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正文

“苟局”落马同日,曾被排挤的蔡振华风光亮相了

教员说过,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

为政之要,莫先于用人。纵观历史,历代兴盛衰亡,无不与用人息息相关。

对于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来说,选人用人是首要任务,既决定事业兴衰,也关系个人进退荣辱。

就在昨天下午,靴子终于落地,作为国家体育总局前任一把手,苟仲文官宣被查,成为今年以来第四位落马的在任正部级高官,也是建国以来首位落马的中国体坛掌门人。

01.

中国体育系统门类众多、从业人员高达数百万人,是一个天量存在。作为曾经的“一哥”、大boss,在任期间,苟局长自然拥有巨大的用人权。

仕道君经过认真研究发现,苟局长在用人上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简而言之,就是“出人意料”用人法。

所谓“出人意料”用人法,就是其所用之人,常常在人们意料之外,是不为人关注、不被人看好的“黑马”。

现年66岁的苟仲文,是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早年在机电、信息产业等领域任职时,曾以专家型官员闻名。

在任信息产业部副部长时,他推动中国建立“电子签名和电子认证”相关制度,解决网络环境下交易、身份等信息确认问题,为电子商务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

2008年4月,苟仲文离开熟悉的电子信息领域,“空降”北京副市长,此后曾兼任中关村管委会党组书记。2013年7月再“进步”任市委常委,后改兼任市委教育工委书记、中关村管委会党组书记。2016年5月,苟仲文接替已落马的吕锡文任市委副书记。

2016年10月,苟仲文离开工作8年多的北京市,再次跨领域任职,改任国家体育总局党组书记,后任局长,并兼任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执行主席。至此,已在多个副部级岗位历练的苟仲文跻身正部级。

02.

可以说,成为中国体坛掌门人,苟仲文完全是个“门外汉”。他上任以后,似乎也特别喜欢用“外行”领导“内行”。

2019年5月,63岁“高龄”的陈戌源,突然调任中国足协换届筹备组组长,三个月后正式就任中国足球协会主席,接着又担任中国足球协会党委副书记。

陈戌源由此成为中国足协历史上第6任足协主席,也是第一任专职主席,而且还是首位来自非体育管理部门系统的协会主席。

陈戌源在上任足协主席之初,曾称自己从未想过会到足协来工作,深感责任重大,并称自己晚上睡觉都“不太踏实”。

陈戌源说自己从未想过到足协工作恐怕并非真心话。他如果真不想去、真不去“运作”,一个足球的“门外汉”,怎么可能登上中国足协主席的宝座?

有知情人透露,陈戌源和苟仲文的私交颇深,在任期内和苟仲文也一直保持密切联系,而苟仲文对陈戌源的足球改革方案也非常支持。

试想想,如果苟大局长的拍板定夺,一个码头工人出身的国企老总,如何能成为中国足坛掌门人?

他为何放弃大国企一把手的位置,去并不熟悉的足协任职?现在看来,足协油水更大是主要诱因。作为工商管理硕士、高级经济师的陈戌源,真是精于算计呀!

在陈戌源当选中国足协主席的前一天晚上,就在自己的房门里,收下了两名地方足协负责人送上的60万元“拜码头钱”。

而到其落马被查时,敛财金额高达8100多万元,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

当上足协主席后,陈戌源在个人享受上也追求极致。

陈戌源外出参加活动,接待方要为其准备7种风格不同、味道各异的饮料,还要提供一种口味独特、市场罕见的冷门薯片,让工作人员每每大费周章。

财源滚滚的陈戌源主席,会只顾自己大发其财,而忘记其伯乐苟大局长吗?

而国企高管跨界担任足协主席,结果也可想而知。

陈戌源上任后,中国足球很快出现崩溃的迹象:中国女足在东京奥运会上表现惨不忍睹,2:8创下耻辱纪录;中国男足更是一年不如一年,在12强赛还剩下4场的情况下,就已经失去了实际意义上的出线希望。

03.

今年“3·15”那天被查的北京体育大学党委书记曹卫东,也是苟大局长重用的“门外汉”。

2017年4月,时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校长的曹卫东,调任北京体育大学党委书记,同时兼任国家体育总局干部培训中心主任、教练员学院院长,2017年6月又兼任中国冰球协会主席。

曹卫东是中国顶尖的哈贝马斯思想研究专家、哈贝马斯著作的主要翻译者,以及哈贝马斯在中国的“代言人”。

他自幼早慧,是当年江苏的高考文科状元,北大高材生,乐黛云先生的博士。

但当上北京体育大学一把手之前,

曹卫东却从未涉足、研究过体育运动。

实际上,曹卫东这次跨界调动的操盘手,就是苟仲文局长。

因为曹卫东是苟大局长在北京任职期间的老相识、老部下。

2013年7月,苟仲文出任北京市委常委、市委教工委书记,拥有北京市属高校的人事决定权。

2014年11月,曹卫东从教育部直属的中管高校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升任北京市属的双非院校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校长。

2016年10月,苟仲文掌舵国家体育总局,拥有机关和直属单位的人事决定权。

2017年4月,曹卫东由北京市属的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校长,转任总局直属的北京体育大学党委书记,并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兼任校长。

据知情人透露,在北体大,有一种普遍的“反曹”情绪:一个完全不懂体育的人,正在搞坏北体大。不管他推出什么新举措,人们都会说“你懂体育吗?”

据说,有几百封举报信先后寄给了有关部门。

甚至有说法,作为北体大党委书记和中国冰球协会主席,他连双运动鞋都没有。

如今身陷囹圄的曹卫东,不知是否会后悔走上从政之路?

从政有风险,作为专家学者,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慎之又慎!

04.

而今年1月9日落马的国家体育总局政法司副司长胡光宇,也是苟仲文在任期间跨界引进的“门外汉”,同时也是苟大局长的“四大金刚”之一。

胡光宇曾先后任教于华东政法大学、华北电力大学和清华大学,参与创建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亦曾在河北衡水市政府、国家开发银行、上海市法院系统挂职锻炼过。

2017年,胡光宇被任命为中国奥委会备战办常务副主任。一年后,他的调动手续正式走完,2018年7月23日被官宣为政策法规司副司长。

众所周知,政法司是总局最清水的衙门,想出事都难。那么出事就只剩下一种可能,负责备战办的时候出问题了。

胡光宇以前一直在没有行政职务的教学岗位,此次跨系统调动,实现了一步到副厅级实职的飞跃。而且,他担任奥运备战办常务副主任,紧跟行业大boss,可以跨项目调动很多资源,油水不是一般的大。

而奥运备战办主任刘爱杰,也是苟仲文“破格提拔”的心腹爱将。

2017年5月,体育总局决定成立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备战领导小组,兼任组长的苟仲文,力主由竞技体育司副司长刘爱杰出任备战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这一任命差不多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因为,彼时再有5个月,刘爱杰就将年满60周岁,而60周岁是司局级官员的退休年龄。

在总局担任多年副司级干部的刘爱杰,一直有怀才不遇之感。

此前刘爱杰在京组织友人餐聚,宣告了他临近退休一事,席间还谈及了退休后的初步想法。

却不料时来运转,柳暗花明。刘爱杰后来还兼任了中国赛艇协会和中国皮划艇协会主席,一时风光无两。

刘爱杰上任后,得到了苟仲文的充分信任和授权,其治下备战办也一度成为区别于体育总局固有体系的“决策咨询机构”,在协会实体化改革和奥运会备战选人选材方面颇具话语权,一些人经刘爱杰的推荐走上单项协会的管理岗位。

奥运备战办被曝4年花费了100个亿的备战资金,在目标金牌的项目中,常常是几个、几十个的小目标往里面砸,其后有多大的利益黑洞便可想而知了。

去年4月4日,刘爱杰被查。进入司法程序后,刘爱杰选择了认罪认罚。2023年12月中旬,河南鹤壁中院认定刘爱杰受贿约2381.58万元,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200万元。

据知情人透露,法院认定刘爱杰的受贿款中,九成以上是他在备战办主任和两协会主席任上及之后时间收受的。其中受贿涉及的冬奥备战跨界跨项选材项目,则与知名体育媒体人转型体育商人的段暄有关。

05.

作为苟仲文曾经“破格重用”的几名心腹爱将,曹卫东、胡光宇、刘爱杰等人涉案被查后,苟仲文的动向备受关注,坊间尤其是体育界,不时传出其落马的消息。

据说苟仲文并不喜欢被叫“苟局”,更不喜欢“老苟”这个称呼,无论什么场合,都要叫“仲文局长”。

如今靴子落地,“苟局”到头来还是没苟住,“仲文同志”又要在不久的将来变成“苟东西”。

就在昨天,苟仲文落马之日,当年被其排挤出中国体坛的“乒乓教父”蔡振华,在江苏无锡公开亮相,让人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奇妙。

那么,苟仲文何以钟情“出人意料”用人法,喜欢用“黑马”,喜欢提拔重用一个个腐败分子?

实际上,大腐败分子最爱提拔的就是和他臭味相投的中小腐败分子。

最不该提拔的腐败分子“出人意料”被提拔了,就会对提拔他的“主子”感恩戴德、无限忠诚,心甘情愿地为“主子”效力,充当“主子”聚敛钱财的“白手套”、违法犯罪的“马前卒”。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不仅苟局的“四大金刚”悉数落马,还有苟局的儿子,以及他儿子公司的老板也被抓了。

看来苟公子在苟局的权势下,平时没少捞钱。

苟仲文的“出人意料”用人法,看来也是在为自己和儿子联手捞钱打造“绿色通道”吧?

苟仲文上任之初,曾经和身边人感叹:“体育的水很深。”他曾告诫自己和身边人:“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认清体育系统的复杂性。”

体育的水确实很深,看似小心翼翼的苟仲文,最终还是成了一条“落水狗”。

在民间,老百姓常称贪官为“狗官”,

下一条“落水狗”,会出在哪里?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仕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