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名家专栏:加州如何从美国梦沦落到贫困

2023年1月4日,雨中的旧金山金门大桥。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Canfield撰文/原泉编译

曾经是拥有最丰富经济机会和最多自由的州,如今,成为全美最贫穷的州,也是最不自由的州之一(在苛政方面可与纽约竞争)。

加州如何沦落至此?这是一场针对私人房屋所有权、家用汽车、高速公路和自由的全面战争,使数百万加州人从自由走向依赖,再走向苛政的统治之下。

加州的专制法律不遗余力地将人们赶出机动性强的家用汽车和安全性高的住宅,将他们赶进高密度的高层塔楼公寓的混凝土牢房中,公共住房中,公共交通中,最终导致他们无家可归。

2023—2024年,一系列旨在解决“经济适用房”的法案获得通过并签署成为法律。然而,这些法案以其它名义推高了由纳税人补贴的昂贵的公共住房。缺少的是独栋住宅的自由市场供应量,美国梦在加州继续繁荣的前景已经一去不复返。

加州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开头很好,结局却很糟糕。

曾经的加州

鲸鱼到牛群,从黄金到木材再到科技,加州永远是财富的灯塔﹐始终欢迎新移民寻找新机遇。

数百年来,西班牙人、墨西哥人和美国人从南部、东部来到加州,寻求经济机会、社会平等,以及阳光明媚、冬季温和的气候。

二战结束后,《退伍军人法案》(GI Bill)、负担得起的住房抵押贷款、有远见的人给退伍军人建造的新住宅区,这些吸引着退伍军人从气候不太舒适、地域文化狭隘的中西部和东海岸搬来加州。怀疑者们嘲笑“粗制滥造”的廉价房,剥夺了住在那里的“可怜虫”拥有自己的家园和壁炉的乐趣。

两党有远见的人士还修建了高速公路,迅速将住宅区和工作场所连接起来。

数几十年的时间,走向富裕的人们购买房屋、汽车和找工作的趋势才停止。

最终,加州从一个充满机遇的社会,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从蓝领变成了白领,然后又变成了无领。在住房和能源供应方面,从全面繁荣变成了全国最穷的地方。

(译者注:无领(no collar)在美国专指资质优秀但找不到工作的失业者。)

需要解决什么问题?

房屋短缺

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PPIC)的汉斯‧约翰逊(Hans Johnson)表示,对于4,000万人口而言,加州住房短缺350万套。

2023年9月,《橙县纪事报》(Orange County Register)报导称,加州大都市区,住房短缺超过80万套,6.5%的住房短缺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

2024年,加州的房价中值是90万美元,加州40—50岁的“年轻人”买不起为数不多的可用房源。租房的压力也不小,最小公寓的租金往往比很少有人有资格申请的巨额抵押贷款还贵。

2023年至2024年的立法确立了“低于市场价格”(BMR)住房,实际上是另一种形式的租金管制。

几十年来,租金管制和限制驱逐阻碍了加州私人公寓的建设,因此,工会花费高昂的费用建造公寓,为数百万需要住房的人提供服务,这些人需要的住房是比一辆旧车或妈妈的卧室更实惠的。

无家可归

除了精神疾病、疾病和药物成瘾外,长达几十年的新建房停滞不前,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无家可归者的大量死亡,他们风餐露宿,容易受到捕食人类的动物的攻击,并且易感染中世纪的疾病。

加州的无家可归问题不只局限于吸毒者、精神病患者、病人和穷人,最终会出现在你的家门口或者邻居的家门前。

欢迎加州的新无家可归者——住在旧车里的、破旧的拖车停车场的、高层混凝土盒子公寓的、妈妈的空余卧室的、带家具车库的,或者小房子后院的子孙们。

与此同时,政府将酒店的客房提供给非法移民,而我们的孩子和退役军人却不能申请。

谁是下一个?

如果没有《13号提案》限制每年房产税的增幅,祖父母们可能会和他们的后代一起被社会边缘化。加州近一半的无家可归者年龄在50岁以上。

虽然对老年人来说很困难,但那些能够逃离加州,到气候不那么舒适的沙漠或炎热的州去的人,都在搬离。搬迁者留下的空房对解决经济适用房短缺问题没有多大帮助。

事实上,2020年加州人口减少,导致首次失去国会众议院的一个席位。

人们怎么做才可能继续住在家庭式住宅里?最实惠的住房距离工作地点有数十英里之遥,需花费数小时的通勤时间。

通勤马拉松

成千上万的加州人驱车数小时,分别从圣贝纳迪诺-河滨(San Bernardino-Riverside)和中央山谷(Central Valley)等遥远郊区的经济适用房,前往洛杉矶和旧金山–圣何塞等城市工作。

他们每天花两到三个小时从中央山谷到湾区;8万人驾车穿过阿尔塔蒙特山口(Altamont Pass)往返于圣华金县(San Joaquin)和湾区。75%的人独自开车去圣何塞、弗里蒙特(Fremont)或普莱森顿(Pleasanton)工作。

乘坐公共交通、公共汽车或火车的人几乎为零,仅占2.5%至3%。

怎么会这样?

当地政府的建筑法规禁止家庭在自己的私有土地上为年迈的父母或子女建造不大的住房。

法律减少了私人住房拥有率、高速公路和汽车,取而代之的是公共交通和公共住房。它们限制郊区的发展,限制人们往返于家和工作地点的汽车和高速公路的数量,从而降低了公民的自由和选择。

因此,大多数住房短缺和通勤时间过长都是公共政策的直接结果,这些政策旨在消除“杂乱无章”的郊区及其“俗气”的住宅区。很少或没有停车位迫使人们“选择”放弃汽车。

住房减少

高昂的建筑费用、《加州环境质量法》(CEQA)和其它环境政策推动房价飙升,导致住房供应远远低于需求。

在独户住宅破土动工前,建筑费用就已高达5万美元。

以环境为由阻止兴建经济适用房和高速公路的最终结果是,汽车排放的温室气体更多、通勤时间更长、交通更拥堵。

2023年至2024年的立法豁免了《加州环境质量法》的要求,但增加了其它要求,导致“现行工会工资”住房(实际上就是公共住房)价格上涨高达40%。超过50个单元的住房,(施工人员)需要(接受)工会认可的学徒培训和(享受)医疗保健。教育和宗教机构被强制要求提供社会服务,例如仅为少数租户提供托儿所和社区中心。

公共住房

还出现了声名狼藉的公共住房“项目”,即苏联式和北京式的高层住宅的回归。

高密度住房会助长犯罪、社会失序和疾病。人们就像关在笼中的老鼠,污秽、恐惧,生活残酷、肮脏且短暂。

圣地亚哥的50层住宅楼很可能没有(配有监控摄像头、刷卡控制、紧急呼叫的)防暴徒电梯。

2024年6月,参议院第469号法案被否决,该法案允许在未经选民批准的情况下实施公共住房项目。

糟糕的道路

加州坑洼的路面可与孟加拉国和纽约西区的高速公路相媲美。糟糕的道路摧毁了(左派眼中)邪恶的汽车。

从1990年到2019年,加州在“第111号提案”,SB-1和“第69号提案”中对汽油、汽车和卡车征收重税,并承诺建造、修复大量道路、桥梁作为回报。

2018年,“6号提案”试图废除最新的汽油税。反对派的政治活动人士称,如果废除该税收,不安全的桥梁将得不到维修,会导致人员伤亡。纳税人支持维持高汽油税,以修建急需修复的道路和桥梁。

霍华德‧贾维斯纳税人协会(Howard Jarvis Taxpayers Association,HJTA)的乔恩‧库帕尔(Jon Coupal)说,这一切都是幌子。

加州对每加仑汽油征收最高的“燃油费”汽油税,例如,除每加仑汽油税之外还征收“限额与交易”税。

2019年10月,每加仑汽油比全美平均水平高出整整一美元。到2024年,这一差距接近每加仑两美元。

同样,海湾大桥和金门大桥最后一笔债券已于1971年付清﹐几十年过去了,司机支付的过桥费还在不断增加。

高速公路使用者为他们被承诺的福利买单——公平的税收、诚实的税收。但他们交了高额的税金后,结果却一无所获。

尽管规划和承诺已久,但修建的道路和桥梁却寥寥无几。州参议员兼会计师约翰‧莫拉克(John Moorlach)表示,加州在过去30年里将80%的债券转作其它用途。

偷车贼

用于修建“高速公路”和桥梁的汽油税和高速公路债券被盗用来补贴无人乘坐的很远的公共交通——空荡荡的火车、轻轨、美铁(Amtrak)和公交车。

高额的汽油税,再加上糟糕的道路和被盗用的税收,都是偷车贼。到了2018年,只有乐观主义者才会说最差高速公路加州排名第九。

提供的替代方案更糟。加州付钱给车主,让他们把“旧车”(负担得起的交通工具)退役,改乘公共交通。

公共交通

自1965年以来,洛杉矶一直在寻求发展大规模快速公共交通。到2024年,公共交通通常被认为可以减少拥堵,尽管它只承载了加州所有客流量的3%左右。

强制命令和控制汽车对解决交通拥堵毫无作用。然而,它确实把市民从他们的车里赶进了犯罪猖獗的火车里。

推动高密度住房的目的是为了维持公共交通,而80%—95%的城市居民都尽量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将整个住宅区改建为多户住宅区,会破坏亲朋好友引以为自豪的老社区。

与公共交通竞争的私人出租车和优步受到过度监管。

减少车辆行驶里程

相关政策旨在减少车辆行驶里程(VMT),以拯救地球免受气候变化(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的影响。

政策进展是通过未拥有的汽车数和未行驶的通勤车辆里程来衡量的。

让郊区住房变得难以负担且难以到达,有助于减少出行里程。不建造房屋和公路,他们就不会来来去去。

精品汽油

加州坚持使用自己的季节性混合汽油。

替代的混合燃料含有玉米制成的乙醇,它们继续减少每加仑的车辆里程。要达到普通汽油的里程数,必须燃烧更多的混合了乙醇的汽油。

扼杀竞争推高汽油价格

从1985年到1995年,精品汽油迫使10家老炼油厂倒闭。1982年,加州有30家生产汽油的炼油厂,从2015年到2023年,各种统计数据显示还有11至14家炼油厂。

由于努力消除汽油罐泄漏,加州对大、小加油站进行了监管。独立加油站业主经不起多年的拖延和无力承担数百万美元的更换旧储罐的费用,小企业面临破产,纷纷退出。

由于破产,在加州一万个加油站中,独立加油站仅占15%。

到2024年,加州能源委员会的网站上再也找不到关于独立加油站的统计数据,它们被很好地隐藏起来,或者从历史上消失了。

虽然重金属和含溶剂汽油的气味很难闻,但当它们在水中的浓度只有十亿分之一和万亿分之一时,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它们会对健康构成威胁。

独立加油站曾经与大石油公司在汽油价格上竞争。1960年,汽油价格为每加仑25美分。如果独立公司仍在经营,2019年的汽油价格可能在2.15美元左右。

至于住房,答案是增加供应,这需要自由市场竞争,放松管制。

除了乘坐昂贵的U-Haul拖车逃离加州之外,最后的希望就是选民的反抗,就像在父母权利和学校选择方面发生的反抗那样,以及对发生在我们的商店和街道上的犯罪重新定罪的诉求一样。

作者简介:

罗杰‧坎菲尔德(Roger Canfield)博士撰写了四本关于中共在美国境内的政治影响和情报活动的书籍。他是一名海军退伍军人,在克莱蒙特‧麦肯纳大学(CMC)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并在克莱蒙特研究生院获得政府学博士学位。

原文:The New California Homeless: From American Dream to Poverty and Tyrann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5/2067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