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正文

珠峰拥堵 5月已致4人死亡

近日,珠峰大拥堵现场曝光,数百人沿唯一路线缓慢登顶,现场堪比旅游排大队。据悉,过度拥挤已致珠峰雪檐多次坍塌,5月已致4人死亡。

5月21日7时许,珠峰峰顶附近希拉里台阶路段发生拥堵,一处长约1米、宽约0.5米的路段发生塌陷,5人坠崖,其中2人身亡,另外3人爬上悬崖生还。5月24日,据尼泊尔旅游局消息,5月珠峰攀登者中死亡人数至少已有4人。

死神来了

21日一早,天气晴朗,成功登顶的登山向导马拉带着客户准备下山,却目睹了惊险一幕:狭窄的“世界屋脊”上,登山者拥挤着排成两列长队,一路登顶,一路下撤。早上6时许,在距离峰顶不远的希拉里台阶附近,一处冰架突然断裂坍塌,将站在冰架上的5名登山者“拖”了下去。“3名登山者险些丧命,但他们努力抓住绳索自救。”马拉25日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冰架断裂前后的视频,并记录道,“遗憾的是,仍有2名登山者下落不明。”

“我从来没有想过死亡会离自己这么近。”阿根廷人希尔韦斯特里斯当时正站在断裂冰架上,幸好他的登山扣扣住了绳索,他被其他登山者拉了上来。

据尼泊尔《喜马拉雅时报》消息,经确认,两名不幸坠亡者是40岁的英国人帕特森和他的向导。

坠落者没系安全绳

此次事故的亲历者吕程(化名)目睹了3名坠落者爬上悬崖生还的过程。

吕程看到,塌陷路段长约1米,下陷了1米多深,塌陷后原本宽约0.5米的小路只剩一只脚的宽度,两侧是四五百米深的悬崖。四五分钟后,2名坠落者从道路左侧爬了上来,几分钟后,另一名坠落者从右侧吃力地爬上来,“他当时已经体力不支,原地歇了一会儿,向峰顶的方向手脚并用爬了过去”。

吕程看到,这3名坠落者都没有系安全绳。从大本营到珠峰峰顶一路上都设有安全绳,登山者身上配有锁扣,与安全绳相扣,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坠落、保证安全。

吕程告诉记者,一路上,他的夏尔巴向导反复提醒他挂锁。但是挂锁的操作过程无比繁琐,在缺氧、体力透支的情况下,除非勤加练习,否则操作一次要花费15秒左右,一段路可能要频繁操作几十次甚至上百次。“这段路路况很好,有的人可能是嫌麻烦掉以轻心,有的人可能确实体力不支,因此没挂锁。”

“拥堵”早有先例

事故的成因仍然未知。过度拥挤可能是导致冰架突然断裂坍塌的原因之一。也有科研人员关注到,冰川的退缩正诱发更多的冰雪崩塌灾害。

通常来说,每年3月至5月是珠峰的登山季。这段时间气候转暖,能见度提高,雨雪天气较少,适合登山者冲顶。希拉里台阶正是通往峰顶的必经之路,人山人海的珠峰上,“交通拥堵”可想而知。

一名登山探险队长表示,5月21日事发时,至少有150人堵在希拉里台阶附近。

这并非珠峰南坡第一次“堵车”。公开资料显示,在2019年和2023年,希拉里台阶都曾出现过大拥堵的事件。2019年,200多名登山者在希拉里台阶排起长达3小时的长队,当年登山季有14人死亡。

尼泊尔当地官员表示,今年珠峰冲顶的时间窗口比去年要长,且获得冲顶许可的登山者为421人,少于去年创纪录的478人。但实际人数远不止这些,因为还得加上带领登山者冲顶的向导。截至5月22日早上,今春登山季已有包括尼泊尔向导在内的500多人从尼泊尔一侧登上珠峰。

带遇难者回家并不容易

英国登山者帕特森和他的向导至今下落不明,帕特森的伴侣伍德黑德发誓要尽一切努力将帕特森带回家。然而,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由于高海拔及天气状况等诸多原因,在珠峰执行直升机搜救任务极具挑战性。2023年是珠峰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共计18人丧生,其中5人至今下落不明。

为了便于搜救,尼泊尔颁布新规,要求登山者在攀登过程中佩戴跟踪反射装置。尼泊尔旅游部主任古隆表示,正计划在未来的登山季里强制登山者使用GPS追踪设备。但他承认,如果在海拔8000米处发生意外,“救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尼泊尔最高法院近日已要求政府限制颁发攀登喜马拉雅山的许可证数量,裁决写道,珠峰的承载能力“必须得到尊重”。(北青网综合羊城晚报、齐鲁晚报等)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北青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2/206205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