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谷开来、薄熙来直接参与活摘、贩卖人体器官与尸体

阿波罗新闻网 2012-08-18 讯】
作者:石涛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在这一周里面,谷开来被审和王立军的四个马仔被审,一直到今天我们看到消息说,王立军星期一的时候已经在成都秘密被审,这样的话,有关薄熙来这件事情,前面主要涉及的人也都过过庭了,后面就等着薄熙来了。我相信朋友们在过去的这一个星期里面已经看过很多,特别是谷开来被审的当时庭审的情况,我们这里就不做太多的描述,因为这件事情应该说已经过去了。

我们可以简单回顾一下,基本上理清了一个概念就是说,第一,整个对谷开来的庭审完全都是在演戏,里面所暴露出来的有些明显的漏洞,应该说最大的漏洞就是在整个庭审的过程当中没有提到薄熙来一个字。而至于说庭审比较大的漏洞,比如象美联社指出来,按照谷开来在庭上所谓的说法就是七年前海伍德的一封电邮,促成了七年之后把自己的情人杀了。那份电邮是指说威胁薄瓜瓜,然后七年之后谷开来把海伍德杀了。没有人能够证实这份电邮是真的,这就是杀人的动机应该说是非常的明确了,意思就是说,他的真实性太值得怀疑了。

因为整个庭审的过程,从法官、检察官、律师和被告,彼此之间配合的非常的完美,没有任何的漏洞,就是说几乎大家,无论是路透社、美联社还是纽约时报,就是西方各大的媒体都在集中这件事情报道的过程当中,几乎大家的看法都一样,就是说这是一次政治。在这一次的过程当中,法律本身是一个儿戏,整个过程是在演戏,这就是对谷开来庭审的整体的一个概念。大家注意谷开来庭审就是她承认了她是杀害海伍德的凶手,这个是在先,这点她承认的。

到了星期五的时候,王立军在重庆的四个主要的马仔,也就是重庆公安局的这些主管的人员,四个被审,他是以包庇罪被审的,他的包庇罪还是围绕着谷开来杀人,这四个人知道事情,但是没有去讲。包庇作伪证把谷开来杀人这件事情给掩盖下来了,这是他们的罪名。

到了星期一王立军被审,这里面就出现了一点不太一样了。前两个案子被审都是公开的,第三个被审情况就改变了,首先就出现了两个对立的状况。法广在星期一登出消息认为,应该在星期三王立军在重庆出审,结果同一时间香港的媒体是说王立军在星期一白天已经被审过了。等到了北美时间星期二的时候,消息基本确定说,王立军在成都星期一的时候已经秘密开审了。

而他所涉及到的罪名是两个,一个是危害国家安全罪,另外一个是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这两个罪放在一起跟前面一开始提到的就有所差距。原来有网上讲,他涉嫌叛逃罪,叛逃罪罪刑就比较低,这两个罪罪刑就比较高,这两个罪可以判死刑,也可以判无期,就是这么个情况,但是他的庭审是秘密进行的,形成对比。

谷开来在当时庭审的时候,提到了王立军,这是我们看到的几个报道都提到的王立军。谷开来对王立军非常的恨,而且在整个过程当中谷开来的描述是,谷开来一开始要准备杀海伍德的时候,已经跟王立军商量过,王立军只是在后来感到这件事情很麻烦,自己不愿意做要退出来,大概就是前后这么个概念。整个庭审的过程就是三批人马这么完结了。

我在今天的另外一个节目当中给这么个评价,我说,谷开来跟四个马仔在上个星期的被审是演戏的,这个东西是给别人看的,而且他也不得不给别人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的庭审是公开的,无论怎么样他要表现出公开的庭审,包括在新华社还有很详细的一些庭审的记录,这是公开的,但是当公开的东西拿出来之后世界媒体认为,就是演戏,法律是儿戏。

而王立军涉及的案子是真正这半年来事件的中心,但他就是变成秘密的了,对吧?他就不能公开了,不能公开的东西是真的,公开的东西是假的,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大致的情况。

谷开来开审的时候我在其它的节目当中跟大家分享的是说,谷开来开审应该说跟北戴河会议是并驾齐驱的,同时进行的。谷开来在庭审的过程当中,以及世界媒体的反应,对这件事情的看法都是后面对薄熙来开庭的一个考量。这些反应都成为在北戴河正在开会的这些大佬们,有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和过去的今天还活着的能够有能力去北戴河的这些中共历任大佬商量和各派势力打斗的直接的一种表现。

所以与其说是法庭在演戏,不如说北戴河有人在操控整个法庭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导演者又反过来又要在北戴河彼此之间跟其它派别之间进行较量和妥协、商讨的一个筹码,实际是这个成份在这里,也就是说整体的反应是一盘棋,按照党的话叫一盘棋,在真正的打斗。

而王立军那个案子成都秘密开审这是给党内高级官员们看的,他这种秘密开审的结果应该是直接对北戴河的人负责,就直接对北戴河开会的政治局、政治局委员们负责,把王立军在庭上交代的东西反映到那边去,然后彼此在利用这样的资料进行派别之间的相互的打斗和人员的安排。在整个这件事情的过程中,几乎世界的舆论就是我刚才给大家介绍的,大概基本就是这么个情况。

回过头来现在所有的目标都对在了薄熙来身上,薄熙来将面对什么样的指控?现在众说不一,西方社会其实我们看了看很多都认为不太好,就是现在这么来处理的话,你就很难说了,就是完全是黑帮自己在……,他根本就很难拿出明确的一个方向,但是要把薄熙来从他真正的贪腐,从他真正的路线斗争,涉嫌谋杀,要从这样的罪责上整体都要退下来,恐怕他唯一的责任可能就是扣在了老婆杀人他掩盖,他不知,对家里的状况不查,所以对薄熙来的处理的结果反映出中共高层未来的行走的方向和各派势力的方向,应该大致这么判断就对了。

可是有一点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现象,就是在整个谷开来这件事情出来不久,网上出来另外的声音,直接针对谷开来和薄熙来的。大概在六号、七号的时候,在谷开来开审之前网上率先再次旧事重提,就是提到了一九九九年八月份在大连注册的德国人哈根斯的有关人体塑化工程的公司。这个公司从九九年八月份注册之后,到了大概二零零五、二零零六,甚至二零零七年,这期间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尸体展,人体的展览。

在大连他是成立了全球最大的人体塑化的生产基地,可是整个的过程人们最后都集中到一个问题,这些尸体是哪儿来的?我们看遍了所有的资料,我们会发觉一个问题就是说,他始终讲不清楚这些尸体是哪儿来的,讲不清楚的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尸体都是中国人。

我在星期六的时候做过石涛评述,在那里面我详细的跟大家分享过世界比较大的媒体,包括德国人媒体,象德国的《新闻周刊》、《明镜周刊》都曾经非常详尽的采访过哈根斯,介绍过哈根斯大概的历史过程,同样向哈根斯提出了类似的问题。

在那样的文章当中,我们看到哈根斯的尸体的来源就是两个主要的地方,一个是吉尔吉克斯坦;另外一个是中国。而吉尔吉克斯坦在大概零一年,零二年左右的时候出了个事儿,叫乔的一个人发现自己的哥哥没了,失踪了,然后他就报案了,后来警察最后资料查到说,他哥哥是得了心脏病住院了,然后查到医院那儿,说这个人死了,大概是这么个情况。

这个乔要求医院验尸,就说既然我哥哥死了,我就想证明哥哥是怎么死的,提出验尸要求来的时候,发现哥哥的尸体没了,最后发现他哥哥的尸体被哈根斯买走了。在吉尔吉斯坦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后来吉尔吉克斯坦一位国会议员描述,哈根斯从吉尔吉克斯坦运走的尸体有三十吨左右,大概是这么个情况。自此之后大概零二、零三年之后哈根斯处理的尸体都是中国人。

德国的《明镜周刊》对哈根斯的调查资料就更深刻了,他曾经发现哈根斯的手下拿到了两个尸体,这两个尸体是一男一女就是被枪打的死刑犯的尸体,这在国际社会当中是不能接受的,当问起哈根斯这件事情的时候,哈根斯就把这件事情推了,就说是下属的问题。

而《明镜周刊》还发现他内部资料记述,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左右在大连的工厂里面有完整的没有动的尸体六百七十四个,这些尸体全是中国人,都是完整的尸体,所以这些中国人的尸体从哪儿取得?他通过什么样的合法途径?

我们透过所有资料都发觉这是有问题的,无论当初的大连市政府来讲,还是包括后来的辽宁省的进出口检疫局啊这些相关的人,在中国的《了望东方周刊》零一年和零三年的采访当中,都向他提出类似的问题,但他都是说这是合法的,其它就没再解释了,合什么样的法,谁给你提供的法律依据都不讲了。

我们在节目当中注意到一点就是,哈根斯的大连公司的注册的时间恰恰是薄熙来在大连主政时期,特别是从九九年八月份到两千年薄熙来还是大连的市委书记,是他在同一时间成立的,所以这样的联系就非常特别了。

我刚才是跟大家介绍这几天的相应的一些背景,非常特别的就是说,在六、七号这两天,海外媒体提出这件事情的时候,谷开来、薄熙来、王立军,他更大的一个具体的罪责很可能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及其他的他叫“三无人员”的器官,然后把器官卖掉,因为那个时间正好是国内进行大规模器官移植广告的时间。

医院啊、武警医院啊,各大医院都在进行这样大规模的广告,一个肾脏一个星期就可以拿到,一个肝脏两个星期就可以拿到,这在任何正常的社会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因为人体器官移植有着严格的生理上的要求,你得有非常大的供体,几百个人,几千个人甚至上万个人当中才可能找到一个跟需要器官的人的情况相匹配的,所以你得有多大的一个供体才能得到的。

那为什么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就可以拿到,这就是非常大的疑问,这样的疑问在后来到了零六年、零七年和零八年的时候,被加拿大的大卫•马塔斯和大卫•乔高通过调查揭示出来之后,中国慢慢的这件事情就开始找借口,逐渐逐渐退,这个大的背景很多朋友知道了。就在这一次事件里出现了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在七号这样的文章在海外媒体上出来之后,质疑王立军、薄熙来、谷开来直接参与了活摘器官、贩卖器官、贩卖尸体获取暴利的这种人类的罪行,这种邪恶。

提到这个的时候,结果非常诡异的就是八月八号的时候,在国内就出现了一个事情,就是说国内宣布破获了大规模的二十几个团伙的地下器官买卖的犯罪集团,到了十号的时候,《法制日报》登出了完整的消息说,涉及的人员大概一百三十七,其中有十八个医生。这个就非常特别了,就是说国内拿出来的这种所谓的器官移植地下的销售网络跟这种非法网络,跟海外质疑的时间是相互对应的,海外质疑,他就这么说。

而他这么说的一个概念,就想用地下的概念去解释所谓中国的器官移植的如此混乱和海外媒体质疑薄熙来、谷开来和王立军直接参与过这种人类社会中不能接受的这种魔鬼式的邪恶的这种做法,就是贩卖正常人的器官,掠夺正常人的器官,活摘他们的器官,把器官卖掉,杀掉他,然后把尸体再卖掉,这样来获取暴利。

而如果这个罪责要成立的话,被调查出来的这样的罪责,如果在这次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的审判当中成为一个罪责的话,那我们知道他将直接触及到的不是他们个人,触及到的是整个中共体制的邪恶,因为代表的是中共的体制,一切的操守的人都是这样的概念。

海外媒体提出的质疑,特别提到他在法律上的这种状况。大家知道谷开来被薄熙来成为是薄熙来重庆唱红打黑的过程当中的贤内助,法律上的强有力的支持者。我看过资料,薄熙来明确讲说,谷开来是中国律师界在北京第一个开个人律师事务所的人,谷开来也曾经写书说是在美国第一个打赢了官司的中国女人,就是很多第一都在这儿。

哈根斯也明确向德国的《明镜周刊》记者表示,他在中国有坚强的法律的后盾,有坚强的法律界的基础,如果按照地方的官员们在面对记者质疑尸体来源时,不能提供任何正常的确凿的直接的这种尸体来源的合法程序和合法的文件,而是以这样的口吻,就是说,我们都是没问题的,这样去说的话,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只有在独裁的体制之下,当地的地方官、一把手薄熙来参与直接涵盖了所有的事情。薄熙来和谷开来两个人就可以一个提供所谓民间的法律的基础,另外一个在政府方面进行整体的掩盖和参与,才可能造成哈根斯当时在大连如此的狂妄。

这件事情就在星期一的时候又有更新的发展,中国的卫生部发言人,直接提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在有关器官移植地下交易的问题当中,有些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直接参与其中获取暴利,说这是违规行为。他用的叫“违规行为”,获取金钱的这种报酬,这是犯法的,违规的,说要查。他这个说法就是等于把中国的正规医院和医护人员就给承认参与过这种活摘器官的事情。就是当海外媒体进一步压迫这样事情的时候,国内在逐步逐步往后退,在承认事情的存在。

正是在这个基础上,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也同时做了一个采访,这个采访就更加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说,为什么谷开来、王立军的案子是这么个审法,起码从他们个人的角度来讲,中共有人在故意掩盖谷开来跟王立军所犯的真正的罪行,而这个罪行却在过程当中已经被人揭示出来。

而目前薄熙来还没有被审,薄熙来同样面临的更大的罪责,就是他同样是这种骇人听闻的惨无人道的这种做法的参与者,所以这就形成了一个概念,如果这样的事情被揭示出来是真的,共产党本身的不合法性就完全被证实了,必须面对的就是解体中共本身了,中共现在握有权力的人可能不想这样的场面出现,所以去掩盖。

可是天象变化就是这种变化,我跟大家解释过,天象的变化其实与人心所向有一种极其内在的联系,人们可能一般解释不出来,但我们从人心走向当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所以就在中国卫生部的发言人承认了说,有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直接参与活摘器官这样的事情的同时,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登出了另外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这么说的,大连塑化公司尸体来源成谜,死者的尊严与薄熙来的官司本身之间的关系引发了大规模的网上的议论。

文章讲说,中国网民星期日的时候,八月十二号大量转发了大连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非法使用尸体的黑幕,薄熙来被指在主政大连期间审批了该公司的落户,而民众追问的尸体来源到底是哪儿,这成了迷,而暴利出售尸体标本被外界进行谴责。文章讲说,谷开来的案子开审到现在没有一个最终的结果,而所有的人们就集中在十几年前薄熙来在任大连市长和市委书记时,当时在大连成立的德国公司哈根斯的这家公司。

文章里介绍,这家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专门对人体标本进行制作的公司,他说,据说只要是一尊完好的尸体,经过塑化处理之后,可以买到上百万美元,这就是当时的情况。文章接着介绍,哈根斯的公司是一家独资公司,我印象中他是当时九九年投资一千万五百万美元,是一九九九年薄熙来担任市长期间亲自批审的该公司的落户。

该公司是落户在大连高科技开发区的,到现在该公司已经制造数万具尸体塑化标本,展览当中有各种各样,有的尸体站着拿着自己被剥下来的表皮;有孕妇肚子被切开,八个月的婴儿,那个明确讲那是中国人,而且文章也介绍,尸体的源头大多都是来自中国,所以大批中国网民进一步追问到底这些尸体是哪里的?哪些中国人?

而德国媒体曾经披露,一个购买了标本的人士,在进口这个标本的时候,通过X光扫描发现他头部有子弹孔,而这件事情曾经让购买这个标本的人差点摊上了官司。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大陆的医生星期一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这么说,中国大大小小的医院,有那么多的尸体需求,死刑犯肯定是根本不能满足的,这些尸体的缺口都是由大医院里死亡的人员来补充的,那些三无人员的尸体就是从火车上直接拖下来,然后死在医院里,至于这些尸体怎么处理的,我们也不知道。

我就想说其实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个医生也没说,三无人员,什么叫三无人员?在零二年、零三年、零四年的时候,那时候有一个特别的事情,大批的法轮功学员为法轮功被迫害鸣不平,来到北京,来到天安门进行抗议,他们当时为了怕自己的家里面受到牵连,所以都不报自己的姓名,这些人就被称作叫三无人员。所以所谓的三无人员,不就是在中共体制之下被迫害的人?而在那个期间,正好是对法轮功迫害最残酷的时候,零二、零三、零四、零五年。

文章紧接着就介绍说,其实就在上个星期海外媒体都提到说,薄熙来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且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不少人质疑就在哈根斯的标本当中极有可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而一直关注法轮功学员器官被买卖被移植消息的大陆政府工作部门一位姓王的先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说,老百姓现在有人就有这样的指控,因为我们知道现实中不止有遗体被非法的利用,这些器官可能也被曾经倒卖过。

现在有些公开的渠道,现在已经有些公开的报道了,我们都可以猜测到,有些人的器官遗体这种不规范的利用是完全存在的。而更有网民提到,哈根斯的这种做法本身,哈根斯四处展览来路不明的尸体,并将他们做成标本,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这是有悖于人伦本身的,这就严重的侮辱尸体的行为,其实就是对人的一种侮辱,对活着的人的一种侮辱。

他讲说无论怎么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都是魔鬼的行为。而哈根斯本身就非常有意思,他实际出生在东德,他二十岁的时候从东德往西德跑,由于在半路上被共产党的东德给抓到了,然后送到劳改营集中营送了两年,结果西德人花了钱把他从劳改营里赎出来,然后把他送到海德堡读书,读的是解刨学。

扭过脸来当德国《明镜周刊》采访这个哈根斯,说你为什么在中国大连做这样的事情?他讲说我热爱社会主义国家,因为我出生在社会主义国家,我在社会主义国家里面生长了二十多年,所以我对社会主义的体制和社会主义的制度是非常的喜爱。大家想这就绝对是魔鬼,人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民主的西德当时花钱把他从共产党的东德赎出来,因为他想从共产党的东德叛逃到民主的西德去,结果扭过脸来当他自由的时候,西德人给他钱培养他上学,然后他反过来这么说。

紧接着回答那个问题之后,他说在中国尸体的供源太丰富了,而且售价非常便宜。而在大连的官方媒体曾经对公司进行过报道,《了望东方周刊》在零三年和零五年都曾经到这个地区采访过,零五年记者在大连附近采访时,曾经随机在大连高薪科技区附近抽查了十几名市民,几乎没有人知道大连有这么一家独特的外资企业。

虽然前两年了望周刊曾经有报道过,全国媒体也这么转载过,但是明确讲说,这件事情在大连本身却是被掩盖的。而通过这样的媒体的报道,我们可以注意到,哈根斯的公司的存在是跟薄熙来、谷开来却是直接相关,而他处理的尸体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而在同一时间却是王立军在锦州成立了所谓的锦州的心理学研究中心,而在锦州经过王立军的手处理了几千例人的尸体,而那个时候就是大规模迫害法轮功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大规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摘取器官的时候,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真正的故事,而这个故事讲足以摧毁整个中共体制,所以他想掩盖的是这样的罪责,而作为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应该知道什么是真相。

那好,这期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来源:希望之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谷开来 薄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