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黑匣子政党统治中国 遭到全世界怀疑和抵制

一个秘密诞生并且仍然在极力遮掩内部运作的政党在21世纪领导著一个经济大国和军事大国,令全世界觉得怪异。

1921年7月23日晚,中共在上海法租界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7月30日,巡捕房前来搜查,中共代表遂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举行了最后一天会议。

在96年之后的今天,虽然中共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执政党,但是它仍然行踪诡秘,见不得阳光。

在“十九大”政治局常委走上红地毯之前,中共高层内部发生了什么?外界什么都不知道。这些权力金字塔尖的人没有一个是民选出来的。外界对他们的一切了解都来自于国家宣传。

秘密潜入美国威胁异议人士

今年5月24日在纽约曼哈顿,中共国安部纪委书记刘彦平带领另外三名官员抵达中国富豪郭文贵在纽约的寓所,劝他回国。这些官员是持过境签证进入美国的。

当天下午5点,FBI探员在纽约的宾夕法尼亚车站与中方官员对峙。FBI探员要求他们离开美国,称他们的行为与签证不符,而且禁止他们再与郭文贵交谈。

但是在5月26日,中共国安部四名官员再次来到郭文贵家中。美国布鲁克林总检察长办公室决定以签证欺诈和勒索罪起诉这些中共官员。中共官员计划搭乘当天下午4点50分的中国国航航班返回中国,FBI探员赶在航班起飞前到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准备实施抓捕行动。但是由于国务院官员担心中共报复,美方最终放弃抓捕行动。

无独有偶,最近澳大利亚也对中共警察在海外的“劝返”行动设立了一套新规定,包括谈话的时候必须有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官员在场,中共警察和嫌犯的面谈过程必须由澳大利亚当局录像,并且有一名独立翻译在场。此外,不得强迫任何嫌犯回国。

美国安全情报智库Stratfor旗下杂志《Stratfor Worldview》报导说,北京寻求加强反腐运动,并跟外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合作,以加快这个进程。但是反腐运动最近放慢脚步。部分原因是,国际警察不愿意跟中纪委合作,认为它跟共产党关系太密切。

文章说,中纪委不合法的执法机制以及它跟共产党的强烈附属关系损害了它的合法性,限制了中纪委跟海外执法机构合作的范围。

在这个背景下,北京当局考虑重组中纪委,将其变成更加制度化的反腐机构,或至少是一个具有独立执法机制的机构。

对澳大利亚政界学术界悄悄施加影响力

中共还通过商人捐款等形式对澳大利亚的政治圈和学术界秘密地施加影响力。

澳洲广播公司(ABC)报导说,中共试图以“政治献金”渗透澳洲政界,改变澳洲应对国际事务的立场。两名华裔富商黄向墨和周泽荣被澳洲情报负责人证实可能是中共政府代理人。

澳籍华裔亿万富豪周泽荣是广州侨鑫集团董事长,80年代侨居澳洲,2001年投资广东《新快报》,2004年与中共官媒合办《澳洲新快报》,替中共作舆论宣传。

过去10年,周泽荣向澳洲多个政党捐款超过400万澳元。周泽荣同时也是广东省政协委员。

另一名捐赠人黄向墨,是原深圳玉湖投资集团董事长,2011年移居澳洲。2012年至2016年,他向澳洲多个政党捐款269万澳元。

去年澳洲大选临近时,黄向墨撤销给工党捐赠40万澳元的承诺,并且说明原因是该党党员挑战中共在南海的领土主张。第二天,一名接受过黄向墨捐款的工党参议员就公开表达了亲中言论。

澳洲安全情报局对中共干预澳洲的政府机构,和利用政治捐赠系统来接近澳洲政党深表担忧。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已下令对澳洲的反间谍和反外国干涉法律进行一次严格审查。

中共黑箱操作扰乱全球市场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统治者,中共行踪诡秘的做法也搅乱了全球市场。

2015年8月11日,中共央行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下调1.86%,创下有史以来人民币的最大单日跌幅。12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再跌逾千基点,创下34个月以来的新低。

中共央行的意外做法引发全球市场连锁反应。股市、新兴市场,以及黄金、原油等大宗商品市场同时受压,全线下挫,投资者纷纷转向债市避险。12日油价重挫4%,工业金属则遭大量抛售。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全球市场的波动并非出于对人民币贬值的恐惧,而是出于对政治未知的担忧。无法窥视到中共黑匣子内部令外国投资者们如坐针毡。

中共在暗室阴影下密谋的手法仍如一百年前,在21世纪的今天,它跟透明开放的治理方式格格不入,遭到全球的怀疑、抵制和引起恐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