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普京要报苏联解体之仇

——只是喜欢与否

出现这种局面,谁最喜欢呢?俄国的普京报苏联解体之仇,普京喜欢。整个伊斯兰世界,从此可以对欧洲文明分而治之,分而侵之,也很喜欢。世界上所有敌视西方文明的国家,眼见西方衰落甚至解体,也很喜欢。

加塔隆那公投独立,西班牙马德里政府不准,因为违反一九七八年的宪法。国王菲力浦六世也公开讲话,所以加塔隆那虽然公投成功,但独立领袖也口气软化,声称只是赢得独立的“权利”,此一权利,却不必践行,尤其不必即刻实践。

有人推出新亚书院创办人钱穆的神主牌,反对港独。钱穆没有讲过港独,但讲过欧洲国家的分裂,并认为西方分裂,是一种常态。一九八七年,钱穆来香港中文大学演讲:

“究竟人类集居的理想,是分过于合对,还是合过于分对?这个问题不在我今天的讨论范围之内。西方人好分,是近他的性之所欲;中国人好合,亦是近他的性之所欲。今天的中国分成了两个,然而我们人的脑子里还是不喜分,喜欢合。这不是一个理论,说国家一定要合。我是江苏人,江南和江北,应可分成两个国,至于两个国好呢,还是一个国好呢?这不是好坏的问题,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

钱穆是一个理性的斯文人,只是说身为江苏人,若江北和江南分为两个国家,他不喜欢。不喜欢,是一种情感的态度,钱穆说得清楚:绝对不是一种是非的论断。

古往今来一切国家的独立,都只是一个喜欢或不喜欢的问题。加塔隆那人喜欢独立,但西班牙不喜欢,整个欧盟也不喜欢,英国和美国都不喜欢,因为这样会引起骨牌效应,导致苏格兰、法属科西嘉、意大利北部一个讲德语的山区,还有西班牙境内的巴斯克纷纷要求独立,导致西班牙解体,欧洲也骨牌效应,随时变成一百多个国家。

出现这种局面,谁最喜欢呢?俄国的普京报苏联解体之仇,普京喜欢。整个伊斯兰世界,从此可以对欧洲文明分而治之,分而侵之,也很喜欢。世界上所有敌视西方文明的国家,眼见西方衰落甚至解体,也很喜欢。

西班牙中央政府没有迫害加塔隆那,容许其真正的高度自治,双方对民主自由的价值观一致。加塔隆那不是库尔德,也不是二十世纪初的阿美尼亚,没有遭到文化和种族的欺凌和灭绝。身为国际地球村公民,若支持西方的自由民主,则不可以支持西方的敌对国家和文化,也不会乐见反西方文明的势力得逞。所以,以钱穆的“喜欢论”看西班牙的分裂危机,你喜欢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