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近平“变脸”毁掉他们 新的动荡正在蔓延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遏制房地产投机的力度越来越大,范围越来越广。

上海做出了规定,任何离婚的人在三年内都将受到购房限制,以打击那些仅仅为了购买第二套住房作为投资而离婚的夫妇。在成都,只有缴纳社会福利税并且摇号成功的当地居民才能购买新房。在唐山,任何买房者都必须持有房产至少三年半。

随着中国试图重振严重低迷的房地产市场,上述限制,乃至其他地区的限制都已被取消。自去年以来,中国已有超过25个城市取消了所有房地产限购措施,许多地方还取消了阻止开发商降价的规定。

上个月,中央政府更进一步。它降低了首付要求,放宽了房贷规定,并敦促地方政府购买未售出的房屋,将其改造成保障性住房。

但中国刺激购房的一些举措却让中国一个最有发言权的群体不开心,那就是现有房主。

许多房主都是靠省吃俭用买房,将其作为一项主要家庭投资,现在他们担心,放宽限制会压低房产价格。在这个由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新政策引发了一股邻避效应。

在解决占中国经济四分之一的房地产行业崩溃问题时,政府必须谨慎行事。虽然对经济的不满可能会动摇社会稳定,但房主的反弹同样如此,他们当中许多人都希望自己的房产能为子孙后代创造财富。

今年1月,深圳新建的公寓和住宅。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许多限制都是由几年前制定这些措施的政策制定者取消的,当时是为了遵守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指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当成都在4月下旬取消限购时,有人在政府网站投诉,称这对那些在限购政策实施时获得购房权利的人不公平。投诉称,自己已经搬到成都,并缴纳了数年的社会保障税,才有资格买房。

“曾经,我把拥有在成都买房的资格当作一种荣耀,一种自我奋斗的证明,”此人写道。但现在,谁都可以买房子,即使是那些“对成都毫无贡献的”的人。此人要求官员“尽快恢复限购”。

近年来,中国罕见的反抗行为之一就是来自房主。从2022年开始,数以万计的房主联合起来,拒绝为期房支付贷款。从那以后,政府把敦促开发商完成已售房产建设的政策放在了优先位置。

投资银行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埃雷罗表示,很难通过取消限制来刺激购买,因为这会加剧人们的担忧,认为市场出了问题。

“很难及时采取这样的措施——通常为时已晚,”加西亚-埃雷罗说。“无论如何,这都不是解决办法。”

但中国刺激购房的一些举措却让中国最有发言权的其中一个群体不开心,也就是现有房主。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大城市的新房价格已经连续11个月下跌。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4月,房价环比下降了0.6%。较小的二三线城市房价也出现了类似幅度的下跌。

房价暴跌是最近才有的现象。地方和城市政府曾经阻止房地产公司大幅降价。而之前的控制措施则是为了阻止开发商过于激进地抬高房价。

但在去年年底左右,随着经济放缓的持续,房屋销售变得更加困难,地方政府开始允许开发商降价。

去年11月,成都官员在回应政府网站上的投诉时,对当地一家开发商将价格降至标价以下的行为进行了处罚,称该项目“涉嫌扰乱房地产市场正常秩序”。

五个月后,另一位房主抱怨开发商降价,但遭到了冷落。成都官员表示,由于开发商使用的是“市场调节价”,他们不会采取任何行动。

西安市中心,菲·刘(音)今年1月花了大约300万元买了一套四居室。后来,她发现,国有开发商保利集团向最近购买类似公寓的买家提供约29万元的折扣。她说,她了解到,开发商的销售人员向买家施压,要求他们支付首付款,然后在收到定金的第二天宣布大幅折扣。

“大家都会很气愤,”27岁的菲·刘说。“完全在这欺诈消费者。”

2022年,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保利集团在广东东莞正在建设的小区。 JADE GA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菲·刘说,她家小区的业主打电话给西安市市长办公室,要求得到相当于折扣的补偿。当局回应说,他们无权停止折扣,并将其比作商场的促销活动。

抗议的业主担心保利会在施工中偷工减料,以抵消折扣带来的损失。一些业主前往保利的售楼处时遇到了警察,警察警告他们不要闹事,或打扰这家国有企业的业务。

“这就是政府和开发商勾结,”菲·刘说。

保利没有回复寻求置评的电子邮件。

政府对放宽降价限制解决了两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首先,它允许资金流向负债累累的开发商,用于支付利息和偿还贷款。其次,它减少了未售出房屋的库存。澳大利亚银行集团澳新银行估计,处理中国所有未售出的住宅房产需要3.6年的时间,比2014年中国上一次房地产大萧条的时间长了50%。

政府上月宣布的将未售房屋改造为保障性住房的计划尤其引发了摩擦。一些业主对公共住房和私人开发项目混杂在一起感到不满。

上个月,有人在四川省网站上投诉当地一家国有企业将部分新建房屋改为公共住房。这位两年前在该小区买了一套房子的人说,有100多套新公寓被改造成公共住房,却没有同现有房主协商。在投诉中,此人对于支付高价购买房产,却只能得到“公租房小区的品质”表示不满。

虽然对经济的不满可能会动摇社会稳定,但房主的反弹同样如此。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小区价值一落千丈,”此人写道。“已购房业主都苦不堪言。”

在对投诉的回复中,这家国有企业表示,它支持国家政策,这些房屋受“市场价格管理”的约束。

凯文·段(音)在长沙一个几乎完工的小区购买了一套公寓,他说,该小区20栋楼中,有一栋将成为公共住房。他说,业主们非常愤怒,要求将经济适用房与建筑群的其他部分隔离开来。

“我觉得一个商品房小区不应该出现有公租房这种形式,”凯文·段说。“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是公租房小区的话,我肯定是不会考虑。”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华尔街日报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7/2064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