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江泽民“三代表”出笼内幕 杨白冰公开骂垃圾

阿波罗新闻网 2013-05-19 讯】

与邓的“黑猫白猫”实用政策不同,江竭尽全力试图“发展”新的共产党意识形态。1995年底,江提出了“三讲”。这算是江泽民的第一个“理论”发明。“三讲”中,江泽民讲得最多的就是“讲政治”。江自己的解释是“讲政治,包括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纪律、政治鉴别力、政治敏锐性”,就差没讲“政治投机术”了。

“三讲”实际上是江泽民树立个人权威的一种途径,所谓“讲政治”,无非就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也就是坚持“党的核心”江泽民的领导。当时邓小平还没有死,江泽民的地位远远没有达到固若金汤的地步,所以“三讲”提出之后,应者寥寥。

江泽民做秀的东西,都是从几个文胆那儿得来的。滕文生对江泽民思想的最大贡献是“三讲”之一的“讲政治”。研究毛泽东的专家滕文生向江泽民提出,要以毛主席的风格控制政治局:不是把权力给予某一亲信,而是让二三个高级幕僚在内部相互斗争,最后都要找他自己仲裁。

“三个代表”的出笼

“三个代表”的原作者王沪宁,1955年10月6日上海出生,1995年进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前,是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对王沪宁这个名字很熟悉,虽然没有见过他,但对他很崇拜,对他的著作非常着迷。数年后,当王沪宁被调入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时,初次见面的总书记江泽民竟一开始就大段地背诵王沪宁著作的原文,让王大吃一惊。

江泽民热衷于背诵别人的东西,一来是因为自己没东西,公开做秀时经常答非所问,因为他根本就不知怎么答;二来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博学”。江泽民以为可以抬高自己而执意要塞进党章和宪法里的“三个代表”,原作者就是王沪宁。江泽民还时不时地背诵一段别人的东西,甚至古诗和外国经典来提高自己的身价,成为国人的笑谈。

当年调王沪宁进入中央政策研究室,是由于曾庆红的力荐。吴邦国也曾有过请王沪宁任江泽民政治顾问的想法。吴邦国进入北京后,仍念念不忘要调王沪宁入京辅佐江泽民,多次在江泽民面前提起。王沪宁调入中南海,江泽民与他见面时曾开玩笑地说:“如果你再不进京,这一帮人可要跟我闹翻了。”可见江的亲信曾庆红和吴邦国对江的无能着急到了何种地步。

王沪宁进京不久,就为江泽民起草了十四届五中全会上的讲话《论十二大关系》。

不过,王沪宁最大的“贡献”是为江泽民提出了“三个代表”和“与时俱进”的理论,成为江泽民拒绝下台的“护身符”,并把此理论作为自己的“创造性论述”塞进党章和宪法。王沪宁曾是主席特别助理,2002年11月“十六大”上被江指定为中央委员。但在江失势后,时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王沪宁先提出到社科院当副院长,对方表示不欢迎;王要求到中央高级党校当副校长,又被对方婉拒。而江泽民则恼怒他泄露了“三个代表”真实作者的秘密,让自己没有了成就。

2000年3月初,《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评论员文章,推出三句话,即“三个代表”,首次作为江泽民的“思想”理论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但不久,这场轰轰烈烈的宣传就被证明是一出闹剧。

“三个代表”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刚开始一般人谁也说不清。后来“三个代表”最红的时候,王沪宁忍不住吐露真言,说自己是原作者,引起哗然。这其实并不奇怪: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就大段大段地背诵王沪宁的文章。

“用‘三个代表’指导我们的屠宰工作”

翻遍所有的官方媒体报导,包括江泽民在内,没有一个人可以说清楚什么是“三个代表”。不过下面不会有人追究这些事情,贪官污吏们整天想的是吃喝嫖赌贪淫占,上头让吹捧什么大家就跟着吹捧,事情到底是咋回事,谁也不在乎。

“三个代表”不过是几句并无实质内容的空话,一般脸皮薄一点的人还不好意思吹嘘。但“三个代表”对于江泽民实在是太重要了,因为他必须得有理论才能站得住脚。江泽民也着急要为自己立碑,想方设法与毛、邓理论并列,塑造出江泽民“第三代理论权威”的形象。于是,这个空洞无物的“三个代表”在江泽民的命令下被官方喉舌捧上了天。江在任时,费尽心机要把这三句话写入党章和宪法。现在,现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胡锦涛必须高举“三个代表”,哪个官员讲话都不能离开“三个代表”。

不管江泽民怎么想,不管媒体怎么吹捧,大会小会地学习、贯彻,还是没有多少人把“三个代表”当真。

当全国掀起学“三个代表”高潮时,央视天天在专题里采访民众。有的老农说:俺村搭了一座桥,感谢“三个代表”;有的妇女说:俺儿媳妇生个胖小子,感谢“三个代表”;也有人提出,要以“三个代表”为指针,建设一流的国际标准公共厕所;在某农村墙壁上,赫然出现大标语──“用‘三个代表’指导我们的屠宰工作”。五花八门,什么说法都有。

历经中共三年炼狱的《大纪元》原驻北京记者王斌出狱后讲过一个真实的笑话。监狱当局组织犯人做工牟利,有些犯人被指定专门装订、制作淫秽书刊,到社会上出售为公安系统赚钱。那段时间“三个代表”在政治敏感的政法系统成了口头禅,什么都要跟“三个代表”挂钩。犯人制作淫秽书刊超产,也说自己是在“三个代表”的指导下才有那么大的干劲。

广遭批评

《求是》杂志研究室、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在“三个代表”思想学术研讨会上提出:“三个代表”思想究竟是在什么时期形成的,党内是个谜,理论界也是个谜。”会上有人表示,“三个代表”是党内人为地树立江泽民“伟大”、“英明”、“卓越”的形象。还有人说,党内对“三个代表”思想学习、实践的宣传,在很大程度上是交任务、搞形式、教条,是政治上的欺骗。

前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鲍彤认为,三个代表论起到的是照妖镜的作用,因为“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是空话,“始终代表先进文化”是谎话,“始终代表先进生产力”则是官商一体的同义语。

中国社科院的学者提出:三个代表思想空泛,不合时宜,是搞形式主义。地方党委、政府大多数是在应付。三年多的实践,究竟解决了多少问题?搞形式主义是祸国殃民……

有人说,所谓“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实际上就是堕落文人、专制吹鼓手和新兴官商、资本家的集合体,至于说“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则是彻底的谎言。最广大的农民中许多人靠卖血卖肾卖淫活着,得了爱滋病,死活无人问;中共常说的“工人阶级老大哥”至少有三千万下岗,江泽民可从来没有想过去代表他们。

后来,原定在四中全会前夕出版《江泽民军事思想文选》一事遭到搁置,因为军中张震、洪学智、杨白冰等十多位老上将上书反对,说江泽民把自己放在一个不合适的地位。杨白冰更公开说“三个代表”是垃圾思想。

2002年,中共十六大被推迟,据内部披露,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党政内部对“三个代表”思想的认识和贯彻都有“较大”差距。

这场轰轰烈烈的宣传闹剧,最终没有成全江的“伟大”、“英明”、“卓越”的形象,这样几句遭到广泛讥讽的空话,最后却被硬写进了中共宪法和党章,使中共的政治舞台因此而多了一则笑话和丑闻,这是“三个代表”的真正伟大贡献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来源:真实的江泽民》联合写作组
江泽民 | 三代表 | 杨白冰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