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暂住祖国者:盼望共产党永远滚回属于他们的地狱

——流民:哪里才是我的祖国

真希望,有朝一日,这个夺走我们血汗、夺走我们基本权利和尊严、甚至当年投靠苏俄,背叛祖国的邪恶组织能够永远滚回属于他们的地狱,让光明重新回到被叛国组织盘踞60余载的华夏大地,让我们能够再次直起身板,骄傲地说,〝这是我的祖国,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公民〞!

记得小时候,在共产党的洗脑教育和宣传下,对外界一无所知下,我自以为我是国家〝主人翁〞。那个时候,总感到很庆幸很自豪,通过共产党的洗脑,我以为美国是纸醉金迷的恐怖国家,国民政府所在的台湾,更是水深火热,很多时候甚至还有过去解放他们的小冲动。

随着年龄渐长,尤其是那道尘封已久〝国门〞无奈的被打开,慢慢才知道,我们当初被洗脑后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似乎,我们真正认知的世界,正和我们当初的看法相反,感情,我们才是身在共产党纸醉金迷的人民水深火热中。

90年代中后期,我大学毕业来到了一所大学进修英语,本来满是兴奋,但开学典礼时,老师的一句告诫让我(也许还有别的同学)感到一丝异样,〝这里提醒各位同学,尤其是女同学,晚上不准去留学生宿舍,以前就发生过女学生去留学生宿舍整夜不出来的恶性事件〞。我不理解,怎么了,我们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吗,我们去留学生宿舍交流为何不可,就算整夜不归,怎么不去说留学生不检点呢?我第一次,有了〝我是什么人〞的疑问。

后来,我看到人家留学生住在专门为他们准备的留学生楼,听说宿舍里面环境非常好,家电一应俱全,而且每月住宿费只有几十美元,天啊,我们很多人也能住得起啊!但是,那真的就像一道无形的高墙,把我们永远的挡在外面。我作为社会进修生,只能住在教师楼里宿舍(一个房间住了五个人,环境很差,那也算比较幸运,实在分不到宿舍的——去晚了就分不到了,就只能自己在外面找出租房),而人家留学生,管他亚欧美非,一来就住在高大上的高楼大厦里。这个时候,我已经时常在问自己,我们到底是什么人,在自己的祖国,为什么还要低人一等。共产党告诉我们,要对国外友人友好,但应该不等于就要我们这些所谓的主人低人一等吧。

后来,也接触了一些在欧美国家留学居住的亲友,我终于知道了,其实在人家国家,是没有对外国留学生有什么特殊优待的,有的,仅是国民待遇而已,就是和本国公民享有一定程度的同等待遇。我也终于知道人家那些国家的人们是〝公民〞,是有公民权利的。我们这里只是百姓,公民对我们来说是那样的遥不可及。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2000年,我终于离开了家乡工作了几年的那个小城市,来到了共产党所谓的〝改革开放前沿〞深圳特区,还算是幸运的有了一份自己希望的工作,也算有了不错的收入。但是,很多经历,却更加强烈的让我不时问自己,我或者我们(大部分生活在大陆的曾经中国人,我的同胞!)究竟是什么人?

那时候的深圳对外来人口是要求有暂住证的,没有的话,你就基本和流窜犯罪份子区别不大了。当你走在大街上,没准就有保安(不一定是警察)查问你的证件,你不是深圳居民,也没有暂住证的话,你就悲剧了!你会被赶进一个小货车(加了铁皮箱,有门有两扇小铁窗),盛夏的深圳,高温突破40摄氏度,一堆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两扇小铁窗透气,估计里面还有刺鼻的汗臭吧,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啊(估计是不能装载猪什么的,否则猪都会闷死!)。我时常在街上看到这样的场景,无辜的青年人挤在货车箱里,无助的望着铁窗外。虽然,我几乎每一次都充满了愤恨,甚至想冲过去把这些无辜的同胞解救下来,但最终也只能是无奈叹息而已。

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他们犯了什么罪刑,深圳作为这片国土的一部分,怎可如此对待国人?!

后来听说,如果没有亲属朋友交罚金领走他们,他们会被送到东莞一个叫樟木头的地方,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最终换来一张回乡车票,被赶回家乡。当然,也听说过,有人甚至不堪困苦,生命永远消逝在了那个陌生的地方,估计,也就算失踪了吧!

还有一次亲身经历,我那时候住在所谓的城中村里,一天晚上,看到楼下面的街道上,一名男子一边用头撞着警车,一边悲惨的呼号〝我究竟犯了什么罪,你们要抓我!〞,我听房东告诉我〝那是警察查出租房,没有暂住证就从房间里带走,还好,你们几个都有!〞。当时那种愤怒,没有亲身经历的人,可能很难理解,我真恨不得扔下砖头砸向那群灭绝人性的〝警察〞,当然,一时冲动而已,在这个无比强大的独裁暴政面前,我们作为普通中国人,是多么的渺小和无奈。

在深圳的几年时间,虽然我没有被抓过一次,但,看多了,总会再次问自己〝我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自己的祖国还要被如此对待!做人尊严何在,作为国家一份子的权利何在?!这个时候,我早已没有了任何所谓主人翁的感觉,哪怕只是一点点。有的,只是时不时的愤懑,时不时的迷失在自己的身份困惑中。

后来,我来到了北京,这个时候,因为孙志刚被残酷杀害那种惨绝人寰的随意抓捕无暂住证者,总算再也看不到了(现在又搞起了所谓的〝外来人口居住证〞,很可能又是另一种形式的控制,我时常把北京称为〝北京国〞,把上海称为〝上海国〞……只要离开了那张身份证上城市,尤其是所谓一线城市,我们就连真正的外国来大陆洋人都不如,我们就只能是在外国人下的底层人,无论我们交了多少税、无论我们为这座城市做出了多少钱的贡献!)。但是,只是暂住证吗?

我以为我在北京算有了份相对体面的工作,有了还算不错的薪酬,每月上缴了不算低的个人所得税,和那万恶的虚假社保,腰杆似乎该硬起来了吧,尤其,这可是共产党的首都啊,应该不公平少很多吧?

残酷的事实,却一次一次把我的〝自以为〞完全打碎,不留下一点点痕迹!

2011年,共产党在幕后通过土地垄断,高价出让,而使房价成为天价后(其实只是房租而已,大陆960万平方公里都史无前例属于共产党所有,我们这些炎黄子孙,却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无寸土归己所有。当然,共产党美其名曰〝公有制〞,用以欺骗世人。)。在一片抗议声中,共产党先是把人们的注意力转向帮凶地产商,随后又假模假样的出台了所谓〝房屋限购政策〞,以进一步混淆视听,别的就不再赘述了,其中有这么一条:〝持有本市有效暂住证在本市没有住房且连续5年(含)以上在本市缴纳社会保险或个人所得税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限购1套住房(含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这是一个多么无耻的恶政,这么长时间,我们难免会因为工作问题出现社保或个税中断情况,这并非我们本意,但却在受到失去工作的同时,也失去了购房资格,如果我们工作不十分稳定(在哪个国家这不是正常现象啊),就意味着我们永远也不能在北京购买住房!如果我们是国家公民,又怎会在自己的祖国受到如此不公待遇,难道北京不属于中国,或者我不是中国人吗?为什么连购房都区别对待?我在京交了那么多年社保,那么多税,难道还换不来起码的公平对待?

后来的购车摇号恶政也一体传承了这种极度不公平,我在所谓〝自己的国家〞因为没有参与摇号资格(社保和个税中断过)导致现在只能租用别人的牌照,因为这个恶政我每年要额外付出万元车牌租赁费,多么荒唐,多么可悲啊!我们就这样被这个恶毒的共产党炮制的恶政多付出多少辛苦所得!

因为远离家乡城市,即使收入尚可,我也一直没敢要小孩,作为一个非北京本地户籍的外地人,子女从出生到教育,将一直生活在不公平中,意味着你要跑断腿,多送钱,让你身心疲惫,只为了给孩子在北京一个最基本的教育机会。难道所谓北京外中国人的孩子就不是中国的未来吗?

生活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我们连起码的公民权利都没有,我们甚至远不如那些到其它国家拿到永久居留权的亲属朋友,他们得到了国民待遇,还不是公民,就已经享受到了被我们这些自称本国人多的太多的公民权利和待遇。

我们到底是什么人?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多年,我们是中国公民?眼前事实告诉我,我们不是!

真希望,有朝一日,这个夺走我们血汗、夺走我们基本权利和尊严、甚至当年投靠苏俄,背叛祖国的邪恶组织能够永远滚回属于他们的地狱,让光明重新回到被叛国组织盘踞60余载的华夏大地,让我们能够再次直起身板,骄傲地说,〝这是我的祖国,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公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