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黄万里为何被毛指脑后长“反骨”

1957年毛泽东发动的反右派运动,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大劫难。据中共官方数字,全国共打了55万右派。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是毛泽东“钦点”的大右派。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1957年毛泽东发动的反右派运动,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大劫难。据中共官方数字,全国共打了55万右派。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是毛泽东“钦点”的大右派。

今天,我就根据赵诚《长河孤旅》等资料,谈一谈毛泽东为什么把黄万里打成大右派。

少有的水利专家

黄万里,1911年出生上海一个名门世家,父亲黄炎培是中国著名教育家。他的小学、中学、大学都是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1927年,他考入唐山交通大学。大学期间,他发表的三篇论文《钢筋混凝土拱桥二次应力设计法》等,由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审定作序,唐山交大出版。

1934年元旦,黄万里赴美留学。鉴于1933年黄河决口十几处,损失巨大。他立志改学水利。先后在康奈尔大学、爱荷华大学、伊利诺依大学就读。他是伊利诺依大学第一个中国人工程博士。他的博士论文《瞬时流率时程线学说》提出了从暴雨推算洪流的半经验半理论方法,比欧洲水利专家纳须(Nash)提出相似方法的时间早19年。

其后,他受聘为美国田纳西流域治理工程专区(TVA)诺利斯坝工务员。他在美国驾车4万5千英里,看遍了各大水利工程。

1937年,26岁的黄万里回国后,婉拒三所大学的聘请,出任四川水利局工程师、测量队长、涪江航道工程处处长等。他曾在极艰难的条件下,步行3千多公里,六次勘测岷江、沱江、涪江、嘉陵江等长江上游支流。

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回到南京任水利部视察工程师。1947年至1949年任甘肃省水利局局长兼总工程师、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

1949年9月到沈阳,任中共东北水利总局顾问。1950年6月回唐山交通大学任教。1953年被调至清华大学任教。

1953至1957年,他完成并出版了学术专著《洪流估算》、《工程水文学》。这两部专著被认为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水文科学的代表作。

被毛泽东打成右派

1957年春,毛泽东决定“引蛇出洞”,假意号召知识分子给党提意见,帮党整风。黄万里就属于最早被引“出洞”的“蛇”。5月底6月初,黄万里在校内报纸《新清华》上发表的小说《花丛小语》,被清华校长蒋南翔上报毛泽东。

6月19日,黄万里的这篇文章,被毛泽东加上“什么话”的按语,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供全党全国批判。接着,《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系列批判文章。黄万里成了全国知名的大右派。

1957年九月号的《中国水利》杂志出了批黄专号,刊出六篇文章,认为黄万里治理黄河的主张,是“鼓吹外行不能领导内行”,企图“取消党对科学技术的领导”。

1958年黄万里被定为右派,工资从二级教授降至四级教授,被剥夺教学、科研、发表文章的权利。

1959年,他被发配到密云水库劳动改造,到1960年,许多人因饥饿而浮肿了,他才获准回清华。

文革被抄家、挨打、剃阴阳头

1966年8月上旬,清华附中的红卫兵抄了黄万里的家。

黄万里的女儿黄且圆回忆:“先来的是清华附中红卫兵。红卫兵让我父亲拿出存折来,而他的存折上却只有二十几元钱。我父亲虽然是个教授,但家里人很多,他根本存不住钱。我们家那时候好几个人都在上大学,打成右派后他又被减过一次薪……这是第一次抄家。”

8月24日,一批清华大学的学生从前门闯了进来。这一天,黄万里挨了红卫兵的打,是被带金属扣的皮带抽的。后背留下一条条被抽打的血痕,以至晚上睡觉,不能躺,只能俯卧。

他的女儿黄无满回忆:“红卫兵把箱柜、书桌里的东西都翻出来,倒在地上,将照片、字画撕毁。当时我家有一把小小的工艺剑,是祖父送给我哥哥黄观鸿的。因为剑比较小,也比较锋利,没敢让他拿着玩,我爸就搁在抽屉里当裁纸刀……他们问我爸爸:有没有藏武器?有没有枪?有没有藏国民党旗?让他坦白。我爸说没有。他们就打他,说查出来怎么办?我爸说查出来你枪毙我。”

一天,黄万里被红卫兵剃阴阳头。他回家,立即叫家人给他剃成光头。事后,他还拿推子帮其他“黑帮分子”都剃成光头。

不久,黄万里全家三代被从清华新林院的教授洋房,赶到地板下积着陈年脏水的北院小屋,每月只能领20元的生活费。他还被勒令每天打扫水利系馆内外。

被发配江西劳改两年

1969年,黄万里被发配到江西鲤鱼洲的清华“五七干校”劳动改造。这是一个因处于血吸虫疫区而被废弃的劳改农场。

据黄夫人回忆:“在江西,他干最重的活。已经是五十八岁的人,每天早晨要和另外两个人挑水,供全连用,什么运砖哪,挖坑哪,还有种大田,这些最重的体力劳动,都要他干。”

当时有一个说法,从国外回来的都是特务。

黄万里也被工宣队怀疑是“特务”,被隔离审查。由于他交代不出自己的“特务罪行”,工宣队对他展开车轮战,时间久了,他身体和精神都顶不住了。最后,被斗得神志恍惚。

1970年6月的一天,酷暑难耐,身心俱疲的黄万里,在从农田回来的路上昏倒了。醒来后,他以为生命已走到尽头,写下一首《梦吟绝笔》:“一死明知素志空,九州行水失斯翁。但教莫绝广陵散,枉费当年劳苦工。”

所幸,他大难不死,又活过来了。

被发配到三门峡劳改六年

1971年秋,江西“五七干校”因血吸虫病肆虐致人死命,整个农场停办,黄万里撤回北京。不久,他被发配到三门峡水库继续劳动改造。

在三门峡期间,可能因为周恩来通过内部途径指示他做一些研究,校领导对他的研究工作也给予了一定照顾。他在头戴右派帽子、边挨批斗、边劳动改造的业余时间完成了《论治理黄河的方略》等论文。

黄万里为何被毛“钦点”为大右派?

主要原因有四:

第一,反对毛全力支持上马的三门峡工程。

三门峡工程是中共建政后的第一个大型水利枢纽工程,从勘测到决策到设计到施工,苏联专家的意见居主导。

黄万里是唯一反对上马三门峡工程的中国专家。1957年4月,他在周恩来安排的一个70人的专家研讨会上,连续七天,舌战中苏专家,阐明上马三门峡工程可能出现的各种严重问题。但是,因为他的意见与苏联专家和中共领导人的意见相反,未被接受。

古代有一个说法:“黄河清,圣人出。”

1955年7月18日,时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邓子恢在全国人大作报告时宣布:“只要六年,三门峡水库完成后,就可以看到几千年来人民所梦想的‘黄河清’这一天!”

果真这样,毛泽东不就是当今的“圣人”吗?黄万里反对上马三门峡工程,不是跟“毛圣人”过不去吗?

第二,崇尚美国的自由民主。

1957年,黄万里在《花丛小语》中批评了北京公路建设中的腐败问题。他写道:

“尽说美帝政治腐败,那里要真有这样事,纳税人民就要起来叫喊,局长总工程师就当不成,市长下度竞选就有困难!我国的人民总是最好说话的。你想!沿途到处翻浆,损失多么大,交通已停止了好久,倒楣的总是人民!”

对毛泽东来说,这段话非常刺耳。明摆着,黄万里认为,美国有言论自由,有民主选举,有监督制约,有问责追究。这些恰恰是毛统治下的中国没有的。

第三,反对“歌德派”、“但丁派”。

1949年中共当政后,毛发动了一系列政治运动,包括知识分子思想改造,土改,抗美援朝,镇反,三反五反,反高饶反党联盟,反潘扬反党集团,反胡风反革命集团,肃反等。

这些政治运动有两大特点:第一,杀人;第二,诛心。

毛发动的这些政治运动确实收到了成效。到1957年反右前,中国已有相当多的人,包括高级知识分子,都成了黄万里《花丛小语》中批评的“歌德派”(对中共歌功颂德)、“但丁派”(眼睛只盯着党的领导人,党的领导人说啥,就跟着说啥)。

当时的毛就喜欢“歌德派”、“但丁派”,黄万里批评这两种人,直戳毛的气管。

第四,不肯在毛的淫威下低头。

三门峡工程硬上马后,黄万里预见的问题一一被验证。

三门峡水库1960年9月建成,从第二年起潼关以上黄河、渭河大淤成灾,两岸倒塌农田80万亩,一个县城被迫迁走。水库内泥沙也开始淤积。到1966年,淤积泥沙已达34亿立方米,占库容44.4%。三门峡水库已成死库,不得不在坝底炸开几个大孔冲刷泥沙。

在三门峡工程建设上,事实证明黄万里是对的,毛泽东是错的,但毛是不会认错的。

一天,毛跟黄万里的父亲、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黄炎培谈话时,说:“你儿子黄万里的诗词我看过了,写得很好,我很爱看。”之后,毛身边的人通过黄炎培给黄万里传话,要他写个检讨,认个错,交上去。这样,可以摘掉他的右派帽子。

但是,黄万里没有写检讨,而是赋诗上书毛,说三门峡问题其实并没有什么高深学问,而在1957年讨论三门峡工程的70人会上,除了他之外,无人敢讲真话。请问:“国家养仕多年,这是为什么?”

黄万里不仅不检讨,还质问毛,这还了得。

1959年夏的庐山会议上,就毛发动的大跃进运动出现的一些问题,中共元帅彭德怀写了一封讲真话的信。毛看信后,雷霆大怒,发动对彭的大批判,把彭打成“反党集团”头目。

在庐山上,毛又想起了黄万里。毛说,彭德怀,你和黄万里一样,脑后长着反骨。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了,谢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订阅干净世界频道:https://www.ganjing.com/channel/1f702725eeg3uz4eAgKxHgadC1kh0c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百年真相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