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中共参股私企插手管控 被批想把私产变党产

中共为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两年前宣布计划向国有巨头注入一些私营领域的经验,开始发展所谓“混合所有制经济”。同时更加渗透民营(私人)企业,有评论认为,国企引入民企资本,目的是想把私产变党产。

美国《华尔街日报》10月13日报导,中共当局开始试点参股私人科技公司。报导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说,面对私企不断壮大,中共的网际网路监管机构正在讨论持有腾讯、微博和优酷土豆等网际网路公司1%的股份。

报导说,中国的威权主义政府已通过监管方式对企业施加巨大影响﹐而入股并扮演一定管理角色将意味着政府可以直接参与掌控这些服务数亿人的创新企业。

据称,中共这种“特殊管理股”制度最先已在两家网际网路媒体初创公司进行试点。网际网路监管部门和人民网将持有移动新闻平台一点资讯和北京铁血科技股份公司不到2%的股份。而作为交换,监管部门和人民网可任命一名政府官员为公司董事会成员,并对公司运营拥有话语权。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官方进入民企1%股份就可以参与做决定,是中共霸道作风的体现,目的是想把私产变党产。

“这个确实是比较霸王的条款,更加的是用政治权力来对民企施加影响。实际上是努力把中国全部资产,国有资产,包括民间资产、私有资产都变成党产。”

美联社报导指,中国(中共)正在推动私营企业家去支持国企。今年8月,国企中国联通宣布向包括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在内的私营企业,出售价值90亿元人民币的股份,但没有迹象表明这些持股私营企业能在联通的管理事务上发声。

《纽约时报》报导说,中国的经济增长奇迹主要得益于私营企业在法律环境不稳定、根深蒂固的官僚腐败和监管机构不断干预的情况下创造利润的能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认为,私营企业的资产回报率比国有企业高出约七至八个百分点,而在最近两年,后者的投资也远远高于前者。

民营企业的顽强发展或许让中共对其丰厚的利润垂涎三尺。《纽约时报》说,私人资本对维持中国高增长至关重要,中共正试图通过花言巧语来重振创业者的信心。

陆媒东方网2月28日消息说,民营经济已成为上海经济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民族资本的发祥地,上海当局将放宽民营企业市场进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医疗、养老、教育等民生领域,以及法律法规未明确禁入的行业和领域,鼓励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制。

外界认为,在过去两年半里,“这股浪潮一直在涌向国有资本,削弱私营资本”。

《纽约时报》认为,党派政治会让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分心。如果中共官员继续在企业决策中发挥更多作用,那么中国的私企就可能开始向效率低落的国企趋近。

“这些年已经有一些做得非常大的民营企业,有可能慢慢的就会被政府想办法管控起来。”中国经济学家夏业良对大纪元说。“这等于是从过去的有一定的市场开放,一定的私有化,然后慢慢的倒退回更加集中的由国家来控制经济的这样一个做法。”

夏业良表示,中共现在采取的手段和过去虽然不同,但实际意图一样。

“它的手段过去叫公私合营,一开始说让资本家自愿的跟国营企业合作,但是后来呢,不管你自愿还是不自愿,都是强迫,等于让私人资本家的财产都没有办法成为个人可以支配的,后来就变成了只给资本家发一点年薪,实际上就不再有利润,这种做法就是剥夺私人资产的做法,共产主义,所谓社会主义的做法。”

上世纪50年代,中共曾大规模没收私营企业。80年代开始,中共对私人所有权有所开放,也给予私营企业一定的发展空间,原因是当局认为他们需要用经济增长来巩固政权。

夏业良表示,中共现在搞的混合所有制改制,实际就是一种变相的国企兼并民企,换句话说民营企业进入国企,“那就要被收购、被控制、被管控。”

本报早前报导,居住在南部某城市的一名大陆民营企业家表示,他担心共产党逐步将民企资产充公,现在最重要的是设法把钱转出去。

有网民感叹道:“国家”本该成为国民藉以获得个人成功和个人财富的工具,不想“国家”竟相反成了掠夺个人的并且压迫个人的强大机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