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震惊 美女狐狸精竟然有如此高的悟性

——《阅微草堂笔记》之“万般皆空真如梦”

从男欢女爱到死后埋葬,就像表现男女离别的《别鹤》、《离鸾》曲那样短暂,不过是伸伸胳膊的工夫。其间两个人在一起,或者几刻钟,或者几天,或者几月,或者几年,但终有永别的那一天。到了分别这一天,那么不论两人在一起是欢聚了几十年还是片刻,都同样如悬崖撒手,一切都是空。在女人堆里混,不都恍惚如一场春梦吗?

在中国大陆一直很受欢迎的《铁齿铜牙纪晓岚》,把纪晓岚描绘成一个伶牙俐齿、聪明机智的能臣。据《清史稿》等文献中记载,现实中历雍正、乾隆、嘉庆三朝,享年八十二岁的他不仅是神童、才子,还位官居高位至兵、礼部尚书,更是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

《阅微草堂笔记》是他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记录成书的。今选此篇讲述的是宁波一书生既勾搭青楼女子,又迷恋狐女,狐女通过自身变形成该书生喜欢的女子告诉他——我为虚幻,我变化的某某也为虚幻的故事。

《阅微草堂笔记》原文是古文,今人博主“笨笨”根据哈尔滨出版社出版的《阅微草堂笔记》翻译的部分故事,就鬼事说人心,写下《阅微古今谈》。

译文:宁波的吴生,爱与青楼女子鬼混。后来他和一个狐女好上了,时常幽会,但仍然出入于青楼。有一天狐女对他说:“我能变化。凡是你所喜欢的女人,我见过一面就能变化出她的样子来。你一想她,她就可以出来,不比花钱买笑好吗?”吴生一试,狐女果然在顷刻之间就变了形,和真的不差毫厘。因此吴生不再外出瞎混了。

一天他对狐女说:“这些天眠花宿柳,真是快活。可惜是你幻化的,感觉总是隔了一层。”

狐女说:“你说的不对。声色的快乐,本来就象电光石火般转瞬即逝。不仅我幻化成某某是虚幻的,就是那位某某也是虚幻的,连千百年来那些艳女名姬也都是虚幻的。那白杨绿草、黄土青山,哪一处不是古来歌舞的地方?

从男欢女爱到死后埋葬,就像表现男女离别的《别鹤》、《离鸾》曲那样短暂,不过是伸伸胳膊的工夫。其间两个人在一起,或者几刻钟,或者几天,或者几月,或者几年,但终有永别的那一天。到了分别这一天,那么不论两人在一起是欢聚了几十年还是片刻,都同样如悬崖撒手,一切都是空。在女人堆里混,不都恍惚如一场春梦吗?

即便是缘分很深,终生在一起,但青春也不能永驻,渐渐生出白发,同一个人也不是先前的容貌了。那么她当年的唇红齿白,也可以说是虚幻的。怎么能只说我变化为某某是虚幻的呢?”

吴生恍然有所醒悟。过了几年,狐女离他而去,而吴生再也不到风流场中去了。

博主“苯苯”评论:是啊,世上的什么东西不是虚幻的呢。名啊、利啊,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没有什么东西能长久。所以佛讲,这个世界就是个虚幻的世界,“一切有为当如泡影”,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却把什么都当成实在的,图的只不过是一时的心里痛快罢了,至于以后的痛苦与烦恼就不愿考虑了。

《阅微草堂笔记》原文:

宁波吴生,好作北里游。后昵一狐女,时相幽会。然仍出入青楼间。一日,狐女请曰:“吾能幻化,凡君所眷,吾一见即可肖其貌。”君一存想:“应念而至,不逾于黄金买笑乎?”试之,果倾刻换形,与真无二,遂不复外出。尝与狐女曰:“眠花藉柳,实惬人心,惜是幻化,意中终隔一膜耳。”狐女曰:“不然。声色之娱,本雷光石火,岂特吾肖某某为幻化,即彼某某亦幻化也﹔岂特某某为幻化,即妾亦幻化也。即千百年来名姬艳女皆幻化也。白杨绿草,黄土青山,何一非古来歌舞之场﹔握雨携云,与埋香葬玉,《别鹤》、《离鸾》,一曲伸臂顷耳。中间两美相合,或以时刻计,或以日计,或以月计,或以年计,终有绝别之期。及其诀别,则数十年而散,与片刻暂遇而散者,同一悬崖撒手,转瞬成空。倚翠偎红,不皆恍如春梦乎?即夙契原深,终身聚首,而朱颜不驻,白发已侵,一人之身,非复旧态。则当时黛眉粉颊,亦谓之幻化可矣。何独以妾肖某某为幻化也?”吴洒然有悟。后数岁,狐女辞去,吴竟绝迹于狎游。

纪晓岚本名纪昀,清朝翰林院庶吉士出身。自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纪昀因给亲家卢见曾通风报信而卷入盐政亏空案被发配新疆乌鲁木齐开始,沿途积与当地人交流,做了不少记录,曰“如是我闻”。他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至嘉庆三年(1798年),近10年期间,将自己以前的亲身经历与多年所见所闻累积成册著成《阅微草堂笔记》。

纪昀生于雍正二年六月十五日,卒于嘉庆十年二月十四日,即1724年7月26日-1805年3月14日),直隶献县(今中国河北献县)人,字晓岚,又字春帆,晚号石云,又号观弈道人、孤石老人、河间才子,谥号文达。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起,任《四库全书》馆的总纂官,又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热河志》,传世除了《阅微草堂笔记》,还有《纪文达公遗集》《评文心雕龙》。纪昀在对联方面的造诣可谓举世无双,甚至出的灯谜连乾隆都猜不出答案。

此副灯谜是:

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和狐狼狗狸仿佛,既非家畜,又非野兽;

诗也有,词也有,论语上也有,对东西南北模糊,虽是短品,也是妙文。

乾隆在得知其答案即“猜谜”二字,对纪晓岚大加赞赏。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