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周晓辉:张又侠参加党魁与巴总理会面 透何信息

作者:
张又侠与穆尼尔同时参加高层会晤,表明中巴在政治、经济、国防等方面正展开前所未有的合作,而这样的合作只能让印度和美国更加警惕。有分析就认为,印度整体民意对中共的观感非常负面,特别是加勒万河谷(致命冲突)事件和新冠疫情后,印度人将中共视为头号敌人,而非巴基斯坦。对于莫迪而言,边境问题未解决前,不可能与北京当局重回交往轨道。如今中巴的亲密之举,只能将印度推得更远。

2024年1月30日,拉瓦尔品第(Rawalpindi),在对巴基斯坦前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的听证会上,警察站在阿迪

近日,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身着西装,参加中共党魁习近平与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的会面,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因为在以往中共媒体上,张又侠出席各种活动大多是军人装扮,因此此次他身穿西装出现在中共央视画面中,让网民们感到有点异乎寻常。而异常的不仅仅是他的着装,还因为在以往中共党魁与巴基斯坦总理的会面中,军委副主席是不参加的。

以2018年至2023年中巴领导人在北京的会面为例。2018年4月10日,习会见了巴总理阿巴西,参加会见的中共高官有丁薛祥刘鹤杨洁篪王毅、何立峰等。同年11月2日,习会见了巴新总理伊姆兰·汗,杨洁篪、王毅、何立峰等参加会见。

2019年10月9日,习再次与伊姆兰·汗会面,参加会见的依旧是杨洁篪、王毅、何立峰等外事和行政高官。

2022年2月6日,习会见来华出席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的伊姆兰·汗,丁薛祥、杨洁篪、王毅、何立峰等参加会见。11月2日,习会见新当选的总理谢里夫,王毅、何立峰等参加相关活动。

2023年10月19日,习会见来华出席第三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巴总理卡卡尔,蔡奇、王毅参加会见。

显然,除去疫情期间巴基斯坦总理没到北京外,在过去几年中,巴总理几乎每年都要去北京至少一次,言辞中满满吹捧之语,以展示其“老铁”身份,自然也是收获满满。而在每次会晤中,陪同习会见的基本是外事高官和国务院主管经济的高官。

然而,在刚刚习与谢里夫的会见中,陪同习的除了从不缺席的王毅,还首次出现了张又侠的身影,且未穿军装。这大概率是因为巴基斯坦代表团中也有一名未穿军服的高官:巴陆军参谋长阿西姆·穆尼尔(Asim Munir)上将。

穆尼尔曾于2021年10月起出任巴基斯坦陆军军需部司令,2022年11底出任陆军参谋长,并掌管巴基斯坦的核武器军队。可以说,他拥有了该国最有权势的职位。因为在巴基斯坦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75年中,军队直接统治了30多年。军方高层无论是否掌权,都被认为是该国国内事务的主要仲裁者。

因此,张又侠参与会见就可以解释得通了。一方面以示中共对巴方的尊重;另一方面,如此有权势的巴参谋长来到北京,不仅仅是一个陪同的角色,应该是要与中共在国防、军事方面商讨某些事宜。

对此,中共官方报导中并无提及,但在巴基斯坦官方媒体中却透露了一些端倪。根据巴通社6月7日的报导,谢里夫和习近平举行了“富有成效”的会议,“就阿富汗、巴勒斯坦、南亚等地区和全球形势发展,包括印度占领的查谟和克什米尔的人权状况交换了意见”。巴方还承诺并全力支持中国在巴人员、项目和机构的安全。

此外,巴副总理兼外交部长伊沙克·达尔在6日也称“我们的伙伴关系已经上升到战略层面”。而在谢里夫访华前,巴通社就透露,访问期间双方将讨论的议题,以及贸易、投资、国防、国家和地区安全等领域的合作。

也就是说,双方会谈中涉及了国防、在巴中国公民安全等议题,这也是张又侠出席的主因。早在去年4月,中共就表示将与巴基斯坦军方合作。

彼时,张又侠会见了正在北京访问的穆尼尔。中共国防部在随后的声明中指出,“张又侠表示,中巴是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和铁杆朋友。”巴基斯坦的声明则称,“两国军事指挥官都重申,有必要维护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并加强两军合作。”

2023年11月11日,中共和巴基斯坦海军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联合军事演习。

此外,中巴海军合作还包括高层互访、专家会谈、训练交流和装备合作等。此外,中巴空军也进行了多次联合训练,中共亦向巴基斯坦提供了大量武器,包括四艘054A/P型导弹护卫舰、汉戈尔级潜艇等。

中巴军事合作引起了美国的关注和印度的担忧。美国五角大楼此前将巴基斯坦确定为未来中共军事基地的可能地点,有中共资助的瓜达尔深水港被视为可能的地址。

众所周知,巴基斯坦和中国一直都与印度存在边界争端,印巴目前关系冷淡,中巴讨论国防军事安全问题,中巴加强军事合作,一个重要针对的目标就是印度。而不久前台湾总统赖清德发文祝贺印度总理莫迪当选连任,莫迪感谢赖清德的祝贺,并表示期待加强台印之间的关系,深化经贸与科技伙伴关系,也惹恼了中共。

张又侠与穆尼尔同时参加高层会晤,表明中巴在政治、经济、国防等方面正展开前所未有的合作,而这样的合作只能让印度和美国更加警惕。有分析就认为,印度整体民意对中共的观感非常负面,特别是加勒万河谷(致命冲突)事件和新冠疫情后,印度人将中共视为头号敌人,而非巴基斯坦。对于莫迪而言,边境问题未解决前,不可能与北京当局重回交往轨道。如今中巴的亲密之举,只能将印度推得更远。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3/2066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