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半醉汉:雷洋案可纠正错误 变成必须坚持必然错误

网络评论:雷洋案有一则评论比较到位,据说是一位叫甄远东(网名半醉汉)的教授所评,他写到——一个警察的错变成了警局的错,市局的错,市府的错,央视的错,检方的错。然后一错再错,一个可纠正的偶然错误,变成一种必须坚持的必然错误,变成一种制度的错误,一个政权的错误。请问各位大人们:你们真的觉得合算?

雷洋案的意义,不是一个无辜者的屈死,引起这个如一潭死水般的社会泛起了波澜,并产生出强烈的舆论反弹和众人不满。

这只是一种表象。

这么多年,屈死的无辜太多,为何并不能引起社会强烈的舆论反弹和众人不满?

因为那些屈死者,大部分都是社会底层的老百姓,即真正的无产阶级。

自私的社会中层(不是中产阶级)人士,基本不关心社会底层的冤情。他们的生活早已摆脱羞涩,步入小康。这些人谈笑有沙龙,出入开轿车。或聚会,或旅游,或诗酒歌舞,或书画琴棋,潇洒而自在。这些人对底层老百姓们的冤情和苦难,至多只会付出一点廉价的同情心,在聊天闲谈的时候,口头上说一声“真可怜”或“太过分了”。若想让他们为底层老百姓去仗义执言的奔走呼喊,基本上是不可能。

社会中层人士们为自身快乐与安全计,不约而同地都对眼前、身边发生的一些仗势欺人行为,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这种超然物外的冷漠和冷酷,是阶级斗争学说和实践留下的必然结果,也是社会道德沦丧,正义感在快速消减的证明。

因此,这些年社会底层发生的一个个冤案,都被时间消磨和谐了。含冤上访者弱弱地哭诉,既不能感天动地,更不能打动法官,带来的是官方的截访和对维稳防范的警惕。纵有一两件典型案例,在正义律师们的努力工作下得以平反昭雪,那也是司法部门出于无奈而作的纠正,是权力机构为了脸面的美容。

这次雷洋之死,使人们,特别是引起社会中层人士的不安,是他们切切实实地感到,威胁正在迅速逐渐逼近自己。他们出于对自身安危思考,引发出了焦虑,本能地举出正义的大旗,故对此案关注加倍。

这些人参与舆论,其力量非社会底层的弱势老百姓可比。尤其在互联网时代,人手一部手机,个个一台电脑,力量是可观的。

但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追究雷洋之死的时候,是隔靴搔痒,甚至是横生枝节。他们对雷洋这个初为人父、匆匆出门去机场迎接远道而来的父母,结果中途遇难的人,有没有嫖娼,有没有抗法,有没有疾病感兴趣。而对雷洋这个普通的健康人,为什么在警察控制之下,在短短几十分钟之内莫名其妙地死亡,不感兴趣。

这不是他们无知,而是一种自私。猎奇之心,高于正义,是因为猎奇安全。而追求正义,却很可能会陷入险地。

这也证明,政治生态的环境,已经在恐怖地恶化。

暴力执法致人死伤,已非个案,且日渐普遍,而追究执法部门暴力执法致人死伤的法律责任,难于上青天。

这才是可怕之处。

这一社会事实,说明我们离法制建设越来越远。

无情而悲哀的事实是,执法者可以胡作非为,老百姓要求司法公正,有错必纠却寸步难行。

这种只可意会的大环境,是高层对违法乱纪行为的默许、放纵。

这种默许、放纵,已成公害,成为执法部门的共同潜规则。屈死不告状,已经成为很多社会底层的老百姓的常识经验。个别血性汉子的拔刀自卫,造成两败俱伤血案,受害的依然都是社会底层人士的死伤。既于事无补,又不能阻止类似案件的终止,更不会引起社会高层的关注和警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