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火速削藩 港媒:第二中央欲逼宫

中共武警部队面临大调整。此前多家媒体报道,江泽民扩张打造的武警私家军形成了第二权力中心。江泽民下台后,尾大不掉,其势力也成了习近平、胡锦涛两任党中央之外的第二中央。

11月3日,港媒刊发评论揭露每年的维稳经费超过军费的原因,大量的维稳费流入到武警手中,周永康通过加官进爵,增拨经费等方式,将武警打造成〝江家军〞,妄图逼宫十八大。之前海外中文媒体转载国内网文称,孙政才任吉林省委书记期间,曾调动武警追讨吉林公安厅高官。

大陆官方报导,10月31日,中共人大常委会审议了武警部队改革的相关〝决定(草案)〞。据介绍,此次武警部队改革的重点是,强化中共和中央军委对武警部队集中统一领导,贯彻中央军委主席负责制,按照〝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则,调整武警部队指挥管理体制等。

这意味着中共武警部队面临大调整,在今后将由中共国务院、中央军委双重管理调整为军委管理。

中共武警部队数量庞大,除了各省市的总队之外,还有十多个机动师,数量高达100多万人。过去武警的指挥体制表面上属于军委与国务院双重领导,但实际上是由中央政法委和各省市一把手所统辖,中央军委的领导被架空。

中共武警部队过去一直被江派所把持,属“第二权力中央”政法委的管辖之内,涉嫌多次参与政变。2003年周永康曾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此外,大陆各地的武警部队医院还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当局对军方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和变动的同时,亦对武警总部及多省武警总队高层人事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和清洗,收回了长期被各军区掌握的军事指挥权力。

港媒东方日报11月3日评论文章称,中国武警部队数量庞大,除了各省市的总队之外,还有十多个机动师,数量高达上百万人,其担负反恐维稳等一系列职能。过去武警的指挥体制表面上属于军委与国务院双重领导,但实际上是由中央政法委和各省市一把手所统辖,中央军委的领导被架空。

文章指出,在周永康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他给武警注入大量的资源,添置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当时每年的维稳经费超过解放军军费,很重要的原因是大量的维稳费流入到武警手中。周永康通过加官进爵,增拨经费等方式,将武警打造成「周家军」,希望使这支部队在十八大前进行逼宫,改变人事布局,实现自己垂帘听政的目的。

文章称,阴谋败露之后,周永康被调查,而武警高层亦遭到全面清洗,从司令员、政委到参谋长,几乎整个领导班子一窝端。虽然周永康的政变未遂,但事件也引发习近平等的反思,为何周永康能够指挥得动武警为所欲为?归根究柢,是周永康利用武警接受国务院、中央军委双重领导的空子,大权独揽。

文章提到,当年王立军事件发生之后,薄熙来指挥重庆武警跨省追截王立军,并包围封锁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一度引发中美外交纠纷。这件事也引发高层的警惕。

文章强调,武警经费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地方财政,一些退役军官的安置也有赖于地方诸侯,在此情况下,地方武警就有可能成为各省大员的私人武装,这些大员有财有兵有民,极易形成与中央分庭抗礼的强藩重镇。唐朝当年的节度使便是如此,以致爆发安史之乱,唐朝由盛转衰。

为防止武警过度膨胀以及失控、尾大不掉,改革武警的指挥体制便提上议事日程。今次当局向全国人大提交的议案,就是要将武警这把枪杆子重新收回到军委主席手中,防范阴谋家利用这支部队造反。

财新记者查阅2010年全国财政支出决算表,公共安全开支下,分为武装警察、公安、法院、司法、缉私警察及其他六部分。当年,公共安全支出总计5517.70亿元,其中,公安经费开支2816.31亿元,占比最高。其他支出为69.18亿元。

财政部2012年数据显示,2009年-2011年,中国公共安全支出分别为4744.09亿元、5517.70亿元及6293.32亿元。年增幅在700余亿元左右。

2012年的〝维稳〞经费达到7,018亿元人民币,超过一年6,703亿元的军费开支。

中共国防部2013年发表国防白皮书,提到中共武警在2011到2012年期间处置公共突发事件、维护社会稳定等,累计用兵160多万人次。

公开资料显示,中共武警部队的总兵力估计达150万,包括超过半数的80万内卫部队,但官方2006年的国防白皮书披露武警部队总员额为66万人。

孙政才18大前吉林调动武警的悬案

2013年2月,海外媒体如《澳洲日报》等转载了大陆网民微博热议报导“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刘培柱叛逃,孙政才派武警围堵”:孙政才火速调集100名武警及抽调吉林省国安厅30多人,最终在上午6时40分将正要驾车前往美国驻沈阳总领事馆的刘培柱及家人堵在高速公路收费站。

陈思敏文章介绍,网上“吉林省辽源市公安局警察徐单实名举报吉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刘培柱”一文,刘培柱可能是出逃未遂,而出逃动机应该是代号“407”打黑专案。据称,该专案是刘培柱一手制造的“黑打”冤案,刘培柱还透过公安部刑侦局一位局级领导,在2011年11月拿到公安部通知文书并以此为“尚方宝剑”,欲在2012年11月十八大前速判速结“407”专案。

举报材料还称,刘培柱在往外放话,“那个省委书记、纪委书记敢动老子,老子早派人把你们的电话听了,你们的把柄都在我手里!我想搞谁就搞谁!”、“刘培柱这几年经他手的涉黑案件大大小小二、三十起,还有不少受到了孟建柱的批示和表杨,大家背地里都说他是和王立军学的。”

时事评论员陈思敏11月3日分析,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刘培柱即便没有叛逃的问题,也有长期腐败的问题,地方盛传“吉林警界黑老大刘培柱膜拜王立军”,网上揭发“刘培柱徇私枉法及十问吉林省委书记孙政才”,指孙政才怕影响自己仕途,对查处刘培柱打黑及黑打的事件一味拖延。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