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重庆解放碑和苏共秘密档案 中共的耻辱柱

自1949年10月1日,中共在大陆打造出一个假冒伪善的所谓人民共和国以后,这座宏伟壮丽的“记功碑”便开始了她的厄运。中共攻占重庆以后,匆匆忙忙地将记功碑上那七个大字铲掉,时任西南地区共军军头的刘伯承偷天换日,写了“重庆人民解放纪念碑”几个字镶嵌在碑体上。俄解密大部分苏共的秘密档案。确凿的证据显示,早在七十多年前的1931年,中共党魁毛泽东即奉共产国际之命,在江西瑞金成立了国中之国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共即成了制造“两个中国”的元凶祸首。

上世纪70年代“重庆解放碑”的街景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来,中华民族经历了一次大狂欢,许多城市的鞭炮声通宵达旦,欢庆酒宴上频频举起酒杯一醉方休,庆功会上有欢乐的歌舞,报刊上涌现了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那时我刚刚考入初中,在空袭警报的呼号中长大的孩子,有强烈的爱国情怀。虽然至今已过去六十多年,仍能记得当年那激动人心的场景,也牢记着一些感人至深的诗词歌赋,在这类令我无法轻易忘怀的文句中,下面这副楹联更让我念念不忘:

“中国捷克日本,南京重庆成都”。

以三个国家的名字构成的上联,说明中国迅速打败了日本侵略者。下联对应的是我国三个重要城市的名称。过去的首都南京其重要性自不待言,胜利后,她将欢庆重新成为首都,重庆被称为陪都即战时首都那时是国家的心脏,成都为战略大后方四川的省会。这副精妙绝伦的楹联,它只用了简单质朴的十二个字就道出了一个真相,是南京的中华民国政府,也就是抗日战争时期设在陪都重庆的中华民国政府,领导了这场伟大的卫国战争,并与全世界的反侵略国家一起共同战斗,直到最终取得彻底胜利,且因此使中华民国获得了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殊荣。

这副被誉为'绝对'的楹联,也是我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的独特文化具有无穷生命力的一个实证。

其实这一切庆祝活动都是民间自发进行的,政府极少组织如那些极权国家动辄举行的那种劳民伤财的大型纪念活动。在我的记忆中,国民政府比较像样的纪念活动就是在重庆市中心修建了一座高达27.5米的“抗战胜利记功碑”。

政府为表彰我中华儿女奋勇抗敌的英雄业绩,特在陪都重庆市中心,原纪念国父孙中山诞辰而建的名为“精神堡垒”的旧址上,修建了这座高耸入云的灯塔型圆碑,碑身上由当时担任重庆市长的张笃伦先生题写了“抗战胜利记功碑”七个斗大的字,生性干脆俐落的重庆老百姓亲切地简称之为“记功碑”。

在挖掘“记功碑”的地基时,按设计要求,刻意留下深坑,将战争中缴获的部分侵华日军武器弹药、钢盔军靴、指挥刀军旗等战利品埋于其中,以使我国民革命军之军威永垂大地;同时埋下的还有用铁罐密封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为抗战胜利专门写给蒋中正委员长并转致中国人民的一封贺信。

“抗战胜利记功碑”的内墙上,密密麻麻镌刻着我千千万万的阵亡将士名单,正是这个英雄群体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构建的铜墙铁壁,抗击了武器装备比我们精良得多的入侵之敌,捍卫了我们这个千年古国的尊严;更重要的是这个英雄群体用他们珍贵的生命,告诉人类正义战胜邪恶这个永恒的真理。他们理应永远屹立在这里,接受我们这些子孙后代的顶礼膜拜,接受我们永远的怀念,永远的景仰。

但是谁能想到,自1949年10月1日,中共在大陆打造出一个假冒伪善的所谓人民共和国以后,这座宏伟壮丽的“记功碑”便开始了她的厄运。中共攻占重庆以后,匆匆忙忙地将记功碑上那七个大字铲掉,时任西南地区共军军头的刘伯承偷天换日,写了“重庆人民解放纪念碑”几个字镶嵌在碑体上。中共这个将一党私利置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的恶劣行为,暴露了以毛泽东为首的这群势利小人必然将国家主权拱手相让于苏联“老大哥”的“既定方针”。在涂改这个碑名的同时,共产党千方百计地改写抗日战争的全部历史,他们利用所垄断著的全部宣传机器,重复千万次地谎称,是远离日军正面进攻方向的延安中共,在中国最贫瘠的黄土高原上,以它当时拥有的数万红军,领导了这场倾尽全国财力、物力、耗时长达十四年之久的卫国战争。毛泽东还诬蔑说蒋中正委员长是“假抗日,真反共.”这句话改为“假抗日,真卖国”倒是共匪,尤其是老毛本人的真实写照。

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随即东欧剧变,整个共产体系国家分崩离析。不久,在莫斯科成立了俄罗斯宪法大法院,邀请世界各国一流学术专家,列席旁听了宪法大法院对苏联共产党的公开审判。次年解密了大部分苏共的秘密档案。

令世人大跌眼镜的是档案中涉及中国共产党的部分,主要是来往电文和会谈纪要。确凿的证据显示,早在七十多年前的1931年,中共党魁毛泽东即奉共产国际之命,在江西瑞金成立了国中之国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共即成了制造“两个中国”的元凶祸首。如果按刑法中的“分裂国家罪”治罪,并沿用叛国罪无限期追诉的法律规定,第一个应该严惩的卖国贼就是祸国殃民的毛泽东,然而这个把中国人民扔进灾难深渊的千古罪人,至今依然躺在“党中央”身边的水晶棺材里散发恶臭。

2007年7月7日,即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日,中共中央机关报、北京《人民日报》发表一篇题为《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的社论,通篇谎言仿佛都在为将“抗战胜利记功碑”更名为“重庆人民解放纪念碑”编造借口,谎称是毛泽东带领的几万八路军、新四军,而不是蒋委员长指挥的几百万国民革命军打败了几百万日本侵略军。掩盖中共在抗战期间尽量避开与日军正面交火减少伤亡,甚至秘密派大特务潘汉年通日,与之协定《互不侵犯》。(彼时他的军队还拿着国民政府的津贴.)种下日后潘夫妇被囚禁终身以保这个绝密不会外漏,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永不得知的祸种。而在当时<確保存實力,養精蓄銳,為他日奪取政權做準備>是老毛的既定方针。果然,其阴谋得逞后,便将昔日民族英雄的功勋一笔勾销,哪管他们魂归何处?这是共党的“政治需要”。

散布“历史健忘症”的病毒是控制言论自由者的拿手好戏,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苦心经营,今天四十岁以下的重庆人,很少有人知道昔日“记功碑”的丰功伟绩,只是糊里糊涂地跟着宣传机器叫它“解放碑”,他们无法想像这座标志重庆"解放"的所谓标志性建筑是国民党政府修建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难以抵挡的互联网铺天盖地地席卷之下,中共的愚民笑话一个个被戳穿,重庆的众多有识之士,通过互联网之类的公器向中共当局呼吁,要求还“记功碑”历史以真面目,担心“记功碑”变成一块“多米诺骨牌”的共产党却充耳不闻,佯装不知。他们只知道不断扩充网络员警编制,用更多的民脂民膏去改进他们的技术装备,藉以抵挡功能强大的互联网对愚民政策的突破.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让它作为中共欲盖弥彰的耻辱柱,永远地站立在那里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黄花岗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