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著名旅游地标惨变“空楼” 丁财两不旺

2024年6月6日,位于香港赤柱、曾经是著名旅游地标“美利楼”,如今空荡荡的。(郭威利/大纪元

香港零售及旅游颓势未止。香港政府连月推出夜缤纷、每月放烟火以及无人机等盛事吸引游客,然而早前香港统计处公布4月零售额大跌接近一成五。具有标志性的香港旅游景点赤柱美利楼,经历租客退租及倒闭后已成为无租户,沦为“鬼场”。曾发表香港玩完论的摩根士丹利前亚洲区主席罗奇访港更断言香港面临三大挑战,重申香港的繁荣“一切都结束了”。

香港著名旅游地标赤柱的“美利楼”,因游客减少,租户“清零”,一楼的扶手电梯被封。(郭威利/大纪元)

美利楼位于香港赤柱,在1844年兴建,原为英军宿舍,经历过百年发展后成旅游景点。2005年美利楼连同毗邻的赤柱广场转手予领展(股票代码00823,当年为领汇)。疫情前赤柱一带一向是欧美游客以及中产出没之处。不过,大租客H&M于今年4月份结业,1楼海鲜餐厅及2楼德国餐厅近月也相继倒闭,美利楼如今人去楼空。

连同美利楼在内的赤柱广场,疫情期间租金收仍仍然稳定,唯今年美利楼已成“鬼场”。(大纪元制表)

连同美利楼在内的赤柱广场2022至2023年度收入为6880万元,过去4年经历疫情租金收入仍然稳定,不过,既然现在无租户则可断言美利楼的租金收入已“清零”。赤柱广场的所有人、上市公司领展于2022年2月宣布,赤柱广场获一名非被邀请的潜在买家表达购买意向,因此决定把该两项物业招标出售。据市场消息,领展收到5份标书,最高出价达25亿元,但是最后却因与内地通关无期导致最终出售计划无疾而终。据年报显示,截至2023年3月,赤柱广场估值为15.18亿港元,较市传收购价跌落39.3%。

根据香港旅游发展局向立法会提交的“2024-25工作计划”,预测2024年过夜旅客人均消费为5800港元,较2023年下跌15.95%。去年占旅客一半的非过夜客今年预测人均消费为1300港元,较2019年2000港元大跌35%。这些预测数字符合中国社交媒体小红书显示的特种兵来港穷游正在成为流行趋势。

大酒店(股票代码045)行政总裁郭敬文5月时亦表示,香港半岛酒店业务前景仍未太明朗。受中美关系转差影响,目前仍欠缺来自欧美的长途游客,欧美旅客对香港的印象仍然较差。大酒店旗下资产包括尖沙咀半岛酒店、山顶凌霄阁及山顶缆车。以跟美利楼类别接近的山顶凌霄阁为例,山顶缆车2019年至2022年8月进行了翻新工程,2023年财年收入达2.21亿港元,较2018年翻新及疫情前的1.4亿港增长57.9%。然而,强劲的载客量未有带动山顶凌霄阁租金收入增长。凌霄阁2023年收入为1.37亿港元,较2018年及2019年分别下跌34%及11%,印证旅客来港仅“打卡”而消费减少。甚至其主业香港半岛酒店,2023年收入也仅为10.39亿港元,收入较2019年下跌23.2%。

山顶缆车2019年至2022年翻新后,去年收入增长强劲,唯没有带动山顶凌霄阁收入。

坊间有指香港“旺丁不旺财”,实际上亦未必准确。香港统计处资料显示,今年首季访港旅客总数为1123万人次,较2019年同期1823万人次,下跌38%。香港两大主题乐园迪士尼乐园及海洋公园,营业表现仍未回到2019年水平(见表)。海洋公园2022年至2023年度,入场人次为240万名,远低过2019年的570万名,营业收入8.39亿港元亦较2019年下跌51.64%;香港迪士尼乐园截至2022年数据显示,全年入场人次340万,营业收入22.43亿港元,较2019年分别下跌47.7%及62.9%。真实数字显示丁财两不旺。

访港旅客及两大主题乐园人次及收入。(大纪元制表)

5月底香港政府统计处公布的4月零售业销售临时统计数字,较去年同期下跌14.7%。游客消费的奢侈品跌得最多,其中珠宝首饰及钟表等下跌28.7%、电器及其他耐用品下跌26.5%、鞋类等亦跌26.3%。向来反映香港名牌氢气程度的广东道海港城,其母公司九仓置地(股票代码01997)的业绩显示,2023年财年海港城商场收入为54.74亿港元,较2019年下跌26.5%。九仓置地今年复活节期间更罕见推出车主入场即送5小时免费泊车,足见旅客、本地消费同时告急。

5月香港政府公布包括烟火在内全年旅游盛事达210项,却未能感染商界加码投资。标普全球公布的香港采购经理指数(PMI),由4月的50.6降至5月的49.2,再度跌至50以下的收缩区,亦是去年10月以来最低水平。标普全球亦指出,香港私人企业整体情绪仍然悲观,其中,以批发及零售业对前景看得最淡。

中国前大好友、曾任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现为摩根士丹利前亚洲区主席罗奇访港出席“外国记者协会”(FCC)的午餐会时,重申其“香港玩完论”。罗奇认为的三大主因为:香港基本经济基础的根本削弱、美中无法解决的冲突、2019年以来香港政治自主权的减少。他认为中港经济紧密,如果大陆经济没有反弹,香港亦难以自行复苏。他忆述80年代他乘搭飞机降落在香港旧“启德机场”后,就被香港迷倒,认为香港维持荣景的时间比任何人预期都要长,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总结道:“昔日的香港已不是今天的香港,更不是明天的香港”。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特约记者高明辉香港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7/20639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