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毛泽东和苏联女科学骗子勒柏辛斯卡娅

如果勒柏辛斯卡娅知道在自己身败名裂之后﹐中国的毛泽东还在盼望她早出成果﹐以证明辩证法的伟大的话﹐她一定会后悔没有在克里姆林宫行骗得手后再跑到中南海来。在那个崇拜神秘主义和变来变去的地方﹐她的辩证法骗术一定会玩得更得心应手﹐就象变戏法。

勒柏辛斯卡娅的所谓“贡献”被说成是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胜利

1964年八月二十四日﹐物理学家周培源和哲学家于光远被召到毛泽东在中南海的寓所。毛泽东身穿睡衣﹐坐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和两个对他毕恭毕敬的大知识分子谈哲学。两千年前有个地痞出身的流氓皇帝叫刘邦﹐他和读书人见面时常常故意衣冠不整、蓬头赤足﹐有时还故意边洗臭脚边召见儒生。和刘邦相比﹐毛泽东显然文明多了。

毛泽东的那次谈话对于研究晚年毛泽东非常重要﹐因为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天南海北地谈了很多自然科学方面的问题﹐引了很多例子来证明他所相信的所谓宇宙间的普遍规律,,来论证他的所谓矛盾和斗争是宇宙的普遍规律。毛谈运动﹐谈发展﹐谈认识、谈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还谈到牛顿和爱因斯坦。这些毛式玄学实际上是他的斗争哲学的基础,或者说毛想要从自然科学中寻找斗争哲学的理论根据。

在讲话最后毛提出了一个很具体的科学问题:“细胞起源问题要研究一下﹐细胞有细胞核、细胞质和细胞膜。细胞是有结构的。在细胞之前一定有非细胞。细胞之前究竟是什么﹖究竟怎样从非细胞变成细胞。苏联有个女科学家研究这个问题﹐但还没有结果。”

毛泽东这里用欣赏的口气提到的那个“苏联女科学家”叫勒柏辛斯卡娅。如果毛泽东是在1954年说她的研究“还没有结果”﹐或许还马马虎虎。但在1964年﹐这个“女科学家”的研究“结果”不但已经被揭穿是骗局﹐而且她本人也早就成了苏联科学界人人都知道的大骗子。

勒柏辛斯卡娅是个老革命﹐十月革命前她曾和丈夫一起追随列宁流亡国外。十月革命后﹐她一直从事行政和教组织学的课程。后来到了三十年代﹐她年过60时开始研究细胞起源问题。尽管她年轻时曾经毕业于莫斯科医学院﹐但毕竟时间隔得太久﹐后来又一直没有从事相关的研究﹐她的工作在论资排辈和看重学历的苏联科学界几乎没有人关心。勒柏辛斯卡娅从30年代初就开始发表一些报道﹐说她以蝌蚪、鸡蛋和鲟鱼为对象的实验﹐证明细胞可以从非细胞中产生。勒柏辛斯卡娅的这些“研究成果”一发表﹐就遭到了苏联权威生物学家的批判。

但在1945年﹐勒柏辛斯卡娅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叫《细胞起源于生活物质以及生活物质在有机体中的作用》﹐从那时起她的地位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这本书的写作受到斯大林的支持﹐苏联科学界头号骗子、深受斯大林欣赏的所谓的生物学家李森科为这本书写了序﹐其中说细胞可以从非细胞中产生是生物学中的新原理﹐它“已经由勒柏辛斯卡娅的富有发明天才的实验辉煌地证实了。这是她对科学的伟大贡献。可以肯定地说﹐勒柏辛斯卡娅的工作的科学的和实际的意义﹐只会随着岁月而增长。”

到了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在苏联官方的宣传和庇护下﹐勒柏辛斯卡娅俨然成了苏联生物学界的权威人物和苏联的科学英雄。

为什么勒柏辛斯卡娅的所谓“科学实验”会受到苏联科学界当权派的器重呢﹖虽然同为生物学家的李森科的个人支持有一定作用﹐但更深层的原因是勒柏辛斯卡娅的所谓“贡献”被说成是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胜利﹕因为细胞产生于非细胞﹐这难道不证明了自然界的辩证发展吗﹖在世界生物学界﹐细胞之前究竟是什么一直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从19世纪中期一直到斯大林时代生物学在这个领域没有大进展。现在﹐一个苏联女科学家在年过60后从事这项研究﹐因为有辩证法的指引所以一下子就解开了这个迷团﹐这就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证明了“苏维埃科学”的伟大。

在当时的苏联科学界﹐反对勒柏辛斯卡娅的生物学家大有人在。很多人不畏官方对勒柏辛斯卡娅的支持﹐通过重复勒柏辛斯卡娅声称做过的实验去反驳她的理论。因为无论是谁去做这样的实验﹐都得不出苏联官方为之骄傲的成果。到了五十年代中期﹐对勒柏辛斯卡娅的批判在苏联甚至东欧科学界已经形成了潮流﹐即使勒柏辛斯卡娅及其支持者抬出辩证法和苏维埃科学的大帽子也吓不倒人了。到了六十年代﹐勒柏辛斯卡娅的名字简直就成了在科学界行骗的代名词﹐她本人死于1963年。

如果勒柏辛斯卡娅知道在自己身败名裂之后﹐中国的毛泽东还在盼望她早出成果﹐以证明辩证法的伟大的话﹐她一定会后悔没有在克里姆林宫行骗得手后再跑到中南海来。在那个崇拜神秘主义和变来变去的地方﹐她的辩证法骗术一定会玩得更得心应手﹐就象变戏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