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噩梦来了:一场即将召开的会议

—王赫:美日军工一体化钳制中共军事狂赌

作者:
据《日经亚洲》报道,6月10日至11日,美日将举行“防务产业合作、采购和保障(DICAS)论坛”的首次会议,美国国防部负责采购和维护的副部长与日本防卫装备厅(ATLA)局长参加。 这是落实4月10日美日领导人联合声明的最新举措。是日,拜登在白宫接待了来访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双方达成了旨在提升双方防务安全合作水平的约70项合作协议,称“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美国-日本同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并将共同努力推进“面向未来的全球合作伙伴”。

据《日经亚洲》报道,6月10日至11日,美日将举行“防务产业合作、采购和保障(DICAS)论坛”的首次会议,美国国防部负责采购和维护的副部长与日本防卫装备厅(ATLA)局长参加。

这是落实4月10日美日领导人联合声明的最新举措。是日,拜登在白宫接待了来访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双方达成了旨在提升双方防务安全合作水平的约70项合作协议,称“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美国-日本同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并将共同努力推进“面向未来的全球合作伙伴”。

联合声明指:为利用各自的工业基础来满足关键能力的需求并保持长期战备状态,将召开一次DICAS论坛,以确定美国和日本产业合作的优先领域,其中包括与相关部委协调,共同开发和生产导弹,以及在日本商业设施共同维持前沿部署的美国海军舰艇和美国空军飞机,包括第四代战斗机在内。该论坛与现有的国防科技合作小组一起,将更好地整合和调整两国的国防产业政策、采购和科技生态系统。

目前,日本航空自卫队装备的“爱国者-2”“爱国者-3”地对空拦截导弹及其半挂拖车、发射架等均由获得美国许可证的三菱重工等日本企业生产。不过,据彭博社称,成本严重超支。

另一方面,据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2023年6月的报告,美国现有产能一年只能生产450枚“爱国者”导弹,其中250枚为美军方直接采购。同时,美军工企业提高产量的潜力被限制在每年15%—20%。

去年12月22日,日本政府审议通过了新版《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和运用指针,决定向美国提供在日生产的“爱国者”防空导弹。这是2014年日本内阁决议通过《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后,首次允许出口杀伤性武器。

目前,日本航空自卫队装备的“爱国者-2”“爱国者-3”地对空拦截导弹及其半挂拖车、发射架等均由获得美国许可证的三菱重工等日本企业生产。图为爱国者地对空飞弹系统。(Christof Stache/AFP/Getty Images)

日本扩大生产“爱国者”导弹推动日美军工一体化

这次DICAS论坛,对日本而言,以日本扩大生产“爱国者”导弹为龙头,将极大的推动日本军工的发展和日美军工一体化,令中共胆寒。

这里的一个背景是,因应国际形势的发展,日本正深刻调整其武器出口政策。上世纪60年代,日本确立了“武器出口三原则”,即:不向共产主义阵营国家出售武器、不向联合国禁止的国家出售武器和不向发生或可能发生国际争端的当事国出售武器。2014年,安倍政府将“武器出口三原则”修改为“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允许“在一定条件下”出口防卫装备。2022年底,岸田政府通过新版安保政策三文件,并首次承诺要促进防卫装备出口。2023年12月和2024年3月,岸田政府两次修订《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和运用指针。

除了向美国出口“爱国者”导弹外,日本近期的重大防卫装备转移事项还有两个。其一,去年12月20日,日本正式向菲律宾交付新型对空警戒雷达,这是日本首次出口武器装备成品。这套雷达系统探测范围300海里(约合555公里),被菲律宾部署在距离黄岩岛约300公里的前美国空军基地,能够追踪中共动向。其二,今年3月26日,日本解禁日本与英国、意大利联合研发的新型战斗机向第三国的出口。

日本具有强大的军工潜力。在美国的主导下,日美军事一体化是中共的一大噩梦。

美国落实首份“国防工业战略”视日本为优先合作伙伴

这次DICAS论坛,对美国而言,是落实首份“国防工业战略”(NDIS)的重大举措。

1月11日,美军发布了史无前例的“国防工业战略”。美国首位负责工业基础政策的助理国防部长泰勒-凯尔(Laura Taylor-Kale)表示,制定这份战略的动力来自对于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增加的担忧,特别是中共和俄罗斯构成的挑战。她说,美国的“民主兵工厂”曾帮助美国赢得了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在很长的未来,它能够而且必须提供同样持久的优势并支持“一体化威慑”的能力。

而俄乌战争,暴露了美国至少三大不足。第一,乌克兰战事前10个月就用掉了美国耗时13年才能生产出来的“毒刺”防空导弹和耗时5年才能生产出来的“标枪”反坦克导弹,美国军备库存“迅速见底”。第二,未来的大国冲突将是工业式冲突,美国国防工业准备不足。美国现有工业基础主要聚焦满足和平时期需求,但无法快速应对战时的需求增长。第三,美军战备态势和军工产能无法应对“台海冲突”。

《国防工业战略》认为,“在过去的30年中,中(共)国在许多关键领域成为了全球工业强国,从造船到关键矿产到微电子,产能不仅超过了美国,还超过其亚洲和欧洲盟友的总和。”不过,美国仍然在全球制造最优秀的武器,但“必须能够以足够的速度和规模生产这些能力,以最大化我们的优势”。

《国防工业战略》指出未来3—5年建设现代化国防工业生态系统至关重要的4个战略重点:一是建立弹性供应链;二是培养足够熟练且充足的劳动力队伍;三是实现灵活采办;四是促进公平有效的市场机制,支持美国及其盟友伙伴之间稳固的国防生态系统,确保经济安全和综合威慑。该报告并提出了25项具体行动,其中之一是,“加强国际国防生产关系,与盟友和伙伴合作,通过多种国际协作机制建立生产优势,扩大全球防御生产,增加供应链韧性”。

从这次DICAS论坛来看,美国将日本视为优先合作伙伴。

美国准备再次成为“民主兵工厂”

大家知道,国防工业是战略威慑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一直高度重视国防工业基础和能力建设,将其提升到事关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拜登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都将加强国防工业基础列为优先事项,提出美国国防工业的目标是确保美军士兵拥有所需的平台、技术和保障,使美国、盟国和伙伴部队建立并维持对竞争对手的压倒性优势。

根据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全球制造业中,美国站在第一级,日本、德国是第二级,中国只是第三级中的最头者。中共深知自己的制造业“大而不强”,差距太大,其到2035年的目标,也只是“制造业整体达到世界制造强国阵营中等水平”,即希望能与日、德比肩,还不敢说与美国一比高下。

现在,美国与中共展开“极端的战略竞争”,在俄乌战争的刺激下,又加上可能爆发的台海战争的挑战,美国决心重整国防工业。

2023年10月19日,拜登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讲话中援引罗斯福总统在二战时的口号,表示准备好再次成为支持自由事业的“民主兵工厂”(arsenal of democracy)。

从美国《国防工业战略》到升级日美同盟,再到这次DICAS论坛,可以看到美国的备战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美国的全面军工优势在不断增强。这实质性地钳制着中共的军事狂赌(比如发动台海战争)。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4/2062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