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沈阳陡降8度两落雹 司机语带双关:终于不用那辛苦

沈阳市连日天气闷热,气温31℃,记者每天在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外徘徊一圈便已大汗淋漓,直至前晚,官方公佈刘晓波离世后,便下了一场大暴雨,雨水中更溷杂着冰粒,市内多条道路被淹,不少私家车「死火」停在路中。

乘的士往殡仪馆的记者问司机「六月落雹」是否常见,司机似语带双关地说:「唉!终于不用这麽辛苦了。」

昨下午,当地再下了一场暴雨,如小石头般大小的冰雹打得车身啪啪作声,气温更急跌8℃,有常在医院外接客的士司机向记者说,连日来,看着医院门外的便衣公安不断追截一个个背着相机的人,感到十分好奇,最后四处打听,才知道这些人是香港来的记者,记者问他知不知道刘晓波是谁,他说不知道,更指着记者手中的相片问:「他(刘)是明星吗?」记者向他讲了刘晓波的事迹后,想不到他当场坐地起价,否则不肯开车。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在欧洲接受《苹果》专访。

她表示,原本希望申请签证前往中国,出席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丧礼,并向遗霜刘霞致以慰问,惟遭中国驻奥斯陆领事馆拒绝接受其申请,原因竟是安德森「未有收到当事人的邀请」,她向人员指对方已离世,人员就称要联络家属;她再提醒其亲属正被软禁,领事馆人员就藉词她未有先预订机票、酒店,总之就是不接受申请(they just refuse to receive it)。

被问到认为中国何时才会有民主,安德森表示不相信在可见的将来会有(Probably not in the near future),认为仍需一段长时间发展。她拒绝再多谈中国政治情况,只说颁发和平奖是为了嘉许促进自己国家民主、人权状况的人,委员会无法预期颁发和平奖能促使当地发生即时的改变,亦无法保证奖项谁属将带来甚麽影响。

安德森强调,诺贝尔委员会并非政治运动活跃份子,颁奖只为嘉许促进自己国家民主改革的人权份子,因为委员会相信,民主与尊重公民权利,是导向和平非常重要的先决条件。

日前安德森发表声明,对刘晓波逝世表示遗憾及伤感,并指摘刘晓波在病危前一直未能得到适切治疗,讉责中国政府要为刘晓波死亡负上重大责任。她补充指,刘晓波在转到医院前已身患末期绝症,说明他接受适切治疗或许已太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君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