没面子,否则你死了我也要对你罚款。

一位网友在视频中说道:“相关部门回复是个人原因,我们知道是个人行为,看病、就业、裁员、物价上涨、工资下降、收不到的款、还不了的债、打官司也追不回的钱,恶性循环造成收不尽的无情起诉书;婆媳关系、家庭暴力、第三者插足、校园霸凌、青少年抑郁,由大到小,试问哪一样不是压力?试问这些都是个人原因吗?每一项都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看不到希望,才会绝望。”

中共1949年建政后,发动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运动,无一例外的是,在运动中都有相当多的人自杀。如1952年中共对工商界人士进行财产劫掠和谋财害命的“五反”运动中,出现的自杀现象就令人心惊。

仅以上海为例,运动中出现自杀、中风与精神失常的,就不下万人,“自杀方式以跳楼、跃江、触电、吊颈者为最多”,毒烈药品和安眠药片被禁止售卖,想安卧而死的可能性都没有了。法国公园和兆丰花园楼丛中,经常悬挂三、五人的尸体,马路之上,常见有人自高楼跳下,跳黄浦江的更多。自1952年1月25日运动开始到4月1日短短65天时间里,自杀者就达876人,平均每天超过13人。

中共眼看自杀的人日益增多,遂采取紧急措施:公园及僻静之处适合于上吊而死的地方,都派兵巡逻,不准行游之人逗留;黄浦江岸口偏僻之处,均有军队站岗防守,黄昏以后即不准人靠近江边;各马路高楼顶上均站岗防守,为防跳楼,严令三层以上楼窗均须装置木栏与铁丝网;而举凡以自杀逃避“五反”运动者,企业、家庭财物一律充公,丝毫不留;同时更发动群众,对重要目标寸步不离,“虽寝食便溲,亦不放松”。

当时上海市高楼两侧无人敢走,怕不知何时从上面跳下一个人来被压死。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被围困在办公室两天后,跳楼自杀;金城银行沪行经理殷纪常“在严寒初春之时被迫穿着短衫裤在金城大楼七楼跪了五天五夜”,疲劳审讯之下,跳楼自杀。而当时的上海市长陈毅在广播里说:“我不懂为什么许多资产阶级,愿意跳楼自杀而不肯坦白?”在中共眼里,跳楼自杀是抗拒坦白,而中共强加给工商业者的侮辱和胁迫才是他们自杀的真正原因,但中共却将责任推给自杀者。

当时资本家自杀一般都不选择跳黄浦江,因为如果尸体找不到,就会被说成是去了香港,家属仍然会被逼迫补交税款,这些税款有些是从光绪年间上海开埠算起,资本家即使倾家荡产也交不起这样算出的税额,只好选择跳楼,让中共看到尸体才死心。

72年前的中共与今日的中共何其相似,其视百姓为草芥的心态一如既往:

首先,中共对百姓生命的漠视没有变。

72年前中共在“五反”运动中,掠夺商人财物、践踏商人尊严,他们因受辱或交不起中共要求的税额而选择自杀,当时的上海市长陈毅每天晚上端一杯清茶坐在沙发上,悠闲地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

今天的中共自疫情封控以来,导致经济低迷、失业者渐增、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人们都背负着沉重的压力,然而政府官员却轻描淡写的说道,“跳河行为是个人原因”,“会和领导反映”。

人们选择结束生命的痛苦和沉重感,与中共官员嘴里吐出的“空降兵”或“个人原因”的轻飘之感,形成了鲜明对照,写满了中共对百姓生命的漠视。

其次,中共的只“堵”不“疏”没有变。

72年前中共为了防止更多人自杀,曾在公园、江边、楼顶等处设岗防范,并对重点对象采取“盯人防守”措施。

今天的中共眼看跳楼、跳江者日益增多,随即增设了看楼员、守桥员、桥面巡逻员,加装防护网或者直接禁止人员通行,同时还增强了网络审查和删帖力度,防止信息扩散。

中共假、恶、斗的基因注定它在面对任何问题时,都是采用“斗”和“压”的方式解决,从来没有想根治造成问题的原因,无论是对民众的言论压制,还是对民众的行为封堵,都是中共这种“斗争”基因的表现。

所有造成百姓苦难以及自杀的原因大多来自社会压力,而社会压力,无一不是由中共自身造成的,中共能解决这些问题吗?解决了就意味着中共的解体,所以只能一堵了之。

另外,中共的冷血没有变。

72年前上海商人自杀都不敢选择跳黄浦江,怕被说成叛逃去了香港,连累家人。

今天中共在桥头贴出“禁止跳河,违者罚款1000元”的告示牌,告知自杀者,你就是死了,也还欠着1000元罚款。

中共的冷血一如既往,不愿在中共治下做顺民,做韭菜,中共就会让你死了都不得安生。

中共建政75年来,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人数达8000万。中共发动多次运动,土改、镇反、朝鲜战争、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三年疫情封控,直至现在出现了又一轮密集自杀现象。杀人偿命是天理,这一条条人命,一笔笔血债,中共必有偿还的那一天。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