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和女学生风流密事曝光 美科企巨头保护神陨落

2019年末,科技行业不可或缺的“话事人”约书亚·赖特(Joshua Wright)被叫到老板办公室,老板问了他一个问题,这为他日后的陨落埋下了伏笔。

老板问的是,他是否与一名年轻同事有染?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止给赖特带来了影响。这家位于硅谷的律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Rosati长期以来一直为谷歌、高通(Qualcomm)和其他企业巨头辩护,使其免受不必要的监管。赖特是该律所的“秘密武器”。

他曾是一名法学教授,后来成为科技时代最有影响力却鲜为人知的人物之一,他利用在学术界和政府部门的职务之便,为财力雄厚的客户提供保护。十多年来,美国顶级科技公司不断积累经济实力,达到了自20世纪Standard Oil、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其他“巨无霸”称雄各自行业以来从未有过的水平,而赖特却使反垄断监管机构无计可施。

在此过程中,赖特自己也当了两年的监管者,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简称FTC)任职。谷歌、Facebook和高通因他在FTC的工作和他的咨询公司而获益。这些公司为他在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学术研究提供了巨额捐款,这些钱在他担任和卸任政府职务期间仍源源不断地流入。

有关赖特办公室恋情的疑问让这一切变得岌岌可危。

赖特否认了婚外情。该律所的一名调查员询问了涉及此事的同事琳赛·爱德华兹(Lindsey Edwards),她承认与赖特有着持续数年的性关系。这段性关系开始于爱德华兹还是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学生的时候,当时她24岁,而赖特是该校的法学教授。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发现,这个谎言开始揭开一个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的隐秘生活,揭露了赖特是如何规避利益冲突标准,满足自己追求金钱和美色的欲望。

《华尔街日报》发现,2013年至2015年赖特在FTC工作期间,他成功地限制了一个有着潜在巨大影响力的反垄断工具,在他在FTC任职之前、期间和之后的几年里,向他或他所在的大学支付了数以百万计美元的公司从中受益。他利用与高管、政府官员和川普政府的关系,在FTC、司法部和多家律所为自己的情人安排工作,却未披露他们之间的关系。

赖特对这段婚外情予以否认,他失去了在Wilson Sonsini的工作,但此事对他职业生涯的损害却在三年后才显现出来。关于他与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学生发生性关系的指控让他失去了婚姻和大学教职。曾为他的职业生涯带来大量金钱的科技公司是最后抛弃他的,而且是在指控公开之后。

司法部律师Brandy Wagstaff说:“你必须是故意无视,或者故意视而不见,否则不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Wagstaff说,2006年,当她还是一名法学院学生时,赖特主动与她发生了性关系;赖特是她的一年级教授之一。

已经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赖特对本文不予置评。他的律师说存在不准确之处,但未透露具体内容。代理赖特的律师事务所Binnall Law Group的一名发言人说:“我们仍然相信,真相终将大白,赖特先生将在法庭上获得彻底平反。”

本文基于对赖特数十名前法学院学生、律师和认识他的人的采访,以及法庭文件、离婚记录、通过公共记录申请从FTC和乔治梅森大学获得的电子邮件、赖特为参议院确认听证会提交的文件、游说披露报告和其他公共记录。

2015年3月,从左往右,美国乔治亚州民主党众议员Hank Johnson;时任FCC主席的Tom Wheeler;当时在FTC任职的约书亚·赖特;以及时任FCC委员的Ajit Pai在于华盛顿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赖特现年47岁,是圣迭戈市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中年纪最小的孩子。他曾是高中篮球明星,曾经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就读,还曾在乔治梅森大学和FTC工作,人生旅途一路光彩熠熠。他凭借其分析严谨、非干预性的反垄断法阐释,在保守派议员和学者中建立了良好的声誉。

“他无所不能,”2006年至2011年在FTC任职的William Kovacic说。“他通晓法律和经济学,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和演说家,并有能力将复杂的概念提炼为通俗易懂的观点。”

赖特的技能使他每年从谷歌、Facebook、沃尔玛(Walmart)等公司获得200多万美元的收入。亚马逊(Amazon)每年向赖特支付60万美元,超过了该公司的任何其他游说者。他在大学的年薪超过了44万美元。

多年来,他对商业友好的反垄断观点在华盛顿官员中颇有分量。然而,他经常在学术论文、博客、公开信或对相关公司有利的国会证词中不披露来自谷歌、亚马逊、高通和其他客户的资金,《华尔街日报》发现,相关披露可能会让人怀疑他的研究和观点的客观性。

据法庭文件显示,去年夏天,赖特的几名前法学院学生指控他利用自己的教授身份以及后来的老板身份,在性方面向她们施加压力。她们说,赖特在她们上他的合同课期间或之后追求她们。该课程是乔治梅森大学安东宁·斯卡利亚法学院(Antonin Scalia Law School)一年级学生的必修课。该校是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一所公立学校。

2021年12月,赖特的一名前学生提交了一份《第九章》(Title IX)性骚扰投诉,之后该校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调查性行为不端指控。2022年6月,调查方将这一投诉告知了谷歌和Facebook的高级反垄断律师。2023年7月,赖特从该大学辞职时,仍在为这两家公司提供咨询。

赖特发表推文宣布离职后,他以前的几名学生分享了她们的故事。他的客户们也纷纷离他而去,包括谷歌和Facebook在内。谷歌发言人说:“在得知指控细节后,我们立即切断了联系。”

赖特于去年8月对其中两名女性提起诽谤诉讼,以破坏他的名誉和咨询业务为由,要求赔偿1.08亿美元。赖特将原告描述为被抛弃的情人,承认有男女关系,但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这是一场三角恋,”他的诉讼称。“两名被告在过去10年的不同时间里都追求过赖特,她们与赖特有过两厢情愿的成人关系,在这些关系结束时,两人都伤心欲绝,因为她们对赖特有着强烈的感情。”

法庭文件显示,赖特以前的一些学生说,她们与赖特保持了多年的关系,受益于他的职业和政治人脉,但因为担心如果不满足赖特的性要求,赖特可能会破坏她们的职业生涯而受到困扰。

律师Angela Landry是赖特起诉的女性之一,她称赖特是“反垄断律师界的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赖特在诽谤诉讼中也提到了这一指控。

由于诉讼仍在继续,乔治梅森大学发言人不予置评。赖特去年对该校提起了联邦歧视诉讼。

精通数据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Obama)2009年上任后, FTC官员表示有意行使1914年《联邦贸易委员会法》(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Act of1914)中一项未经检验的权力,对公司提起反垄断诉讼。这项法律为FTC和司法部的反垄断监管机构调查涉嫌从事不公平或欺骗性商业行为的公司敞开了大门。

政府的首批案件中有一起让赖特打响了名号。

2009年6月,FTC对Church& Dwight发起调查。政府指责该消费品公司利用旗下畅销的Arm& Hammer洗涤剂等产品,为其Trojan牌避孕套在零售店的货架上争取好位置。FTC称,这种做法损害了消费者和竞争对手的利益。

赖特当时在总部位于波士顿的一家咨询公司工作,编写经济报告和基于统计数据的研报。他的研究为Church& Dwight的律师提供了证据,帮助他们证明该公司的行为并未让消费者利益受损,既没有推动价格上涨,也没有限制选择。

FTC在法庭上败诉,赖特则找到了自己的大杀器:任谁也难驳倒的数据和分析。很少有法官或官员有能力或意愿去尝试推翻他的工作。反垄断咨询在法律与商业交汇处占据了一个专门的生态位,赖特成为了知名专家。

2009年5月,华盛顿的一位谷歌高管通过电子邮件向他求助。当时FTC正在研究该公司在搜索和广告业务方面是否违反了反垄断法。

“最近你的大名如雷贯耳,我觉得应该联系一下你,”当时在谷歌负责问题和政策沟通的高级管理人员Adam Kovacevich说。“我们也一直在努力,想要更好地向人们介绍谷歌在竞争方面的方针,我们很想和你聊聊。”

赖特建议谷歌赞助他的反垄断政策研究。他对Kovacevich说,提供资金支持将符合谷歌的利益,“否则会形成并不友好的反垄断环境”。谷歌同意了。

2010年3月,赖特与一位合著者在《哈佛法律与公共政策杂志》(Harvard Journal of Law& Public Policy)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题为“谷歌与反垄断的限度:反对向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的理由”(Google and the Limits of Antitrust: The Case Against the Antitrust Case Against Google)。该论文认为,没有证据表明谷歌违反了相关法律。论文称,对谷歌提起诉讼会“给当前为消费者带来巨大利益的创新和竞争泼冷水”。论文提到了谷歌的赞助。

赖特与谷歌分享了后续的一篇论文,请谷歌在论文发表前提些建议。“我喜欢这篇论文,你的一些观点非常精彩,”谷歌的一位律师2011年3月回复道。“拜读过程中我多次禁不住大声叫好。”

在FTC对谷歌进行调查的大约两年时间里,赖特发表了四篇研究论文以及大量博客和推文。它们有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FTC的论点是错误的,在法庭上毫无胜算。赖特在部分文章中披露受到谷歌资助。

FTC官员也关注着赖特的博客和研究论文。该机构中密切关注赖特的读者包括为协助确定是否向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的律师。根据赖特与谷歌之间的往来邮件,一些博客中的内容直接来自该公司。

赖特在一篇博文中反驳了谷歌的一位批评者后,Kovacevich给他发了一封邮件。他对赖特说:“谢谢你,这周你打了一场漂亮仗。”

几天后,也就是2011年10月11日,FTC下属经济局的一位官员给赖特发来电子邮件,称赞他对那位批评者的反击:“干得漂亮。那家伙真是个白痴。”

赖特将这封邮件转发给了谷歌的Kovacevich。

Kovacevich在第二天写给赖特的信中说:“同样令人鼓舞的是,他们确实在关注外界的争论。”

“是的,”赖特说。“他们肯定会关注。”

两天后,谷歌向乔治梅森大学法律与经济学中心捐赠了18万美元,该中心发表了赖特的研究报告。

随着FTC加大调查力度,谷歌聘任赖特牵头一个由前FTC官员、反垄断专家和法律学者组成的团队。他们发表了学术论文和评论文章,并与记者进行沟通。目标是说服官员,让他们相信政府没有胜算。该团队由谷歌直接支付报酬或向其雇主捐款。不过,赖特等人并没有透露他们是代表谷歌工作的。

在谷歌,这项行动有一个代号:雄鹰计划。

在2011年6月FTC宣布反垄断调查前数日,谷歌管理人士给赖特打了电话。他同意为硅谷一家媒体撰写两篇博文和一篇文章,试图攻击该机构法律理论中的漏洞。

2012年1月,Kovacevich向“雄鹰计划”成员发送邮件,要求他们对谷歌批评者的一篇博文作出回应。他说:“你们能对这个写点什么吗?”“如果可以,那就要短要快,”他补充说。“这样就能立即进入媒体视野。”

赖特在几小时内就写好了反驳意见。

同一周,赖特收到CNNMoney记者David Goldman的一封电子邮件,询问他对FTC调查的看法。“我怀疑任何反垄断执法人员都会很难证明指控成立,”赖特告诉Goldman。

Kovacevich后来对赖特说:“我鼓励他跟我保持联系。”

赖特还向Kovacevich炫耀他与参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的共和党最高级别参议员、犹他州的Mike Lee的关联。2012年2月,赖特给Kovacevich发去电子邮件:“好消息是,他在该委员会的几乎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我以前或现在的学生。”

2012年底,FTC主席Jon Leibowitz决定就谷歌调查达成和解。他无法在FTC中获得多数支持来对该公司提起诉讼。

非干预

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级别最高的参议员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希望FTC中能有一位有能力的保守派人士,他的办公室将赖特的名字转给了奥巴马政府。2012年9月,奥巴马提名了赖特。

赖特在FTC的工作经历可以追溯到他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本科时期。1997年,20岁的暑期实习生赖特曾于华盛顿在该机构实习。FTC大楼入口处有两组肌肉遒劲的人与马雕像,每组雕像中都有一个人在奋力拦阻一匹马。这组新政时期的艺术作品名为“控制贸易的人”,据说象征着联邦政府的使命是保护美国人不受没人约束的企业权力的影响。

在实习期间,赖特的舅舅George Cary是FTC竞争局的副局长,该局负责根据反垄断法评估拟议中的并购交易。

赖特后来曾对诸多女友说,他舅舅的职业生涯就是一幅蓝图。Cary离开FTC后,成为一名成功的律师,帮助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企业并购交易获得政府批准。

毕业后,赖特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他的舅舅也在那里获得了法律学位。赖特更进一步,获得了法学学位和经济学博士学位。2004年,他开始在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担任教授,该学院提倡自由市场,反对政府干预。2007年,赖特成为FTC的首位驻会学者。

总统的提名将赖特置于国家反垄断工作的中心。2012年秋天,他一直在为参议院的确认听证会做准备。学校记录显示,在此期间,谷歌向该校的法律和经济学中心提供了三笔捐款,总计20.7万美元。

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赖特透露,他曾为十多家行业协会、经济咨询机构和公司做过反垄断和经济咨询工作,其中包括谷歌、微软、Express Scripts和AT&T。在华盛顿州民主党参议员Maria Cantwell的质询下,赖特承诺两年内不会参与FTC涉及谷歌的事务。

2013年元旦,赖特获得参议院的确认。在他宣誓就职的前几天,FTC宣布与谷歌就上述反垄断案件达成和解。

他雇佣了几名乔治梅森大学的学生在该机构为他工作。Landry就是其中之一,她与赖特的婚外情始于2010年,当时Landry还是他的法学院学生。他还为Edwards等学生争取到了实习机会,Edwards后来也成了他的情人。

赖特对政府干预持怀疑观点,经常反对FTC的反垄断行动。该机构怀疑高通公司(Qualcomm)利用在手机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迫使苹果公司和其他手机制造商支付过高的费用,以使用其5G专利。赖特投票反对追查此案,但调查得以继续。

赖特在FTC任职期间曾投票维护的几家公司向乔治梅森大学法律与经济学中心进行了捐款,其中包括谷歌和高通。没有规定禁止捐款,赖特也无需报告。该中心披露企业捐赠者的名单,但不披露捐款数额。《华尔街日报》获得的大学记录显示,在赖特在FTC任职的第一年,谷歌向该中心捐赠了20万美元。

2014年11月,赖特与他人合作撰写了一篇有利于后来更名为艾尔建(Allergan)的制药商的论文,该公司曾是2009年FTC诉讼的目标。该机构指控该公司使用反竞争手段,将竞争对手的一种睾酮药物拒之市场之外。2015年,艾尔建的基金会向乔治梅森大学法律与经济学中心捐赠了一笔资金。

同年,赖特体验了他所说的“我职业生涯中最充实的经历”之一。

长期以来,他一直帮助公司对抗FTC对其不公平或欺骗性商业行为的指控。赖特认为,这种授权赋予了该机构无限的权力,因为它没有界定什么是不公平做法。他说,FTC应该为企业提供“指导,告诉它们哪些行为是合法的,哪些行为是非法的”。

2015年8月,赖特说服FTC的民主党多数派与他一道,以4比1的投票结果澄清并限制了政府对不公平商业行为提起诉讼的理由,缩小了该机构的反垄断权力。

四天后,赖特宣布辞职。他的六年任期已满两年。

2016年初,赖特在Wilson Sonsini找到一份工作,年薪150万美元。这家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位于华盛顿游说区中心K Street的一幢玻璃混凝土大楼内,距离白宫约两个街区。

只是午餐

川普(Donald Trump)赢得2016年总统大选后,赖特的名字作为司法部反垄断部门主管的候选人浮出水面。他没有得到这份工作,但他领导了FTC的过渡团队,为填补最高反垄断职位提出了建议。

根据邮件、法律文件和其他文件,多年来,赖特曾帮助许多以前的学生在FTC、司法部和律所实习或任职。根据非营利组织“科技透明项目”(Tech Transparency Project)的分析,2010年至2020年,至少有50名来自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的学生曾在FTC实习。该分析显示,这一数字超过了来自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或斯坦福大学的实习生人数。

川普任命的FTC代理主席任命了Abbott“Tad” Lipsky和Alan Devlin为FTC下属竞争局的局长和副局长;这两人均来自华盛顿的反垄断律师小圈子。

这两项任命也给了赖特一个机会,涉及他在Wilson Sonsini的一个客户。

在奥巴马卸任前三天,FTC投票决定起诉高通,指控后者利用在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获取对苹果iPhone和其他移动设备的授权协议。赖特在FTC任职期间曾投票反对该诉讼,根据一项联邦利益冲突法,他不得代表高通。

尽管如此,赖特还是用个人邮箱给Lipsky发了邮件,邀请他共进午餐。2017年5月5日,他们在华盛顿的餐厅BLT Steak碰面。邮件显示,赖特告诉Lipsky自己已受聘于高通。在午餐期间和后续邮件中,赖特施压Lipsky和FTC放弃对高通的诉讼及寻求和解。

在之后的一周,赖特给Lipsky和Devlin发邮件,建议“第一步我们应该碰个面,进行初步、相对非正式的交谈”。

几天后在FTC的一次会议上,赖特的邀请被拿出来讨论。一位官员质疑赖特是否被允许在该案中代表高通。赖特的参与随后上报给了FTC监察长办公室,后者展开了调查。

约书亚·赖特于2011年5月26日在华盛顿举行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关于电信竞争的听证会上发言。图片来源:ANDREW HARRER/BLOOMBERG NEWS

据FTC的一份报告,当监察长联系赖特时,他“最初否认参与”关于潜在和解的讨论。“也许他们误会了?”赖特告诉FTC监察长。不过赖特后来承认他参与其中。

监察长办公室的结论是,赖特违反了有关利益冲突限制的联邦法律,并建议起诉。不过司法部没有追究。

几个月后,Lipsky和Devlin从FTC辞职。Lipsky后来在乔治梅森大学的全球反垄断研究所(Global Antitrust Institute)任职,赖特当时已成为该研究所的执行主任。

当时高通还有另一个麻烦需要赖特帮助解决。2017年11月6日,当时总部还在新加坡的半导体公司博通(Broadcom)主动提出以1,050亿美元收购高通,但高通并不想要这份收购提议。第二天,赖特致信高通,建议高通向该研究所捐赠290万美元。该公司同意了。

高通上个月表示,在博通当时宣布并购提议之前,这笔捐款就已经在酝酿之中。

2018年2月,赖特和其他反垄断专家在一封联名信中警告博通和高通之间的合并将“面临重大反垄断风险”。次月,川普以国家安全为由提出反对。几天后该交易“流产”。

高通也逃过了FTC的反垄断调查。2019年,北加州一家法院作出支持FTC的判决后,赖特随即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批评判决结果。该研究论文称赖特曾为高通提供建议,但撰写这篇批评文章并未得到高通资助。这一决定最终被联邦上诉法院推翻,高通和赖特再胜一局。

2019年夏天,他的妻子Anhvinh Wright偶然发现了一张写有Lindsey Edwards名字的旅行收据。

她之前就怀疑过自己的丈夫有外遇,但没有任何可靠证据。

赖特也还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华尔街日报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8/2064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