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王代时:终有那么一天

我是王代时(Times Wang),是一名美国律师,也是系狱的中国民主活动家王炳章的儿子,他作为一名政治犯已被中国政府囚禁了23年,至今仍在监牢中捱著漫漫长夜。

一个令人扼腕的现实,如今也是美国跨党派的普遍认知,那就是后天安门时代的美国对华政策失败了。原本指望这一政策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中国的政治本性,结果这一预期却落空了。

问题是,如果你当初有心问问像我父亲这样的人,他们原本可以提醒你:有些事情是必然会发生的。基于他们与中共政权打交道的惨痛的切身经历,他们原本可以告诉你,六四事件并非反常的偶然现象,也不是什么暂时的挫折,而是中共政权真实本性的一次暴露,周而复始,迟早还会回到若无其事的均值常态。

然而,在过去这35年里,很少有人会有兴趣跟他们这样的人交谈。

事实上,一位跑中国新闻的知名记者最近曾跟我提到,他们的编辑给他们的第一条建议往往就是:少跟异见人士聊天,免得浪费时间。

我可以理解这种情绪。中国异见者社群充满了个性强烈的异类,有些冲撞的个性在我们惯于维持体面距离的人看来显得非常离谱。我自己的父亲就被有些人视为这样一个人物。

但我还是想敦促你顾念到,每个异见者都有各自值得洗耳恭听的反对政权的理由,所有对中国及其未来感兴趣的人都应该去了解他们的理由。如果我们当初更贴近一些来听取他们的故事,并真正汲取了他们在认识政权本性上的教训,那我们今天的境况说不定会大为不同。

至于我父亲,即使单独关押已长达23年也没能摧毁他的意志、磨灭他的精神。在最近的一封家书里,他坚信自己不仅不会死在监狱里,而且还会比习近平活得更长。愿这个预言也能成真,愿我们终有那么一天,都能活着见证一个自由中国的到来。(言小义/译)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议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3/2066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