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天天读金瓶梅?晚年专门找这种书

据毛泽东生前最后十年的专职图书管理员徐中远在书中披露,毛泽东晚年爱读笑话书。1971年“九一三”林彪事件使毛泽东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一度精神恍惚,其健康状况明显不佳。有分析认为,毛泽东晚年生活上很孤独,政治理想破灭,疾病缠身。只能靠看笑话书,寻求一点乐趣和安慰。

《怕老婆》的笑话让毛泽东笑出声来

据《毛泽东晚年读书纪实》一书的作者、也曾是毛泽东生前最后十年的专职图书管理员徐中远披露,毛泽东晚年爱读笑话书。

书中披露,毛泽东爱读笑话书,特别是毛泽东晚年爱读笑话书,知道的人就不是很多了。在给毛泽东晚年图书服务工作中,我们知道,他老人家曾有一段时间对笑话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1974年这一年里,他老人家读书读得最多的就是笑话书了。毛泽东第一次要我为他找笑话书是1974年1月1日。上午11时30分,我正准备去饭堂吃午饭,忽然,毛泽东让秘书张玉凤给我打来电话。张玉凤说,主席要看《太平广记》和笑话方面的书,并且要线装大字本的,要马上找出送来。

1月2日送给毛泽东的笑话书以及从中选出印大字本的《新笑林一千种》和《历代笑话选》等,他老人家不久全都看完了。这一次,虽然没说“不理想”,但是,2月23日他老人家又发出指示:“继续找笑话书。”

书中指出,如果从1974年1月1日我为毛泽东第一次找笑话书算起,到9月19日,在北京地区前后查借笑话书已逾百种。翻看毛泽东的借书登记本,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1974年1月1日至6月30日,这半年时间里,毛泽东外借图书除极少数其他图书外,绝大部分都是笑话书。6月30日以后,外借笑话书逐渐减少,但断断续续还有,时间一直延续到1975年2月初。

《笑话新谈》是毛泽东晚年读过的最后一部重新排印的大字线装本笑话书。张玉凤后来告诉我,当时主席收到书后,一边翻看,一边问她上海查找的情况。还没等她全部说完,他就被书上的笑话吸引住了,边看脸上边渐渐露出笑容直至笑出声来。张玉凤说:“这一次外出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席这样高兴。”她走近主席身边,看到主席刚才看的是《怕老婆》这则笑话。

毛泽东晚年孤独靠笑话缓解苦闷

署名陈晋在《百年潮》2015年第12期发表题为《毛泽东晚年寻书》的文章分析,毛泽东晚年,心情沉重,难得有欢悦轻松的时候。或许是为了调节心情,纾解寂寞,多次集中阅读各类笑话书籍和字帖墨迹。

据毛泽东晚年的图书管理员徐中远记录,毛泽东曾三次比较集中地索要笑话类书籍。

1974年上半年,毛泽东为何如此集中阅读笑话书,不得而知。从他当时的身体情况看,恰恰是1974年6月中旬,健康状况出现明显问题。

中共中央当即决定为毛泽东成立医疗组,成员包括心血管内科、神经内科、麻醉科、耳鼻喉科、呼吸科、外科、重病护理等方面的专家。这个医疗组持续两年多,直到毛泽东逝世。也就是说,他一心要读笑话书的时候,正是身体释放出不良信号的时候。

毛泽东晚年生活上很孤独。老病之躯,忧患重重,疾病又在折磨他。在寂寞中,读笑话、看字帖,也不好说是其主流阅读状态,不过是聊作解忧、释患而已。

“九一三事件”受重大刺激毛泽东晚年患狂躁症

香港《前哨》2016年7月号刊发题为《姚文元回忆录褐秘》一文披露,毛泽东在获知林彪乘飞机外逃苏联时,还不全信,当周恩来作第三次报告时,毛泽东还半信半疑,对在场的政治局委员说:“他(林彪)会害怕我不能容留他,要走人。”

毛仰望着天花板长叹一口气说:“高,高超!我被他骗了,骗了22年。你们都被骗了!不要做事后诸葛亮!”

毛泽东还指著周恩来、江青责骂:“一个总理,一个我老婆,都把副主席抬得天一样高,我也受你们的骗了。”

姚文元称,林彪事件后,毛泽东一度精神恍惚,摔东西,骂人,驱赶身边的工作人员。有时,唯有周恩来安排李敏、李讷陪着毛,才能使毛的情绪平静些。

据《动向》杂志早前透露,毛泽东秘书张玉凤回忆毛晚年情况称,林彪事件后,毛泽东患有高血压症、狂躁症,常常摔东西、撕文件、骂人。他经常失眠,睡梦中惊叫“亲密战友”、“接班人”、“副统帅”、“永远健康”等。

毛泽东多次把周恩来叫来,重复地问:“我周围还有没有亲密战友式的人物?”周总是照例地说,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热爱毛等,毛也总是会重复反问:“是真心吗?我看不是。”“我整了不少人,他们会保卫我,你信吗?”然后,毛泽东会仰头哈哈大笑,发着呆。

毛泽东晚年常在沉思回忆战争年代的生活和去世的“战友”,感到凄凉。毛从76年4月至7月中旬,思维还正常时,多次就身后党政军领导班子圈划,但未有定论,他忧虑政局会有剧变。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