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为何要为朝鲜核危机买单?

朝核危机下学者称中、朝已不是战友

在中国国内的一次公开演讲中,中国历史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沈志华曾公开表达:“(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认为,朝核危机是美、朝对立引起的,作为外交辞令,这样说未尝不可,但是作为学者,我们要清楚,朝鲜改行拥核政策,是中朝关系变化引起的。”

他表示,经过这几十年的中朝争斗以及中韩建交,中朝之间的利益已经背离,同盟的基础已经瓦解。在朝鲜开始核战略后,中国与朝鲜的国家关系悄悄发生了变化,走向敌对。他说:“中国与朝鲜已经不是战友,在短期内,中朝关系不可能改善”。

对朝鲜核问题,中共过去的底线是保持朝鲜政局的稳定。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历次决议上,中共大多数时候都反对制裁朝鲜,但在朝鲜行为过激时,也会支持并附和决议,但制裁力度都属于缓和。

沈志华认为,要看到朝鲜拥核闹事的结果,是给中国增加压力与威胁。“退一步讲,就是朝鲜的原子弹自爆了,造成核泄漏、核污染,受害的是谁呀?还是中国和韩国,日本隔着一道海,美国还隔着一个太平洋呢!”

而朝鲜第六次核试验,一方面将美方预测的朝鲜拥核武器的时限提至2018年,另一方面选择在中国召开金砖国家(BRICs)工商论坛开幕前,此举是否也超出了中共红线,还需时间观察中方的反应。

中共将在10月召开五年一次的党代会,届时最高领导层将换届,外媒认为其绝不会希望近期在外交和安保领域出现太大问题。同时,中共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将与俄罗斯如何步调一致,赞成或反对强力制裁朝鲜也是方向标。

在2009年,中国问题专家包道格分析朝核问题时曾表示:“中共对朝鲜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但中共不愿(轻易)动用这个影响力,因为在一个‘崩溃的朝鲜’和一个‘核朝鲜’之间,前者对中共的代价(或许)更大。”

而“核朝鲜”对中共的威胁也是存在的。胡平说,中共也怕朝鲜先反过来向中国扔核弹。“他们都是共产国家,也都知道共产国家的脾气。就像当年中、苏,说是兄弟友邦,结果到后来呢,而且苏联也给了中国不少帮忙,可是到后来中共倒和苏联先在珍宝岛打了一仗,所以中共也不敢对朝鲜太硬。”

但如果中共继续对朝鲜实行绥靖政策,不仅无助降低战争风险,还会加大东亚地区的复杂程度。南京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朱锋表示:“代价是继续疏远日本、激怒美国、惹恼韩国。如果日、韩觉得必须要有核武器这样的极端手段,会严重影响地区外交。”

解决朝鲜问题需要中美合作担责任

朝鲜问题的现实局面可简单概括为:中共和朝鲜共产主义兄弟的历史渊源颇深;中共对其政权的担心;中共不确定能找到另一个替代金家政权的权力中心;中共对美方的动机缺乏信任;中国与韩国关系因部署萨德而紧张。

未来朝鲜问题的走向,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中、美两国领导人是选择合作或对抗。

现在美国媒体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前任奥巴马政府官员赖斯提出的“容忍朝鲜拥核,用冻结换冻结”的老路子,建议美国通过对话与朝鲜交易,将核导开发冻结在现有阶段;另一种是强硬路线,通过国际社会施压,尤其是要求中国担负朝鲜的“去核化”责任,甚至不惜采取军事行动的姿态,逼金正恩放弃核武器。

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老一套已不会奏效。《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在朝鲜问题上打好中国牌”的文章指,“恢复朝鲜已经违反的旧协定只会是徒劳,中国(中共)也不会真正施加压力”。但是各国也绝不会轻易采取军事打击策略,因为引起全面战争会造成无数伤亡,谁也不能置身事外。

文中明确解决朝鲜问题的逻辑是:应当让中国承担朝鲜停止、撤销核计划和导弹计划的代价,而不是美国。同时,要求中国向朝鲜政府施压安排美朝谈判还不够,中国也必须成为谈判的核心一员。

在过去的几次朝核会谈上,中国基本都是扮演第三方,让美国抛出谈判诱饵。克林顿和布什政府曾与朝鲜签下核协议,每月向朝鲜政府支付能源援助款以换取朝鲜去核化,总计已支出五亿美元。参与会谈的日本和韩国也承担了该有的份额,但中国只承担布什期间协议的少量款项。

但与此同时,中国却继续“独享”与朝鲜的贸易关系,用低于全球市场价的福利换取朝鲜的矿产资源。朝鲜90%的对外贸易是与中国进行的。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在今年第一季度,中朝贸易进出口值84亿元人民币,增长近四成(37%);其中,出口49.6亿元,增长54.5%;进口34.4亿元,增长18.4%;贸易顺差15.2亿元,扩大3.9倍。这已经让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推文中不满地说,“中国就是这样跟我们合作的,但我们不得不试一试!”

杨光发表在《动向》上的文章(题为“朝鲜问题的渊源与终极解决”)中指出:“金家王朝打定主意要靠核武器保权、保命、保江山,是没有任何力量能够说服它放弃核武器。其实,十多年前就已经一目了然:欲解决朝核危机,非推翻金家王朝不可,只是有关各方谁也不肯率先说破这一结局。”

而这一结局同样会撬动中共的共产主义阵营的敏感神经。有评论指,在中共的体制下,习近平受到中共内部以江泽民为首的反对势力以“亡党”为由的胁迫,无论是国内反腐中的内部激烈博弈,还是外部朝鲜的挑衅,都将习置于投鼠忌器、举棋不定的困局中。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说:“目前来看,金正恩对习近平的这一捆绑策略正在有效发展。中美关系如果进一步恶化,中共内部的左派势力和江泽民集团将会得势,最终挟裹中国全面左转,中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状态将会进一步恶化。”

他认为当前的中国,处于一个巨变前的重大时刻。如果习近平不能够抛弃“保党情结”,在中共内部,就无法摆脱江泽民集团的胁迫和掣肘,将会处处受阻、举步维艰;在国际上,继续高举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大旗,与朝鲜为伍,将使中国无法融入国际社会、寸步难行。

而杨光也表示,即使朝鲜金家政权不搞核武器,这样一个个人崇拜盛行、人民生活贫苦、对内穷凶极恶、对外张牙舞爪的世袭流氓国家也理应被国际社会所孤立、所唾弃。“一个没有金家王朝的自由、民主和统一的朝鲜半岛不仅是朝核危机的唯一解决之道,也是朝鲜问题的终极解决方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