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拜登称中国经济在崩溃边缘 透露哪些真相

中国经济持续低迷,中共没招,却连连摀嘴,禁民众“唱衰经济”。不过,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公开唱衰中国经济说,“中国经济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并具体提到两个方面的中国经济真相。专家分析,美国似乎也在做类似准备中国经济崩溃边缘的所有备选方案。

随着外资将产能迁出大陆,大陆代工厂时代已结束。图为富士康深圳厂。(AFP)

中国经济持续低迷,中共没招,却连连摀嘴,禁民众“唱衰经济”。不过,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公开唱衰中国经济说,“中国经济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并具体提到两个方面的中国经济真相。专家分析,美国似乎也在做类似准备中国经济崩溃边缘的所有备选方案。

分析:美国为中国经济崩溃准备备选方案

中国总体经济发展一直在走下坡路,在遭受三年多的疫情封控重大打击后,至今仍难复苏。房地产市场低迷,股市暴跌,公司成批倒闭,失业率高企,出口需求疲软……

不过从去年12月开始,中共在自我吹嘘经济“全面向好”的同时,出动国安部来清零所谓的“唱衰中国经济”言论,逼迫所有人保持静默。中共连连摀中国民众的嘴,但摀不了美国总统的嘴。

《时代》杂志6月4日刊出拜登的专访。拜登公开表示:“每个人都在谈论中国有多强、它们有多强大,但中国的人口比欧洲绝大多数的年轻人要老得多,他们已经老得无法工作了,而且它们还排外。劳动力从何而来?经济如何发展?中国经济正处于崩溃边缘。但还有人说它们的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别扯了。”

作为全球第一经济大国领袖,拜登上述“唱衰中国经济”的言论被国际主流媒体广泛报导。

台湾南华大学国际事务与企业学系专任副教授孙国祥对大纪元表示,拜登总统结论式的说法,“我们相信他都是有根据的,我们必须说美国总统的资讯来源,甚至他的整体的情报来源可能都是非常完善的。”

“拜登总统的评论其实反映了国际社会的一种说法,就是对中国经济的一种悲观性预测。”他认为,拜登总统的评论也可能具有一定的战略意图。

他说,“中国的市场实在是太大了,情况可能更加复杂。当然就像我们所看到的,不管是崩溃的边缘,还是假设是崩溃的边缘,美国似乎也在做类似准备中国经济崩溃边缘的所有备选方案。”

中国经济真相:人口老龄化令劳动力大减

拜登公开唱衰中国经济,主要提到中国经济两个方面的真相——中国人口老龄化和中共排外政策的严重影响。

孙国祥表示,“中国的老龄化问题确实是一个严重的经济挑战。”

“随着中共中国人口的老龄化,劳动力数量的减少,社会保障的负担会增加,这些都对中国经济增长产生不利的影响。”

中国人口在2022年和2023年两次出现负增长。中共在今年1月公布的最新人口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总人口减少了208万,出生率为6.39/千人,创历史新低。

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份的数据,2023年末,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到2.9亿人,约占总人口的21.1%。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预计,到2035年,这一数字将增至4亿以上,占总人口的30%。大约有三亿目前年龄在50岁至60岁之间的中国人将在未来十年内退出劳动力市场。

中国人口老龄化不只是对劳动力的影响,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对大纪元表示,中国面临的老龄化情况和日韩欧美不一样,是未富先老,社会底层的生活非常艰苦,“对整个产业,对内需,或者对经济活动来说,都是一个长远的非常负面的因素。”

中国经济真相:中共排外政策令外资大减

拜登总统对《时代》杂志还提到中国经济的另一个问题——中共的排外政策。

黄大卫表示,拜登说的这种情况是有客观的因素,这几年中共排外,令很多外资或者外国人在中国受到排挤。

欧盟在华商会一篇名为“风险意识:经济安全的政治意义”的报告说,近年,随着政治慢慢渗透到商业环境中,在华欧洲企业面临的风险量级、复杂性和严重性都倍增,特别提到《反间谍法》《对外关系法》等法律中对国家秘密的不明确界定。

中共2023年7月实施新修订的《反间谍法》,扩大对“间谍活动”的定义范围,并溯及既往。同时,中共国安部发布公开社会动员令,号召全民举报间谍。

中国2023年发生多例突击搜查外资公司及拘留员工事件,涉及思明智集团、贝恩公司、凯盛融英等外企,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也遭到调查。

随着商业环境日益恶化,外资对中国失去兴趣。中共官方2月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外国企业2023年对中国的直接投资降至自199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与2022年相比暴跌82%。

孙国祥认为,中共排外政策,“其实对中国自己要发展高科技产业和其它需要国际人才支撑的这些领域,都会受到特别不利影响,当然这也会影响到中国未来的创新能力。”

专家分析与经济崩溃相关的更多经济指标

孙国祥表示,拜登总统这次摘要出来的经济问题只是人口高龄化跟中共排外两方面,判断中国经济是否处于崩溃边缘,其实还需要考虑多个经济指标跟因素,包括GDP增长率、制造业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房地产市场、债务等等。

中共公布的第一季度GDP增长达5.3%,但五月份官方制造业PMI又从四月份的50.4降至49.5,跌破了50的荣枯线。

黄大卫认为,今年第一季度GDP其实跟中国今年年初的大量出口、跟增加电动车、太阳能板欧美出口有密切关系。还有很多订单担心下半年美国会增加关税,所以都抢在第一季、第二季度进行加大出货量,所以整个出口方面是明显看到是有比较大的增长。

“所以它这东西(GDP增长率)就难以在第二第三季度能够持续保持,所以我们看到五月份后面的制造业订单就从50去到枯荣线以下。”

孙国祥也表示,PMI也是一个检验指标,“5月的PMI跌破了50的荣枯线,显示制造业正在萎缩,这也反映出来需求疲软、产能过剩等问题。”

另一个检验指标是房地产市场。他说,“房地产市场对中国经济影响非常大,这些高房价和大量未售房产可能就会导致房地产泡沫破裂,这种泡沫破裂不仅影响房地产本身,还会影响到中国的金融稳定跟经济的增长。”他说,中共目前调控政策的不利可能会引发更大的经济风险。

他表示,中国的债务水准也比较高,“高负债也可能限制政府跟企业的投资能力,而且也相对会增加金融的危机。”

“目前中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跟零售销售额都疲软,所以也可能会导致目前经济崩溃的问题。”

黄大卫表示,“的确正如拜登所说,现在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非常巨大,远超2015和2016年中国经济危机跟2008年的金融灾难,而且最大问题是之前的所有的救市措施无效。”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黄云、易如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8/2064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