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被曝助朝洗钱 中国银行行长竟然是太子党上海帮大秘

——朝鲜互联网真奇葩

11月2日,美国政府宣布与涉嫌协助朝鲜洗钱的中国丹东银行切断金融往来。近日美媒报导,丹东银行背后的大鱼是中国银行。而中国银行行长周小川的助理田国立背景备受关注。此外,朝鲜拥有世界独一无二的内联网:大型百货商店的收银机连上网络,少数精英可以进行电子购物和使用网上银行。

丹东银行背后的大鱼是中国银行

据美国之音11月10日报道,川普总统 访问中国大陆的前夕,美国财政部宣布正式切断与涉嫌协助朝鲜洗钱和非法融资的丹东银行的业务往来。外界似乎把焦点都集中在这家银行上面。

但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Gordon Chang)表示,丹东银行只是一条小鱼,中国大型国有银行也在其中有份。章家敦说,2016年,联合国的报告指中国银行协助朝鲜洗钱。据悉,这家银行涉嫌帮助新加坡海运公司在帐目上作假,以协助其将核导弹等武器运往朝鲜。

章家敦还说:“过去,中国最大的银行在切断朝鲜的银行帐户后又将其恢复。这是一种持续性行为。美国政府不审查中国银行时,他们就故伎重演。”

“中国银行是由中共当局控制的,他们可以把业务从一个银行转到另一个银行。因此,我们需要对中国银行参与这个肮脏的交易有一个更广泛的认识。”他说。

中国银行行长周小川及其大马仔田国立

据公开的资讯,田国立1983年大学毕业后曾在建行北京分行、总行营业部及总行工作了十几年。周小川1998年至2000年担任建行行长期间,田国立就是周小川的助理,因此被视为周小川的大马仔。

1999年,田国立离开建行,出任新组建的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高层;后又担任过中信集团任董事长和中信银行董事长,2013年接替肖钢成为中国银行董事长。直到今年7月31日调任建行党委书记,由原中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陈四清升任中行党委书记,并提名为董事长人选。

至于连续“超龄服役”的中共央行行长周小川,则被指其身后有江派背景。

周小川2002年12月接替戴相龙出任中共央行行长后就一直连任该职。2013年65岁的周小川已到退休年龄红线,不料他竟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后破例继续留任央行行长,让外界深感意外。

2009年香港苹果日报发表署名李平的评论文章称,周小川属身世显赫的太子党,其父周建南曾任机械工业部部长,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老上司。周小川仕途顺遂,多少与江泽民提携有关。

据称,周小川家中挂了一幅父母晚年与江泽民夫妇的合照,2002年12月周小川出任人行行长时,江泽民也表示对周小川的成功“感到欣喜”。

海外中文媒体新唐人报道分析:前中行行长田国立曾是周小川的助手,而周小川又与江泽民派系关系十分密切。因此,这条帮助朝鲜洗钱乃至运送核导弹等相关装备的暗线背后的政治势力,很有可能就是一直与朝鲜金家勾结紧密的江泽民利益集团。

朝鲜有独一无二的网络奇观

平壤政权采取两种方案来组建这个国家的互联网,让获得信任的精英层可以相对自由地上网,而群众被关在国家内联网之内,与外部世界隔绝。

只有金日成大学的讲座串流播放到遥远的工厂,人们可以使用在线字典,在智能手机上互相发短信。大型百货商店的收银机连上网络,少数精英可以进行电子购物和使用网上银行。在朝鲜,几乎没有人拥有个人电脑,很多电子邮件地址是多人使用的,试图绕过政府规定的代价会很严重。

“福克斯新闻”报道说,平壤一些高校学生可在电子图书馆查阅资料,经过大学官员授权后,他们可以访问餐厅网站、大学网站、烹饪和网上购物网站,不过可以访问的网站并不多,只有168个。

报道称,与国家相比,朝鲜的国家内联网概念也是独一无二的。例如,中国和古巴,政府对公民在网上可以看到的东西进行严格控制,但主要是通过审查和封锁手段,而不是完全隔离。

与大多数朝鲜电脑一样,电子图书馆的电脑使用由朝鲜计算机中心开发、基于Linux的“红星”操作系统。红星使用跟踪查看器,对屏幕所显示的内容定期进行截图。电脑用户不能删除或查看这些截图,但受过训练的政府官员可以查看它们。

2013年在平壤科技大学教授计算机科学、现为华盛顿大学博士生的斯科特(Will Scott)说,红星版本反映了朝鲜政权非常特殊的高监视级别,它不会像Android系统一样收集数据,然而,它的目的是为了让那些不是程序员专家的地方官员更容易获得这些信息。斯科特说,朝鲜“非常有效地”利用这种技术实现其目标。

除此之外,报道还称,像内联网一样,朝鲜的手机不允许连入外部世界。朝鲜当地手机允许用户打电话、发短信、玩游戏、浏览国内内联网和自拍,但是不能接收或拨打该网络外的号码,即无法连通世界其它地方。

在朝鲜的外国人被归类到不同的网络,不能拨打或接听本地电话。他们可以根据需要购买本地电话,但是这些手机上通常附带的app和功能被取消,并进行特殊编码设置,使其无法安装app。朝鲜禁止使用Wi-Fi,并严格限制和监控,以阻止民众接收到外国人发来的信号。

开放技术基金会(Open Technology Fund)副主任科雷春说:“在朝鲜,通讯受到监控,谈论错误的东西可能会让你进入政治监狱。”

另外,美国网络威胁情报公司Recorded Future和非盈利互联网安全组织Cimru分析了朝鲜今年在4月至7月期间使用的IP范围。他们发现,少数有权使用互联网的朝鲜人比以前更加活跃。

Recorded Future的战略威胁发展总监Priscilla Moriuchi介绍说:“朝鲜领导层并没有与世界隔绝,也没有与他们行为的后果隔绝。”

至少有一些朝鲜领导层有机会跟上世界事件的发展,并且专业人员允许监视并从互联网上搜集情报。今年5月份发生的WannaCry勒索软件攻击,导致数十万台电脑受到感染,并使英国国家卫生服务部门受到影响。朝鲜与去年孟加拉国中央银行和韩国银行被黑事件有关。2013年,索尼电影公司(Sony Pictures)也发生过被朝鲜黑客攻击事件。美国当局最近称朝鲜的网络存在是“隐形眼镜蛇”。

根据8月份的美国国会报告,朝鲜发动网攻合乎逻辑,因为成本相对较低。虽然平壤否认指控,但开展复杂网络攻击的能力是一个国家手中强大的军事武器。正如朝鲜在发展其核武和导弹能力一样,它正在磨砺其网络战争工具。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明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