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心灵之灯 > 正文

曾国藩:人生只有两件事靠得住 两要诀成大事

两件事靠得住

曾国藩说:“吾人只有敬德、修业两事靠得住。”

这里的“德”指的是道德修养、道德境界,简单说就是“会做人”;“业”指的是技能、能力,简单说就是“能做事”。

为什么只有这两件事靠得住?

曾国藩认为功名富贵,那是命定的,自己是丝毫做不了主的;只有这两件事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自己可以做主。

这其中“德”又比“业”更重要,也就是“会做人”比“能做事”更重要,通常说,“先学会做人,再学会做事”,有“德”才有“业”,关键看人品!

一个人的成功要靠这两件事,遇到困境更是需要。

曾国藩27岁中进士,在此之前考了两次没成功。

第二次在北京落榜后,他想借此机会游览一下山水风光,于是他没有直接回湖南,而是计划绕道沿海,经天津至山东,再过江苏,最后再经过水路到达湖南。

曾国藩身上没有多少钱,特别在南京又多玩了几天,到了江苏北部一个叫睢宁的地方时,他已经身无分文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忽然想起睢宁知县易作梅和父亲是早年的同学,算是有点关系,于是怀着一线希望前去求见,看能不能借点路费。

当时天下着雨,曾国藩也没有打伞。尽管他态度彬彬有礼,门房看他衣衫破旧,不愿搭理,告诉他知县老爷出去了。

曾国藩表示可以等待,于是门房安排他在客厅等候。结果他等了一个下午,到了天色很晚的时候,易知县也没有回来,只好告辞。

门房看他其貌不扬,根本就没打算告诉知县有人来访。

等易知县回来后,脱了官府,换了便服,坐在客厅正要喝碗热茶的时候,突然眼睛瞪得老大。

他沉思了一下,把门房叫进来询问:“下午是不是有人来访?”

门房恍然大悟:“嗯,是有个穷书生来访,待了一下午,说是大人同学的儿子,不过他不像是个有身份的人。”

易知县又问:“他来时神情如何,走时神态怎样?”

门房回答:“他来时态度倒是很恭敬的,走时也很平静,一看就是个老实窝囊的人。”

易知县沉吟片刻,对门房说:“快把这个人给我找来!”

门房在大街上打听了好久,好不容易找到曾国藩,带到府上。

易知县问清缘由,当即送给曾国藩一百两纹银。

这银子可不是公款,而是易知县掏自己的腰包,并且不是个小数目,相当于他两年多的俸禄。

事后,易知县对惊讶的门房解释:

当时他在客厅一坐,就看见对面椅子前,有两个清晰的脚印,脚印旁边是一圈湿漉漉的水渍。

那个时代还没有水泥地,就是铺砖的地面,那天下雨,曾国藩身上淋湿了,裤腿和鞋子上的水渍会印在地上,脚底反而因久坐而被焐干了。

易知县不禁赞叹,真是了不起啊,坐在那里的人,一下午就没动过,因为来人若是起身走动,或者是坐在那里不老实,不镇定,必然不会只留下两个脚印。

这样有定力的年轻人真是少有啊,未达到目的也没有失望、焦虑、抱怨之色,这样有“德”、有修养的年轻人也是少有,如此年轻居然能驾驭自己,克制自己,这年轻人将来肯定不凡,所以他才毅然倾囊帮助。

两要诀成大事

失败常常是由两种情况造成的,即人常有的两种积习:

一种是好高骛远,眼高手低,有这种积习的人大事做不成,小事不愿做。

还有一种是整日忙于琐事中,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有这种积习的人缺乏远见卓识,常常是小事聪明大事糊涂,在人生的道路上结果是“占小便宜吃大亏”。

曾国藩说:“古之成大事者,规模远大与综理密微,二者缺一不可。”

“规模远大”指的是大处着眼,意味着处理事情眼光要放长远,有大局意识,如诸葛亮虽然布衣之身,却对天下形势了若指掌,所以能对三顾茅庐的刘备说出“三分天下”的战略构想:

占据荆州、益州,和睦西方民族,安抚南方少数民族,外交上联合孙权来对抗曹操,退可以自保,时机来临,进可以取中原而得天下。

“综理密微”指的是小处着手,意味着脚踏实地,细节决定具体事情的成败,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

有深远的眼光,注意细节、小事,这不但影响成败得失,而且决定生死祸福。

唐代大将郭子仪,以富有战略眼光,“规模远大”,同时治理军务又细致严谨而闻名。

他作为“中兴名臣”,晚年高官厚禄,生活豪富,他的王府却门户大开,无人把守,任人随便出入,甚至部下可以直接进他的卧室去见他。

他的几个儿子劝他说:“父亲现在如此尊贵,不应该如此忽视威严,让人不尊重!”

郭子仪语重心长地对儿子们说:“你们的心意我当然理解,但是你们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我们家现在权势地位,声名财产,什么都达到了巅峰,如果像别人家那样大门紧闭,不与外人往来,只要有一个人诬谄我什么,就会有人跟着胡乱猜测,如果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弄不好全家九族都将遭遇杀身之祸,那时就有口难辩,悔之莫及了;而现在我们家四门洞开,任人随便出入,一切都明白地摆在众人眼里,谁要想加罪于我,不是就找不到藉口了吗?”

郭子仪有个习惯,每次会见宾客,姬妾总是不离身边。

有一次生病,御史大夫卢杞前来探望。郭子仪却提前将身边的姬妾全部赶走,端坐起来,独自接待。

有人询问原故,郭子仪说:“卢杞长得丑,而且丑得很有喜剧效果,我的女人们见了他必然要笑。卢杞这个人心胸狭窄,必定会记恨在心,他又擅长钻营,将来得志,会加害我的家人!”

郭子仪死后,卢杞深得皇帝的欢心,加害了很多忠直的大臣,但是却放过了郭子仪的后人。

可以说郭子仪正是因为有了深远的眼光,看得远,想得深,所以才能在细节、小事上谨慎小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京博国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