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网闻 > 正文

回首十年,盛极而衰

十年前夏天,恒大在草原深处举办订货会。

32架包机直飞乌兰浩特,80辆大巴浩荡出发,穿越草原,翻过土岭,最终到达阿尔山的荒僻山谷。

恒大为山谷接水接电,接通wifi,5000多人就地露营,宴席后的烟花放了半小时。

那夜,恒大订货成交119亿,许家印放言3年冲击世界500强。

醉酒后他问部下:“我怎样才能流芳百世?”

王健林目标则在更远处,万达将在2020年成为世界第一的旅游企业,超越迪士尼。

那年夏天,他正在豪买世界,说伦敦地价低得跟不要钱一样,说CNN若想被收购也可买下。

6月,他花2.65亿欧元,买下马德里地标西班牙大厦,坊间流传“王健林出国考察,顺便买了座大厦”。

那年夏天,流传更广其实是他儿子王思聪的名句,草根朋友生日他送出豪车,“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都没我有钱。”

恒大,那年留下来的一个大门。

十年前夏天金粉飘飞。

网易为校招生开出年薪50万,中新网称大学生毕业三年后收入翻番。

那年蚂蚁金服创立,余额宝风行,马云说阿里钱多是一种负担。

“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大战发出40亿红包,高峰时一天烧掉1亿,程维烧得心惊肉跳,“如果把一亿元现金堆在一个屋子里烧,恐怕也得烧一整天吧”。

真烧钱的是李笑来,接受专访时,他对着镜头用美金点烟。

小苹果唱了一个盛夏,满街都是火火火火,范冰冰在马背上颠簸,扮演武则天,称再也不会有这个投资级别的大戏。

夏天时,华谊兄弟庆生20周年,宣称两年要赚100亿票房。那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王中军拍下梵高画的雏菊与罂粟花,耗资3.77亿元。

十年前盛夏,澎湃上线,发刊辞中,邱兵写道:

后来,嘈杂的年代就来了。

人们从理想主义来到了消费主义,来到了精致的利己主义,人们迎来了无数的主义......

那个夏夜,回忆起来,纠缠着,像无数个世纪。

我心澎湃如昨。

当年爆款节目《超级演说家》上,90后女孩说:我不是来适应社会的,我是来改变社会的。

大浪之中,十年前的企业家也带着少年意气。

融创的孙宏斌说“理想主义销魂蚀骨”,万科的王石说“我坚信市场的力量”。

那年的俞敏洪,出版新书《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他到南开鼓励大一新生,“人要靠自己选择走出无穷无尽的路来”。

十年前的夏天,达沃斯论坛上,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称要破除一切束缚,让创新血液自由流动:“在960万平方公里大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

结果呢!十年很快就过去了。

而今都成了过眼烟云,所有的沙丁鱼都住进了罐头里。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林海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