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叫底线,但在“某些国家”高不可攀

中国警察最擅长于4件事:第一,扫黄,第二,抓赌,第三,阻止上访,第四,协助拆迁。扫黄可以养眼罚款,抓赌更可以分钱,阻止上访可以讨好上司,协助拆迁可以认识有钱人。而且这四个项目,都没有风险。所以一见到这些项目,警察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其他的就别指望了。相信只有拿下制造这些“项目”的姓江元凶,一切才能有变。

uponsnow:前几天跟一个英党闲聊,他说看了雷洋的事非常后怕,他假如一念之差恐怕也被打死了。男主在麦子店外企上班,那天陪女主去美签,独坐咖啡馆杀时间,被俩便衣接近要求跟他们走,这时女主进来,眼睁睁看着老公被架走。两人当时都以为是绑架,但都决定不声张,没想到不是黑帮确实是赵家。男主就这样被关了几个月,不用交饭钱,没有任何手续,也无刑求,也不提审。最后带他去托管机房,问了一些工作情形就释放了,不允许对外泄露情况。回到公司才知道共有十几个人被抓,公司几乎瘫痪。

Vincent耳朵:大家都知道你在洗脚房外///@大叔爱看挂路灯:你们当然在了,在各个洗头房门口,在各个拆迁现场,在各个刑讯逼供的小黑屋里。

邓相超:十年文革,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从此,开启了中国大陆的全民互害模式,文革虽然在1976年宣告结束,而这种在文革之中丧失了道德底线的互害模式却没有结束。而我们要反思文革就是要遏制住这丧失伦理没有人性堪称为人世间正义人情社会和谐“黑洞”的“互害模式”!!!

MyDF:阿伦特说:“权威的最大敌人是轻蔑,而破坏它的最有效的方法是嘲笑。”这是一个全民段子手的时代,这是消解威权的精神狂欢。伟大光荣正确的执政党被扯掉底裤群嘲,这是正在发生的事实。

王冉:白天开了一天会,晚上一刷朋友圈,发现很多篇关于那场十年疯人院运动的文章点开后都是这样的显示。仔细想想,疯人院也好,雷洋也好,减招也好,中概回归也好,很多事的背后都是同一个道理——没有边界的权力=随时可能被践踏的权利。如果连病根儿都不让讨论,治愈一定比病魔更遥远。

中国警察最擅长于4件事:第一,扫黄,第二,抓赌,第三,阻止上访,第四,协助拆迁。扫黄可以养眼罚款,抓赌更可以分钱,阻止上访可以讨好上司,协助拆迁可以认识有钱人。而且这四个项目,都没有风险。所以一见到这些项目,警察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其他的就别指望了。

ranxiangmm:新编人生四苦:洞房春宵抄党章,洗脚足疗被嫖娼,久病住院逢莆田,金榜指标落他乡……刚才经过火车站,一个大姐暧昧地问我:帅哥,一起抄会党章不,价格不贵,包你满意!

爸权夶祭司: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衣辅警和警察们互相使个眼色,踩灭烟头,冲进了灯光暧昧的洗头房。领头的警察一脚踏进包房,刚喊了一声不许动自己就僵在那里了。背后的同事不知情,还纷纷往里涌,一时间小包房里堆满了人,气氛凝固了。想象中的惊慌、恐惧甚至哀嚎并未出现,而是一片平和,默契和喜悦–那个十几分钟前刚进来的穿白衬衫的男子正在和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洗头妹一起肩并肩坐着,认认真真地抄写党章。

公民林静在维权4:如果法律不能保护最底层的人,这法律就是专制。如果公平不能延到最底层的人,这公平就是虚伪。

Zodiac4698:你愚昧,是因为统治者需要你愚昧。如果你自己发现了这一点,同时依然心安于这种保险的愚昧,那么放在世界范围看来此人种实际上就是在退化中……未来不排除发生就像当年慈禧第一次看见照相机,火车会吓一跳的情况,共产党治下的中国离世界通识越来越远(文革提问:请用一个词形容文革)

绍兴师爷行北京:一位法国作家曾经这样问过我:“您还在守望着您的理想吗?”我回答说:“我守望的只剩下了一条底线。”“那是一条什么样的底线呢?”“善良的民众不再蒙冤,不再蒙羞,不再蒙骗。”“这条底线可不算很高啊!”“可我以为,这条底线在有些地方仍然高不可攀。”(四川省阆中市对违法讨薪的8位民工召开公开宣判大会)

damyata:所以也不喜欢“反思”这个词,被淹没的受难者不需要反思,被拯救的幸存者不需要反思,作恶者依然权力在握不需要反思。“反思”在大多数人那里成了一种口头的廉价自我安慰,一种姿态。借用陀氏的话,我们这个民族,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